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9日

〔台灣〕再雜談所謂台獨

最近柏文兄在臉書上貼了一篇紀錄片《牽阮的手》觀後感,引來不少留言。其中一位中國上海來的網友本只是回了句「有點隔閡」,不料因此引來長篇的論戰。在下回了三篇,覺得有些個人的紀念價值,姑且先留在部落格,以免湮沒不存。

一、

觀點問題。立於台灣人的觀點,看這部戲當然就感同深受,談二二八自然就血淚交織;但從中國或某些國民黨老人的觀點,二二八算什麼?比起本黨在中國「懲治不法、大開殺戒」的紀錄,二二八己經算是對台灣人很客氣啦!弔詭的是這二者都接近事實,端看你的評價座標在那裡,也可以說是獨派史觀 與統派史觀的區別!統獨之爭,不在於政治人物的口水,而在於人民心中的意識型態,重要的是心中那把尺要用來量什麼地方。

二、

這就是觀點不同,不能強求一個上海人對二二八有什麼感覺,畢竟這不是她的歷史。她要面對的是她的歷史,她的政府的態度,她自有其沈重的情感投射。她要行有餘力,才能來了解台灣。世事本如來如此!

三、

「看看他们怎么对夫边疆、对付民族问题,再看台湾,已算得上无比尊重。」(以上引用上海網友留言之一段)....這說的是事實,立於大中國的史觀,可以這樣衡量。但立於台灣主體性的史觀,中國之野蠻實難以接受。所以,台灣獨立之重要性,不在於政治人物之口水,或要不要改國號、怎麼改、中華民國是不是台灣這種空泛的問題,重點是台灣獨立的意識型態,也就是我們立於什麼立場、什麼座標來看待這個世界上的事情,這會影響我們的判斷,也會影響我們的政策。之所以要台獨,這才是重點之所在!


延伸閱讀:〔台灣〕台灣主體性是個BABY

4 則留言:

Aura 提到...

看了這篇跑去看那串,看完中國人的殘體留言後。原來該國目前正在台灣的知識份子持這種態度,那這種言論正可為明鏡。

「看看他们怎么对夫边疆、对付民族问题,再看台湾,已算得上无比尊重。」

這就是支那的尊重與善意。

小杜白雲 提到...

一般人很難超越自己所處環境的限制。

所以能夠獨立思考的特質,才會那麼可貴!

匿名 提到...

不想台獨的台灣人,能被容許有獨立思考的空間嗎?

小杜白雲 提到...

沒有空間嗎?

思考在每個人的腦袋裡,現在好像沒有人因為思考而遭到國家機器的迫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