2011年12月11日

2011推理小說閱讀瑣記

過年期間讀完蘇格蘭黑色大師伊恩.藍欽的《黑與藍》(書架上還有一本《瀑布》),應該是蠻好看的。所謂「應該」,乃譯筆似乎「欠一味」。

此乃冷硬派的警察推理小說,篇幅比我偏愛的馬丁.貝克系列來的大且複雜。而且年代近些,照理說,應該就是我可以熟知的年代。

作者當是個搖滾樂迷,行文間不時引用流行音樂之團名、歌詞。可惜我讀高中時沒跟上聽英文歌的流行,對於西方搖滾樂更是冷感(這應該是我英文成績不佳所導致的結果),不然,此書讀來當更有趣味!

---------------

先前看米涅.渥特斯的小說《回聲》,深受吸引,雖然回味時,覺得有些地方不太對勁。不過,從來沒有人說過,小說情節一定要合理,對吧!

之後讀其《魔鬼的羽毛》,覺得水準差了不少,便停止了對這位作家的閱讀。

前些日子,拿起她的成名作《女雕刻家》來讀(一九九三年美國愛倫坡獎最佳小說獎),又是一發不可收拾的好讀,確實是寫的好。

作者不給明確的答案,但細思之,也許每個答案都有難以自圓其說的破綻。這不知是否為米涅這種不放棄故事性的作家,比較難以避免的問題。

--------------

如果說將所讀小說分為:「非讀不可」、「值得一讀」、「還不錯」、「很抱歉」四個等級。我會送給麥可.帕默所著《最後的外科醫生》一個「很抱歉」。

據悉此書榮獲〈美國懸疑雜誌〉「2010年最佳醫學驚悚小說」,我想可能是當年沒有幾本書在候選名單吧!

總結一句:等到好萊塢拍成電影之後去看電影比較實在。

--------------

真不該讀《龍紋身的女孩》,畢竟近年來已經不太適合熬夜讀書。

本書寫的很好,相關的導讀、心得在網路上也很多,已無庸再發表淺見了!

值得一提者,是我隱約感覺這本小說的社會關懷,和派.法勒與麥.荷瓦兒所寫的《馬丁貝克探長系列》有一種血脈相通的連繫。

《馬丁貝克探長系列》的第一本《羅絲安娜》出版於1964年,而史迪格.拉森所著《龍紋身的女孩》出版於2004年,相差了40年。隔了四十年的小說,還在關懷相同的議題,顯見這個問題是瑞典這個社會主義模範國家裡根深蒂固的大問題。

照理說,瑞典(北歐)的社會福利制度獨步全球,人人稱羨,在這種最佳的社會安全網之下,固然不保障人人都能幸福,但至少都能安居樂業才對。然而,兩個橫隔四十年的小說作者,都點明了瑞典式社會主義下,活生生的人與人之間,互動冷漠的那個陰暗面。

在《羅絲安娜》這部小說裡,有個女人死了,卻發現沒有人關心她死了或怎樣。《龍紋身的女孩》裡,則死了一長串的女人,作者甚至連死者的名字都無法一一交代了。兩位作者都描寫了同一個問題:「有人死了,卻沒有人關心。」;沒有人追查,甚至沒有人在八卦,這是最好的制度保護下最疏離的人際生活。

此外,瑞典式社會主義對人民的保護,可能造成對自由人格的殘害,亦是這兩位作者同時寄與同情之處。

《馬丁貝克探長系列》的壓卷之作《恐怖分子》,老律師對法庭呼喊,讓他的當事人去坐牢吧!不要因為精神問題把她送到社會福利機構,她會受不了的,不要再折磨她了。小說最後寫到這個年紀輕輕毫不社會化的少女,在安置機構中撞牆自盡,力道之大,連頭蓋骨亦成粉碎。

而史迪格.拉森則讓這個不社會化的女子變成「龍紋身的女孩」,在受盡政府善意的保護後,仍有能力及勇氣變成特立獨行的女主角。

以上所寫,可能不是小說情節的重點,只是我隨想隨記而已!

--------------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