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25日

【談死刑】勇夫殺人乎?

前些日子,法務部長曾勇夫簽署死刑執行命令,一日之內槍決了六個死刑犯。

廢死團體當然很不高興,指責法務部長「違法殺人」

「違法」,違的是什麼法?

死刑犯都是最高法院三審判決定讞的。依刑事訴訟法第461條之規定:「死刑,應依司法行政最高機關令准,於令到三日內執行之。」,法有明文,法務部長簽署死刑執行之命令,為什麼會引起廢死團體的律師提出「違法」的控訴呢?

1.

話說從頭,一九七六年三月二十三日,聯合國通過了「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當時中華民國還在聯合國,就曾經簽署了這一份公約,不過,後來因為被人家踢了出來(官方說法則說是自己退出),所以依照國際法的原理,原本我們簽約的資格就換成是老共的了。

多年之後,馬總統說他要人權治國,又再度要簽署這份公約。(總統府網頁參照

但這份公約的簽署程序,是要你簽好之後拿到聯合國祕書處備查。我們簽好送過去,人家拒收(雖然沒面子,但一直都是這樣),依一般法律原則,我們算是還沒有簽約成功。

不過,為了展現我國遵守兩公約的決心,立法院三讀通過了一項法律,即「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及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施行法」(民國98年3月31日三讀通過,98年4月22日總統公布,98年12月10日施行),把兩公約的內容變成了國內法。

因此,不論是在司法院或是法務部的網站上,都可以找到上開施行法及兩公約的中文條文。(法務部相關網頁在此

一般來說,條約的效力,在英美法國家中是等同於國內法;在大陸法系國家中則是高於國內法。

台灣沒辦法去簽署這個公約,而用立法的方式引用公約,在兩公約施行法第二條規定:「兩公約所揭示保障人權之規定,具有國內法之效力。」因此,兩公約的條文當然就等於是國內法了。

進而言之,法務部長在簽署死刑命令時,不但要依照刑事訴訟法之規定,也要遵守兩公約有關人權保障之規定。



2.

「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中並沒有明文禁止判處死刑或執行死刑,但有相應的規定。在此僅討論「死刑執行」這一部分。

依公約第六條第二項之規定:「死刑非依管轄法院終局判決,不得執行。」台灣在這一點是沒問題。

而公約第六條第四項規定:「受死刑宣告者,有請求特赦或減刑之權。一切判處死刑之案件均得邀大赦、特赦或減刑。」

這項規定的意思並不是要求簽約國一定要為死刑犯減刑或赦免。而是指受死刑宣告的人,不論犯的是什麼罪,他都有請求特赦或減刑的請求權。而簽約國也不能夠規定有那些犯罪是不可以大赦、特赦或減刑的。

當然,最終國家仍可以在審查之後拒絕對死刑犯予以特赦或減刑,而執行死刑。



3.

而依我國憲法第40條之規定:「總統依法行使大赦、特赦、減刑及復權之權。」

其中大赦指的是全國被告一體適用的普遍性赦免;特赦則是針對個案的赦免;減刑,依往例,都是會通過一個減刑條例,規定明確的減刑條件,由法院在個案中適用,民國60、64、77、84、96年都有通過減刑條例,最近那次就是阿扁搞的。復權則是對被判決褫奪公權的被告,回復其公民權利(即選舉、罷免權)。

在兩公約的上開條文中,有明確規定的部分是:「受死刑宣告者,有請求『特赦』或『減刑』之權。」

也就是說,在台灣,死刑犯應該有向總統請求特赦或減刑的請求權利。

我國相關法律《赦免法》中,並沒有規定要如何「請求」總統特赦。以往總統要特赦或減刑,都不待當事人請求,依職權即可為之。

然兩公約既然是國內法,我們仍應肯認死刑犯是有請求總統特赦或減刑的權利。

更何況依兩公約施行法第5條規定:「各級政府機關應確實依現行法令規定之業務職掌,負責籌劃、推動及執行兩公約規定事項;其涉及不同機關業務職掌者,相互間應協調連繫辦理。」

是以政府機關本來就應該配合兩公約的規定,修正相關的法律,落實人民請求上開權利的作業程序。

但目前是沒有這個規定。

然而,雖然沒有明文規定,但死刑犯如果向總統聲請、申請、請願、投書、投訴......,應該也可以視為向總統請求「特赦」或「減刑」吧!

那麼,總統要不要就死刑犯特赦」或「減刑」的請求,作出准許或駁回的決定呢?

目前當然也沒有明確的規定。

但照道理來說,總統應該是要有所回應才對。如果是總統單純的沈默,可以視為一種駁回嗎?要沈默多久,才能算數呢?



4.

在最近這次六名死刑犯的執行中,廢死團體已經向總統府提出了特赦」或「減刑」的請求,但總統並沒有對外表示他准或不准。

所以進一步來說,如果總統就死刑犯請求特赦」或「減刑」,尚未對外部表示其意見之前,法務部長是不是應該要等一下總統的決定呢?

當然,如果總統在內部已經對法務部長表示了他的決定是不予特赦或減刑,那麼曾勇夫部長簽准死刑執行命令,應該是沒有什麼問題。有問題的反而是總統這種作法不夠公開透明,雖然看不出來明顯違反了那些條文,但總感覺像是違反了法律的精神。

而如果說總統他並沒有向法務部長表示他會拒絕死刑犯請求的特赦或減刑,法務部長在總統做出是否要特赦或減刑的決定之前,就自己簽署命令,把這六個死刑犯槍決。

那麼,曾勇夫部長有沒有違法(殺人)呢?我想,就算沒有違法,也是極為不當的。

這一點,是廢死團體的律師群一個主打的爭點。

只是,一般民眾不知有看有沒有懂呢?



------這是分隔線------


根據本人依常理而沒有任何實證的猜測,我覺得勇夫部長雖然很勇,但應該也還沒有勇到未向層峰請示就把人給槍殺!

不過,可能層峰不願意表示他有同意執行死刑,因為他是人權治國嘛!所以勇夫就很勇的把這個責任扛下來了。

但事情不應該是這樣做,要執行死刑,公約也沒說一定不行,但該怎麼做就怎麼做,個人造業個人擔。

搞成這樣,就不好看了!











2012年12月21日

【瑣記】TENBA相機包與我

DSCN5533
可能是出自某種家族遺傳,我下意識的不願意丟棄那些應該已經沒有價值的東西。近日流行的「斷、捨、離」哲學,對我而言,是難以達成的功課。

內人的個性剛好完全相反,這或可算是一種互補。不然,現在我們一定生活在舊貨跳蚤市場裡了。

我的老婆從來不會管我買了什麼東西會不會浪費。在我為了價格猶疑不決的時候,如果她在旁邊,通常就會叫我直接敗下去!

經過這麼多年,我漸漸體會到這是一種最便宜的消費模式。一旦買下去,心裡的渴望與熱情就會迅速的消失,再也不會三不五時打入關鍵字查詢相關物品的評價、試用與價格優惠,也不會在假日出門時想說轉一圈到店裡晃晃、看看、摸摸。

年已不惑,把時間和注意力花在這種事情上,其實是最大的浪費!

保存物品則是另一種沈重的負擔。老婆總是說要買就買,但那些用不到的東西,丟一丟再買吧!都已經放不下了。

所以這些年,書也丟了不少(這在以前是不可能的事情)。衣服、鞋子、各種用品,長年用不著,用起來不舒服的,也都閉著眼睛或捐或丟了!

前一陣子,又丟了一些包包。

我的包包的數量與質量,和女性朋友們自然完全沒的比,但多年來親友饋贈的、參加各種會議領取的、隨便亂買的,堆起來也是不少!有的放到都長霉了,想想都丟了吧!

然其中有一個相機包,伴我多年,物去情在,就容我多提兩句。

我是大四才開始學攝影。當年風氣不比今日奢華,連中學生都可以拿著iPhone走來走去。所以相關器材因陋就簡,能用就好。

相機是YASHICA的便宜貨(FX3 SUPER-2000),鏡頭是SIGMA 28-70變光圈的「狗鏡」。相機包是光華商場旁的地攤貨,而那其實是個裝攝影機(V8)的包包,並不是專用的相機包。

總之,攝影這條路就是這樣,常有一個貧乏的開始,然後一步一步買到了LEICA相機,最後卻是放在防潮箱中冷凍多年。
DSCN5534

某一年研究所的暑假,計劃到花蓮、台東、屏東墾丁走一回。行前經過漢口街某家要關門的相機器材店,費力殺價後,花了三千元買下一個天霸(TENBA)牌的書包型相機包。

當時,在我的認知世界中,這是一個相當高級的品牌,愛爾蘭製,防彈尼龍的包體,真皮的裝飾,背帶可以承受500公斤的拉力(但我的肩膀那能承受500公斤的拉力呢?)。

型號是P536還是P560之類的,現在記不得,網路上也查不到了!畢竟當年,也還只是網路剛剛開始的年代!工學院以外的學生,連Email是什麼都不太清楚!

總之,這個包包就裝著我日漸高級的裝備(CONTAX 167MT加上二、三個蔡司鏡頭)和換洗衣物,從台灣東部至南部繞了一圈。

之後,只要是參加重要的攝影場合,我都揹著他來裝東西,風吹日曬下雨,幾乎無役不與。十多年來,他也到過了日本、美國、柬埔寨、尼泊爾、希臘、澳洲、印尼、德國、比利時、荷蘭、法國等地晃盪。或者放在咖啡桌下,或者被扔在在小貨車的後斗,或者靠在大象的背上。

在歲月的催殘下,他的外表有諸多的傷痕破損,連真皮的滾邊都磨穿了,但主體結構仍然穩如泰山,背帶、扣環、拉鏈的功能,都沒有絲毫減損。

直到有一天,在歷史博物館前,剛參觀完莫內畫展吧!背著包包坐在草坪邊邊,沒注意到後方就是強力的探照燈,包包靠著那高熱的燈座,被燒溶了一大片,連拉鏈都變形了。

看來探照燈比子彈還厲害,防彈尼龍都擋不住啊!

修無可修,就把拉鏈的部分給剪掉了!整個包包也就垮了下來。但即使是殘破暮年,他的最後一役還到過美國的大峽谷。原本想把他丟在美利堅合眾國,葬身於壯遊之地,但最後一刻還是不捨的帶回台灣,在儲藏室中又幽禁了一年。

其實,雖然功能缺損,外觀殘舊,他還是我手中功能最強悍的攝影包。然而,殘酷的是,攝影者卻已經不比當年了!

這些年來,雖然還是改不了每天帶著相機的習慣。但出動單眼相機的時機越來越少。在可預見的未來,我也不會再添購什麼單眼相機的機身或鏡頭。

現在敝人的攝影裝備,隨便塞在什麼包包都可以。

江湖已遠,名劍也要沈埋,何況是個破包?

紀念有緣,與其勉留殘軀,不如寫篇小文!

茲以為記。

-------這是分隔線-------

以下看圖說故事:

DSCN5536

DSCN5537

雖然上蓋的內裡已經破損,但他的扣環是連結在內部強韌的織帶上,而不是縫在表面而已,所以仍可以牢牢扣住包體。

DSCN5542

這就是被燒融的部分,本來是有一層用拉鏈縮放包體的夾層設計,毀了一大片,拉鏈也不能拉,所以全部剪掉了。燒融的洞破到了內部,自行縫補起來的痕跡。


DSCN5539

牛皮的滾邊居然用到穿孔了!


DSCN5545

功能性一流的前袋,幾乎沒有損壞。


DSCN5535

質感非常好,提起來也很舒服的提把。

2012年12月11日

【瑣記】也行

前日參加了一場在茉莉師大店的座談,傅月庵與駱以軍對談「我是當了爸爸之後才開始學當爸爸的」。談的題目很老套,但內容很有趣。兩位的口才與故事都非常好,可惜到場聽眾裡身為人父者,好像相對較少!

比較意外的是駱以軍談話極為生動、風趣,和他筆下那蜿蜒曲折猶如永和巷弄般的文字風格大大不同吶!

怕要求簽名者眾,因此只帶了傅月庵的「天上大風」和駱以軍的「遣悲懷」前去簽名,想說一人簽一本,應該很OK。

不料意外有二。

其一,在茉莉師大店中找到執行長傅月庵先生寫的「生涯一蠹魚」,此書絕版已久,遍尋不著,不料居然有人這麼白目把執行長的二手書賣給執行長自己,我也就樂的買下,因此勞煩魚頭老大簽了二本書。

其二,預期中的簽書盛況並沒有發生。好像只有一、二個帶書去簽,另看到一位年輕同學是請兩位大師簽名在筆記本上。

這年頭,請作家簽名,連他的書都不用準備一本嗎?(現場還是知名二手書店說......)

世道大大不同,可能是我少見多怪了!

回家後捧讀「生涯一蠹魚」,果然好書!

讀到說司馬遼太郎一段,司馬氏謂其之為名,「遼」者,遼遠之謂也!司馬者,太史公司馬遷也!司馬遼太郎者,乃指差司馬遷十萬八千里的一個人。

此名固極自謙,然司馬遼太郎一出道就用這個筆名,以司馬遷為追摹之對象,果然志向高遠,氣魄雄大。

而其自稱「太郎」,而非三郎、四郎......,大概也認為在其本人與司馬遷之間那遼闊的曠野上,並沒有什麼排隊人潮吧!

吾友智林,人如其名,其智如林。寫一部落格名曰「蜀犬吠日」,其意甚謙。而格主自號「米格魯」,應係其愛犬,與部落格名稱亦頗相稱。(本擬作「極為相稱」,然轉念一想,米格魯豈蜀地之犬耶?洋狗也!)

而吾人以小杜白雲之名營此寒山石徑,當年也寫過一篇小文以自解。於今觀之,可謂頗為自矜且極為矯情。

然想當年,中文部落格還只有「PCHOME個人新聞台」的時代。麻吉哥哥(現在已經是小棠妹妹的麻吉爸爸)叫我在網路上寫寫文字,亦係無心插柳,並非有心栽花,因此取了個很假掰的筆名,也沒想的太多。

不料晃晃十年而過,居然在網路上存活這麼久,現下有些明明就認得我的實體世界朋友,居然也叫我「白雲兄」,看來這渾名用的習慣,也難再改了。假掰就假掰到底吧!

記得從前有個老作家,筆名「也行」,他說當年投稿要想個響亮的名號,思來想去,總覺得這個也行,那個也行,最後乾脆就叫也行。

這是個人認為最好也最有意思的一個筆名。尤其我大概此生就是一個這樣也好那樣也還不錯的一個人。

啥?部落格這樣亂寫也行?也行!




2012年11月27日

【觀影雜感】男朋友.女朋友

如果我偶然走進電影院看到了「男朋友.女朋友」這部台灣片,會有點驚喜的感覺。

但若帶著觀看角逐金馬獎最佳影片電影的期待,那感覺就淡了!

然而,也不像某些友人說的,說這部片爛透了,很假掰,桂綸美憑什麼拿影后云云。(我剛好也看過「失戀三十三天」和「奪命金」,讓白百何和何韻詩入圍角逐影后,真的是有點開玩笑!)

不過,假掰的確是個問題!

比方說,主角三人在大學時代住的房子,那場景就真的離現實太遠了。於是乎,這一切似乎非得變成一場華麗的表演,而走上類魔幻寫實的路線。

但這明明就不是這種電影嘛!

楊雅喆導演的影象風格其實頗有跡可循,看的到他前一部電影「冏男孩」的影子。但「冏男孩」拍的是童年的失落,而童年本來就一定是魔幻寫實,所以即便「冏男孩」在財力、物力的限制下似不如「男朋友.女朋友」來的精緻,但其實是一部「更好」的電影。

(我覺得以藝術而論,當年的「冏男孩」高出「海角七號」不少!)

比方說李安的「斷背山」,拍的也是從年輕到中年的同志故事,那影像多麼清冷,情節淡淡淡淡淡,但寫實就有力量。希斯·萊傑與傑克·葛倫霍既沒有必要在學運中席地乾杯,也沒有發神經半夜爬到沒有水的游泳池裡跑跑跳跳(這明明就是偶像劇的情節吧!)。

在這種風格的失誤下,其實三個演員的表現都已經是水準以上了!張孝全演的甚至比桂綸美還好!

說到這個,當年我真的是在毫無期待的心態下走進戲院看到了「藍色大門」。天啊!這兩個小朋友(桂綸美、陳柏霖)怎麼演的這麼好!台灣怎麼可能拍出這麼「沒有壓力」的同志電影,可說是領先全球,真的讓我印象深刻。

過了好久之後,我帶著一點輕視流行的心情看了「冏男孩」。又是天啊!怎麼可能有新導演拍的出這種水準的片子!

(當然,也許驚喜會讓我對細節的瑕疵視而不見!)

可惜這次這個導演加上這個女主角,沒有爆發出我想像中足夠的威力!

不過,我會期待下一次相逢!



--------------------這是分隔線------------------------

印象中這些年來,我覺得還有一部令我很驚喜的電影,沒有受到應有的重視,即新銳女導演陳芯宜編導的「流浪神狗人」。


2012年11月14日

【瑣記】菜市場覓食小記

最近劉克襄大叔出了一本《男人的菜市場》,尚未敗讀(敗讀者,先敗後讀也!)。

不過辦公室對門就是個傳統的菜市場,近幾日都轉進菜市場中覓食。逛菜市場最大的遺憾,就是我很少買東西,掌杓的人不是我,也不知該買些什麼?

諸多青菜、水果、生熟吃食,看著實在熱鬧。中午吃飯時間,正是市場要收市的時候,老闆們的叫賣聲此起彼落,走進去時,隨便賣一堆70、一堆70;吃完午餐走出來,已經變成隨便賣一堆60、一堆60。

市場的攤位,有些是固定的,天天都是他來賣;有些是輪替的,星期一到五,可能天天賣不一樣的東西;還有一些可能是偶而來碰碰運氣的吧!

這其中的規則,我仍然不能掌握。只記得有一次看到有一攤在賣刀子,塑膠布鋪在地面上,裡頭有幾把老舊的士林刀,拿起來看看,老闆開價7、8百元之譜,一時間不能下定決心購買。

後來再逛,此攤沓無蹤跡,看來是生意太難做了。

又有一天中午去吃飯,行經一小攤,賣芋粿、菜頭粿之類,還有客家的「九層粄」。我深識此味,一時間食指大動,想說吃完飯回頭買個點心,不料算錯一步,早已賣光光了!

可見這家的九層粄一定好吃!我如是想。然隔日再逛,此攤卻賣起了醃菜,看來這不是日日設攤,至於何日再覓,就看緣份吧!

在深入市場三分之二的地方,有一條小巷,巷口有一攤賣魚的,然後是一攤賣豬肉的,進去則有四個小吃攤。有兩家賣肉羹、魯肉飯;一家賣肉丸、四神湯和南部粽;最後是一新住民開的越南小吃攤,大概為了生意,此攤也賣魯肉飯、貢丸湯和陽春麵等台式小食。

兩家賣肉羹的魯肉飯都是有豬皮油脂的北部樣式,不是肉臊,滋味也強過那個張大鬍子,吃起來不驚艷,但很可口。

肉羹則是北港肉羹。台灣的肉羹粗分有兩種,一種是將肉打成泥後再塑成條狀,另一種則是切成長短不一的小肉條直接沾粉,而招牌寫「北港肉羹」者,大部分皆屬後者。

在外吃食,肉泥中加了什麼東西去做成肉羹?有時難免越想越恐怖!所以我偏好吃北港肉羹。

這巷中相鄰的兩攤,姑且稱為「阿桑攤」和「阿嬤攤」好了!肉羹都算好吃,阿桑攤的肉條有先醃過,比較鹹香;阿嬤攤的則是原味,吃的到肉味兒。我並無特別偏好,隨緣吃來都好福氣。

我習慣坐在攤子上吃,而不是打包回辦公室。想想,這樣做省了外帶免洗餐具及塑膠袋,好像也比較環保。坐在攤子前,可以看老闆的動作,聽老闆和客人的聊天。

此攤的調味料似未見到味精,一佳!此攤的客人皆是附近鄰居,邊吃邊話家常,從討論出國去玩聊到某家小孩已經實習完了等等,此乃更佳。做的是熟人生意,比較沒有黑心之虞。

至於另一攤的肉粽、肉圓品質中等,但已經比市場口生意興隆有店面那間好吃的多。四神湯順口好喝,不但腸子的份量不少,四神也軟爛滑口,竟吃的湯料俱盡,一滴不剩。

今午,終於坐上了新住民開的越南小吃攤,點了碗牛肉河粉。坐著等吃時,瞥見旁邊一位女士點食的海鮮麵,料多到滿出碗口,居然還有水煮豬腳在其中。一時有些後悔,也只好下次再點來吃吃看了!

事實上,牛肉河粉也蠻不錯。一把河粉加了一大把豆芽,川燙後承入碗中,放上生的牛肉片,再加上九層塔等各式香料(此部份恕我眼拙,對老闆東加一點、西添一杓的東西,實在不知其中內容),淋上南洋風味的高湯,將牛肉瞬間燙熟,再附送一片檸檬,就上菜了。

湯有酸香的口感,開胃。桌上的辣椒,是新鮮紅辣椒切成小段,加一點到湯中,更添滋味。

我發現東南亞新住民用起香料,不論是九層塔或辣椒,都是新鮮原味。不時興用辣油、辣椒醬、辣豆瓣等等,個人覺得是更健康的吃法!

四攤相比較之下,新住民這攤南洋料理亦屬好吃,只是吃完比較沒有飽足感。然年已不惑,腸胃又差,能吃的不餓又不飽,乃是一種幸福,誰曰不宜呢?

2012年11月12日

【閱讀】狐狸庵食道樂

散散的讀《狐狸庵食道樂》,實在是一本不驚人的小書。

雜文雜事,雜寫雜談,並不引經據典,亦非考證人事,隨便寫寫的成份很大。

這本書若要說有什麼不無聊的地方,那就是作者乃鼎鼎大名的「遠藤周作」。

看大作家平日的生活,閒筆寫來,自然別有一番聯想的趣味!

可惜我沒有讀過遠藤周作的作品,還一度把他和藤澤周平給搞混了。

藤澤周平在台灣的讀者可能不很多,但他的小說由導演山田洋次改編成電影「黃昏清兵衛」、「劍隱鬼爪」及「武士的一分」,演出者包括真田廣之、宮澤理惠、永瀨正敏、松隆子、木村拓哉等人,知名度就很高了!

現在回想起來,當初我好像就是把遠藤周作錯認為藤澤周平,才會買下這本《狐狸庵食道樂》吧!心裡想看的是日本時代小說家藤澤周平的生活趣味,卻不小心買到被格雷安.葛林稱為「20世紀最優秀作家之一」的遠藤先生之作品。

想想,真是對不起大文豪遠藤周作先生了!

2012年11月9日

【觀影雜感】甜姐兒(FUNNY FACE)

今年在MOD上看了奧黛麗赫本於1957年主演之名片《甜姐兒(FUNNY FACE)》,大為驚豔!

故事情節大致上是說:一家時尚雜誌想要拍出力求突破的照片,攝影師無意中發現一位在書店工作的姑娘具有迷人的特質,就把她找來,帶去巴黎拍照,然後兩個人就談戀愛了。

劇情算是相當薄弱,但這部「歌舞片」非常好看。

奧黛麗赫本演技清新自然,魅力無限,自不待言。她在本片中載歌載舞,展現曼妙、俏皮及深具芭蕾舞動作基礎的舞蹈,令人印象深刻。

男主角佛雷亞斯坦及女配角凱湯普森本來就是舞台出身,歌舞功力更是了得!奧黛麗赫本周旋在這兩位高手之間,未受冷落,反而噴出火花,相得益彰,既悅目又悅耳!

更值得一書者,在於男主角於片中擔任「攝影師」所拍攝的照片,實際上是由美國攝影大師理查.阿維東(Richard Aveddon,1923-2004)掌鏡的。

蘇珊‧桑塔格稱阿維東為「20世紀最具代表性的攝影家之一」,他的地位幾可與布列松同列。時尚攝影之所以可以進入藝術殿堂,阿維東當居首功!

阿維東曾任〈哈潑〉、〈時尚〉、〈紐約客〉等雜誌的特約攝影師,他創造出「名模」的時代。

但阿維東當然並不只是一個商業攝影師。他的人像攝影帶有強烈的政治性,他拍過太多的名人,他的照片完全不討好這些被攝者。這些名人在阿維東的照片中,都變成普通人,時代雜誌曾說:阿維東的照片是一種微妙而殘酷的變形工具,比任何諷刺畫家的筆都更為鋒利。

在《甜姐兒》這部片中,有些過場的小角色或臨時演員,如飾演被換掉的模特兒等等,居然是阿維東的御用模特兒親自披掛上陣。把名模當成龍套在用,即可見本片在影象表現上有多麼精緻!

本片,或可作為認識阿維東年輕歲月的一種紀錄片。

-----------------這是分隔線------------------------

下圖不是阿維東!是阿維東拍的歐巴馬總統,恭禧他連任美國總統!很少有人把歐巴馬拍成這樣吧!

<這裡本來有貼一張阿維東拍的歐巴馬的照片,留不到半小時就看不見了!>

阿維東是個超極大咖,BLOGSPOT(其實就是GOOGLE)是一家美國公司。所以貼了阿維東的照片在這個非營利性質的部落格,用以介紹阿維東其人,在我看來是合理使用。但GOOGLE可不敢冒這個險,就把這張照片給屏蔽掉了!

由此可知GOOGLE搜尋的功力真的很厲害!美國對著作權的保護也很是了得!

還想看的,就到以下網址看吧!

http://www.wretch.cc/blog/funlightclub/9464565

無名小站是台灣公司,在那兒的部落格貼阿維東的照片,就沒人管了!




孔子學院=孔方兄學院?

之前媽宗痛面對中國的「孔子學院」,想要推出「台灣書院」對打,被大家恥笑,連同志都覺得是以卵擊石。

而前些日子有條新聞,說美國歐巴馬政府拒絕延長「孔子學院」裡中國教師的工作簽證。也就是說,等簽證時間一到,美國政府就要這批教「中國文化」的人滾回中國去。而這項措施,已經引來美國許多大學的抗議。

「孔子學院」是中國近年來大力向世界推銷「中國文化(?)」的一項措施,在世界各國廣設機構,並派遣師資。其厲害之處在於他很有錢,並與當地的大學合作,派免費的師資去當地大學裡教中文,然後提供大量研究經費給當地的大學來申請。

在教育資本主義化的美國,既然「孔子」要給錢,又要出免費的老師來教中文,當然就不拿白不拿;畢竟現在世道不佳,大學要找錢也不是那麼容易。

至於這些美國大學會不會吃人的嘴軟、拿人的手軟?我想是難免。但老美也不笨,在民主社會中,還是有條紅線在,中國想要用「孔子」灑點錢就踩過去,恐怕是白費心機。

《笑林廣記》裡有一條笑話「謁孔廟」:

有以銀錢夤緣入泮者(也就是花錢捐一個秀才,不是用考試的),拜謁孔廟。孔子下席答之。士曰:「今日是夫子弟子禮,應坐受。」孔子曰:「豈敢。你是我孔方兄的弟子,斷不受拜。」(古代銅錢外圓而內有方孔,孔方兄就是鈔票兄。)

所以,老共搞這個「孔子學院」,拜的恐怕不是孔丘先生,而是孔方兄吧!

此外,亦有傳言說老共利用「孔子學院」在美國進行情報工作,美國政府不知是否為了這種事才不肯延長簽證。

不過由老共來談孔子,實在是很好笑的一件事情。老毛當年批孔揚秦,他老人家的毛大頭還掛在天安門廣場上,十八大仍然把毛思想列為黨的指導方針。中國雖大,那裡有孔子立足之地呢?

辜鴻銘在其《張文襄幕府紀聞》一書中(張文襄者,張之洞也!),曾有「孔子教」一篇,曰:

一日,余為西友延至其家宴會,華客惟余一人,故眾西客推余居首座。及坐定,宴間談及中西之教,主人問余曰:「孔子之教有何好處,君試言之。」余答曰:「頃間諸君推讓,不肯居首座,此即是行孔子之教。若行今日所謂爭競之教,以優勝劣敗為主,勢必俟優勝劣敗决定後,然後舉箸,恐今日此餐,大家都不能到口。」座客粲然。《傳》曰:「道也者,不可須臾離也。」孔子六經之所謂道者,君子之道也。世必有君子之道,然後人知相讓。若世無君子之道,人不知相讓,則飲食之間,獄訟興焉;樽俎之地,戈矛生焉。余謂教之有無,關乎人類之存滅,蓋以此也。


今日中國遊客來台旅遊,縷述於捷運站內見台灣人排立於手扶梯之右側,提供左側供人通行一事,如此秩序令彼等印象如何深刻云云!此蓋因於中國搭乘交通工具,眾人無不爭先恐後,乃至大吵大鬧,甚而大打出手,尚不知秩序為何物也!

雖然說台灣目前這種情形,當係得力於西化之教,而非孔子之教。但孔子亦不是沒有教,只是現代人並不是從這裡來學而已。

今中國於孔子說禮一事尚一無所成,居然有臉開什麼「孔子學院」,豈非笑掉人家大牙。

上引書內,尚有一篇論《上流人物 》,曰:

國朝張縉《示張在人書》曰:凡人流品之高下,數言可决者,在見己之過,見人之過;誇己之善,服人之善而已。
但見己之過,不見世人之過;但服人之善,不知己有一毫之善者,此上流也。
見己之過,亦見世人之過;知己之善,亦知世人之善,因之取長去短,人我互相為用者,其次焉者也。
見己之過,亦見世人之過;知己之善,亦知世人之善,因之以長角短,人我分疆者,又其次焉者也。
世人但見人之過,不見己之過;但誇己之善,不服人之善者,此下流也。
餘昔年至西洋,見各國都城,皆有大戲園,其規模之壯麗,裝飾之輝煌,固不必說,但每演一劇,座客幾萬人,肅然無聲。今日中國所創開各文明新舞臺,固欲規仿西製也。然每見園中觀劇座客舉止囂張,語言龐雜,雖有佳劇妙音,幾為之奪。由此觀之,中國比西洋各國之有教無教,即可概見。
嘗聞昔年郭筠仙侍郎,名嵩燾,出使西洋,見各國風俗之齊整,回國語人曰:「孔孟欺我也。」若郭侍郎者,可謂服人之善,而不知己有一毫之善,是之謂上流人物。

是以在清朝,尚有郭嵩燾知道西方之文明道德實在高於當時的中國,所以說:「孔孟欺我也。」

而今之中國,是否能算是已習得「船堅砲利」之技,尚在未知之天。惟老共仍抗拒西方制度文明於外,其政治社會文化鄙陋之處,未必強過慈禧太后,猶然洋洋自得,妄言所謂大國之和平崛起云云。

以史為鑑,豈不可笑?

2012年11月2日

【瑣記】離婚的條件

在家事庭看當事人談離婚的條件,花招百出,無奇不有!

近讀羅伯.貝羅所著《挑戰大師-一個經濟學家的觀點》(天下,2003年出版),提到他在1995年時,得知芝加哥大學同事盧卡斯獲頒諾貝爾經濟學獎的當下,忍不住在清晨打電話報喜。

不料因為沒有更新通訊錄,所以是盧卡斯的前妻接的電話。前妻獲知消息後,很有風度的非常高興,還問:「是單獨得獎還是共同獲獎?」

後來才知道在盧卡斯夫婦的離婚條款中,有約定:若盧先生在1995年獲頒諾貝爾獎,獎金要分一半給盧太太。

簽下這種條款,真是一個前妻對前夫最大的恭唯吧!

【瑣記】筆記本小記

關於筆記本這件事,前前後後也用了不少種。

在PALM這家公司推出PDA的年代,在下也領先潮流用了一陣子,升級過二、三台。

在大家都說NOKIA多好多好的時候,我用的卻是智慧型手機,每天還要跟OUTLOOK同步。

等到真的大家都說好用的哀鳳在江湖上流行的時候,我卻決定回到紙和筆的世界裡來。

繞了一圈,雖然沒有繞到最後,但多年的體悟仍認紙筆才是最方便、最可靠的工具。

筆記本有很多種,有的大有的小,有的裝釘成冊,也有活頁式的萬用手冊。

有空白頁、橫格線、方格紙;有左右翻、上下翻;有平裝、精裝、軟精裝.....

見獵心喜之下,也用過不少種,但很少一本用到完。到底那種好?實在也沒有一定。

要把全部的東西都記在同一本,殆為不可能的任務。坊間多種教導大眾的筆記成功術,騙吃騙喝的居多,然日本人最喜歡這一套。這種書站在書店翻翻即可,大可不必花錢購買。

近年來,唯一常用、必用的筆記本,乃是庭期本。往年都是用公發的大本萬用手冊來工作,這是一週兩頁式的內頁,以往在刑庭使用是剛剛好。

到了家事庭之後,因為案子太多,一週兩頁式的設計,每一日所占的版面空間太小,註記開庭案件已不夠用,只好自費去買一日一頁式的大筆記本。

若由筆記本看人生,真是累人吶!

2012年10月17日

台灣圍棋傳奇

日前欣聞台灣女兒謝依旻在日本「女流本因坊」中六連霸,創下歷史新紀錄。另在「女流名人」比賽中也已經五連霸,很有可能再創新猷。不禁令人感歎台灣雖然不大,但在圍棋的世界中總是創造傳奇!

「女流本因坊」創設於1982年,前身是「女流選手權戰」。改名當然是為了沾「本因坊」的光,「本因坊」是日本圍棋界最古老、最重要也是地位最高的賽事頭銜。

「本因坊」本來是世襲制,至本因坊家第二十一世本因坊秀哉於1934年退休之後,認為「本因坊」應該要代表全日本最強的棋士,要由實力來決定,而非世襲,所以將「本因坊」這個頭銜捐給日本棋院。此後「本因坊」賽事就成為日本棋界的桂冠。

說到本因坊秀哉,就不得不提他與大國手吳清源當年那場世紀之戰!

吳清源,1914年生於福建閩侯,七歲學棋而為神童,住在北平,數年間已難逢敵手。(稱北平而不稱北京,是因為在那個時代,那個地方確實叫北平,而不叫北京;當時中華民國的國旗是五色旗,而不是青天白日滿地紅。)

當時有個日本五段棋手井上孝平旅華,與吳清源對戰,驚為天人。回日本後向棋界長老瀨越憲作七段報告,1928年長老派出高足橋本宇太郎遠赴中國,邀請才十四歲的吳清源赴日發展。

吳清源赴日後刻苦好學,進步神速,1932年就升上五段。期間吳清源與日本棋士木谷實以創新的布局打破日本傳統的圍棋下法,堪稱圍棋革命。

1932年,讀賣新聞舉辦了「日本圍棋選手權戰」,找了當時十六名最強棋手參賽,冠軍可以取得與本因坊家第二十一世本因坊秀哉,也是當時日本棋界唯一的九段,被尊稱為秀哉名人的棋界祭酒對奕一局的機會。

吳清源在選手權戰中,決勝對上橋本宇太郎而勝出,得到挑戰秀哉名人的機會。當時中日因滿州問題關係緊張,戰事不斷。日本社會視中國人為清國奴,18歲的東亞病夫吳清源,對上60歲的日本圍棋至尊本因坊秀哉,未演先轟動。這局棋其實已經不是棋,而是中日大戰了!

此一世紀名局一開始,吳清源就連下三手怪異的布局,在棋盤上把三顆黑子排成對角線,引起日本棋界大譁,認為這小子藐視日本圍棋的傳統,實在太可惡!

接下來,這局棋從1933年10月16日開戰,直到1934年1月19日才結束。本因坊秀哉一直下到中盤,仍無法來應付黑子凌厲的攻擊,往往苦坐終日,不能下一子,不斷請求休息,召集弟子們來苦思對策。直到第160手,秀哉下出了一記絕妙好棋,扭轉了戰局,最後以二目取勝,也保住了大日本帝國的面子。

根據數十年後的爆料,這第160手的絕招,其實是秀哉的弟子前田陳爾想出來的。

本因坊秀哉雖說勝了吳清源一局,但這種一局棋下了三個月,還可以打團體戰的作法,未免是太不公平。

後來日本圍棋比賽就改採「封棋」制,如果一天結束,棋局未了,則由輪到落子之人先行畫好下一步的位置,交給裁判保密,不讓對手知道,等到隔天開戰,由裁判照著前一天畫好的位置落子後,再繼續比賽。

當年日本棋壇有諸多規範和限制,中日間的緊張關係,帶給吳清源莫大的壓力,還曾使吳清源在1943-1945退隱棋壇二年。吳清源在種種限制下,無法參加重要的比賽,也沒有辦法在複雜的規定中升到最高的九段。

然而,吳清源到底有多強,日本人也很好奇。好事的媒體讀賣新聞提出一種新玩法,即找兩個強者來對奕,一共下十局,勝局多者即為優勝。此即著名的「升降十番棋」,勝者可以將敗者降格。

在圍棋的世界中,黑子先下,白子後下。黑子占先,有優勢,由棋力較差者執黑子,棋力較強者執白子。

在升降十番棋的規則中,兩人對奕,勝者在往後的比賽中,可以將敗者降格。由勝者持白子,敗者持黑子。

若勝者將敗者降一格,稱之為「先相先」,即未來的比賽,每三場由勝者執白子二場、黑子一場。

若勝者連勝二次十番棋,則可將對手再降一格,稱為「定先」,即未來的比賽中勝者永遠執白子,直到對手挑戰成功才會再改變。

自1939年起,吳清源在充滿歧視的日本社會與各大高手展開「升降十番棋」的龍爭虎鬥,前後十五年,未嘗敗績。

當時,只要吳清源勝了,在路上會被日本人丟石頭;如果敗了,就會遭到中國人無情的謾罵。

在這種壓力下,吳清源仍然讓木谷實(七段)、雁金淮一(八段,在一比四落後時放棄比賽)、藤澤庫之助(後改名藤澤朋齋,前後輸了三次,第一次對戰時六段、後兩次對戰時為九段)、橋本宇太郎(八段,輸兩次)、岩本薰(八段)、板田榮男(八段)、高川格(八段)等人都成為手下敗將。

其中藤澤庫之助在秀哉名人去逝之後,成為日本唯一的九段高手,然其曾經在十番棋中敗於吳清源之手。

那麼,吳清源到底能不能升上九段呢?(如果是日本人,既然勝了九段,當然就可以是九段了吧!)

日本棋院為了解決這個問題,又設計出針對吳清源的升級障礙,即舉行由吳清源以一打十的十番棋挑戰賽,結果吳清源的戰績是8勝1負1平,正式在36歲時,經日本棋院贈授九段榮銜。

即使吳清源這麼強,仍是無法參加「本因坊」這種比賽去爭奪頭銜。

所以自1951年起,還特別舉辦吳清源對本因坊的三番戰。其中1952年至1958年止,這期間吳清源對上連任多年的本因坊高川格,在十二戰中勝了十一場,把本因坊秀格(即高川格)給降格,成為超越本因坊的棋士。

而吳清源的「升降十番棋」傳奇,最終在他把所有日本高手全部降格,再也找不到對手的時候,不得不宣告終結。因此,吳清源也被稱之為昭和棋聖。

直到50歲,吳清源的棋力仍維持在日本第一。然而就在日本四大賽的「名人」終於同意讓吳清源參賽的那一年,卻發生了一場不知是故意還是意外的車禍,吳清源頭部受了傷,就此退出比賽場。

吳清源在1936年入籍日本,1947年失去日本國籍,回復為中華民國籍,於1978年再度入日本籍。

1952年,吳清源來到台灣,台灣政府給予「大國手」的尊稱,並在中山堂下指導棋,發現十歲的林海峰(1942年生)是天才,鼓勵林海峰赴日發展。後來,林海峰也成為吳清源第一個弟子。

林海峰在吳清源門下,1955年出馬參加比賽入段,1960年就升上六段,成為日本棋院歷史上最年輕入段及升段最快的選手。

1965年,林海峰打敗正值顛峰的板田榮男得到「名人」頭銜,此時他才二十三歲。1966年挑戰「本因坊」成功,為史上第二位身兼名人與本因坊的棋士,站上了日本圍棋界的峰頂。除了棋聖頭銜之外,林海峰曾取得其餘六個頭銜(本因坊、名人、天元、十段、王座、碁聖)。

然而,林海峰令人動容的地方,不在於他的無敵,這方面他可能比不上他的老師吳清源。而是他在年齡漸長,棋力走下坡之後,仍能不時奮起,在謙虛的態度中展現不屈不撓的意志。

1973年的名人賽,林海峰面對後起之秀也是搶走其本因坊頭銜的石田芳夫,在七戰四勝的賽制中連輸三場後,再連勝四場保住了名人的頭銜。震驚棋壇,也讓其「二枚腰」之名不脛而走。

隔了十年,林海峰在1983年挑戰本因坊趙治勳,也是連輸三場後再連勝四場,重新坐上本因坊的寶座。

又過了七年,到了1990年富士通盃的世界賽中,已經四十八歲的林海峰竟又擊敗中國的「鐵衛」聶衛平而奪得世界冠軍。

小的時候,大人有教過林海峰大師開示的「平常心」。我想,林海峰就是憑著這平常心,創下連續39年保有「名人」參賽權的紀錄,在正式比賽出戰超過2000局,生涯累計1300勝以上。

1992年,林海峰回到台灣,在中山堂下指導棋,發現十來歲的張栩(1980年生)是一個天才,就收為弟子帶到日本指導。

2001年,張栩取得本因坊挑戰權,是史上最年輕的挑戰者,可惜最後敗給同樣來自台灣的本因坊王銘琬(太太就是知名旅日作家劉黎兒)。2003年,張栩則擊敗加藤正夫取得本因坊頭銜。此後戰績輝煌,於2009年,更成為同時擁有名人、天元、王座、碁聖、十段等五項頭銜的史上第一人;也是繼韓國高手趙治勳之後,第二位曾經擁有全部七大頭銜的棋士。

張栩的太太小林泉美(算是台灣媳婦吧!),也曾經勇奪女流本因坊的頭銜,使這對棋壇伉儷被稱為本因坊夫妻。

吳清源、林海峰、張栩師徒三代,就這麼卓然傲立於日本棋壇,屹立不搖。現在又加上稱霸女子圍棋界的謝依旻。還有和老婆劉黎兒致力於台灣反核運動的棋士王銘琬(曾奪得本因坊、王座、棋聖頭銜,目前已累積900勝的戰績)。

台灣雖非大國,但總有令人感動的偉大之處。

沈君山曾稱頌吳清源:「匹夫而為異國師,一著而為天下法。」

吾友LS教授還在美國讀小學的女兒在課堂的作文上寫說:「Taiwan is a small country with a big heart!」。

誠哉斯言也!





2012年10月9日

【閱讀】秦崩

原本對這本書並沒有什麼太高的期望。近聞智林兄在其部落格中介紹了作者李開元的另一本書,謂其要學陳寅恪還差的多。然既是有志要學陳寅恪,想來作者應該不是那種東拼西湊之人,於是也把這本《秦崩》從架上取下翻讀。

就算只從科普書籍的標準來看,此書的寫作亦非十分嚴謹。作者想寫出黃仁宇式的散文式史說,然功力還差的多。(差陳寅恪、黃仁宇很多,想來不算是太丟臉的事情。)

不過本書中有些理論十分有意思,值得一讀。(不管這是不是作者的創見,或只是傳抄其他學者的研究成果?反正我是在這兒受教了!)

作者解析秦帝國崩潰的歷史,指出「回復六國」是後世忽略的重點。

秦始皇一統天下之後,北伐匈奴,南征百越。將帝國的軍力一分為三,北方軍對付匈奴,南方軍遠征百越,中央軍固守關中。而中原地區經多年征戰已剿滅各地武力,又收天下之金,形同繳械;領域之內乃分郡縣治之,原六國貴族一律落籍歸戶,變成平民,實行法家之治。

天下統一,然秦國大軍在原屬六國的區域中,其實是空虛的。

秦始皇亡,二世胡亥殺兄奪位,倒行逆施。原本秦法已然嚴格,亂來的結果更是天怒人怨。

於是陳勝、吳廣揭竿起義,是為平民起義;陳勝自立為「張楚政權」之王。

從前讀歷史課本,雖也讀陳勝、吳廣,總覺他們不過是占了先,搶了頭香,其實只是個小小民亂,後來的劉邦、項羽才是主戲上場。然實際上陳勝、吳廣的軍隊曾經攻進函谷關,這是戰國時代六國從未打破的秦國關卡。

陳勝、吳廣的勝利,其實也是趁秦帝國軍隊中央空虛之隙。一旦進了函谷關,面對秦國的中央軍,也就是如同秦始皇墓中秦俑那般的精銳部隊時,就潰不成軍了。

在陳勝、吳廣的軍事行動中,其部隊時常有自立為六國舊王的情形。至陳勝戰敗身亡,項羽的叔父項梁成了聯軍首領之後,歷史就從「平民起義」轉向了「王政復興」的道路。

所謂「王政復興」,也就是消滅秦國,恢復六國。此時項梁當權,不再自立為王。項氏本為楚國世代公卿,乃尋楚國王室後人立為楚懷王。其餘六國亦各自推舉王室後裔以求號召故國民眾起義抗秦。

因此抗秦運動自陳勝敗亡後,正式走向「回到戰國」的道路上。當時大家要打倒秦帝國,並不是為了要取而代之,而是要回到從前,也可說是六國的復國運動。

陳勝、吳廣、項梁、項羽、劉邦等都是楚國人,可知在六國復興運動中,楚國居於領導的地位。

楚懷王曾有過一個盟約,就是滅秦之後,六國復國;而各路人馬中,最先入關中,進咸陽,擊敗秦國者,諸候就公認其為秦王,天下恢復成戰國時代七國的樣子。

「秦王」也是各路人馬競相攻擊秦國的最大獎賞。

其時項梁早已戰死,楚懷王為了抑制項氏的實力,以宋義為上將軍,項羽為副手,向北進軍。另命劉邦向西進軍。

之後項羽殺宋義而代之,盟六國之軍,擊敗秦將章邯所率領的大軍,章邯投降。秦兵二十萬人投降後卻遭到項羽坑殺。

劉邦軍沒有與秦國的主力部隊決戰,卻快手快腳的進了咸陽,受秦王之降,依楚懷王的盟約,劉邦以為自已就是秦王了。

不料項羽率六國盟軍到來,挾其殲滅秦國主力部隊的浩大聲勢,直破函谷關抵達咸陽,眼看就要把劉邦給宰了。此時發生史上著名的「鴻門宴」,讓劉邦留下一條小命。

項羽此時已是天下間最有權勢之人,實力可為六國之共主。然而當時代盟軍的抗秦運動,是建立在六國復國的基礎上,楚懷王的盟約如此,劉邦想的也只是要當秦王,而非一統天下之皇帝。因此項羽雖強,亦不能違逆時代的潮流,逕行繼承秦朝的大一統帝國。

然而,項羽並非六國的王室,如果恢復六國,他只能居於下屬。如果要當秦國之王,則他坑殺秦軍二十萬人之血債,秦國人必定懷恨在心,也會造成統治上的困難。

所以,項羽發明了一個新的政治制度,他將天下分為十六國,原本的戰國七雄都被縮小、分化,他本人則是西楚國之王,稱為西楚覇王,為天下十六國之盟主。十六國各自為政,但需服從西楚覇王之號令。

此一構想,也許是來自春秋五覇的往例。只是此時已經沒有周天子了!

往後的世界,楚漢相爭,多年征戰,歷史總是要經過混亂、重組,才能再走向秦始皇當年一統天下的道路。歷史的進展總是一個階段過度到一個階段,沒有辦法跳級。

劉邦進咸陽,不殺秦王,不住秦宮,還軍灞上,與居民約法三章,得到了秦國的民心。也許是他有良好的政治判斷,也可能是他的軍事實力不足,不得不作妥協。

項羽殺秦軍降卒二十萬人,可能是顧慮秦軍叛變的軍事上決定。他率大軍進咸陽之後,縱容士卒打砸搶,火燒阿房宮,火勢三個月不止,固然是其缺乏高度的政治思考,但也有可能只是因襲戰國時代的舊習慣(如秦將白起坑殺趙國降卒四十萬人);更可能是六國盟軍對秦國新仇舊恨的報復已無法阻擋。

在以六國復國為前提的軍事行動中,消滅秦國乃六國復國的最大保障,對於秦地的資源自然沒有珍惜的必要,將之毀壞殆盡,正是防止強秦復起的正確作法。

項羽身在這歷史的混沌中,自然難以作出超越當代歷史格局的判斷。後世之人批評項羽未據關中之地,反而跑去當西楚霸王,以為其不智之至,雖然有道理,卻也不盡公平。

在項羽時代,秦國被一分為四,劉邦被封為其中之一的漢王,乃是項羽給他的酬庸。在即將上場的楚漢相爭中,秦國人對項羽的強烈恨意,成功化作對漢王劉邦的堅定支持。

現在我們看過秦始皇地宮中的兵馬俑遺跡,對於秦帝國物質文明之先進,應該有點概念。依後見之明,劉邦得此厚助,實在是占了大大的贏面啊!

總而言之,在秦帝國崩潰的當下,並不是亡於一個取而代之的帝國或政權;而是戰國的復辟,六國王政的復仇。如果對於這一時代潮流有所了解,對於當時歷史人物及事件的解析與評價,當然會大大不同。

這一段「楚國領導六國復國抗秦,並由項羽滅秦以竟其全功」的歷史,在大一統的漢天下之後,遭到刻意的模糊與淡化。

司馬遷寫「項羽本紀」,將名義上未為皇帝的項羽列入帝王本紀中,後世學者多認為是出於太史公對項羽的偏愛,才把他從「世家」抬高到「本紀」。其實,司馬遷寫作史記時,去古未遠,他知道項羽,實實在在已經是一個帝王了。

2012年10月2日

【旅遊】捲起千堆雪

IMGP0825

記得年少無知時,有一次在颱風前夕出遊,開車來到了東北海岸一個漁港的堤防,站到堤上看海。

眼睜睜的看著那飛來的雨不是雨,也不是飛濺的浪花。而是強風從海面將水吹起,水珠一粒一粒脫離海面浮飛起來,如同大雨一般撲潑到我身上。

這印象太過強烈,過了二十多年,仍未能忘。

今年到墾丁國家公園的龍坑保護區一遊,適逢颱風在台灣外海經過,帶來了強風大浪。

但海濱步道仍可行走。步道和海面尚有一段距離,不能重見那水珠從海平面被提拔出來的往日印象。

權且照了一幀照片留念。這艷陽下的飛雨濛濛,全不是雨,而是被大風吹起來的海水!

降臨大地者,不是甘霖,而是苦鹹!

此處雖是在陸地上攝影,卻要用潛水相機來拍。不然那相機的鏡頭伸伸縮縮,大概拍完這一回就要壯烈成仁了!

IMGP0826

拍照中相機上沾滿了飛在空中的海水,所以形成水珠的光影。(上圖)

IMGP0827

其實現場光線是非常強的。(上圖)

-----------------------------

IMGP0840


蘇東坡在〈赤壁懷古〉中曾描寫:「亂石崩雲,驚濤裂岸,捲起千堆雪」....

前兩句好想像。但「千堆雪」長成什麼樣子呢?

這次在墾丁國家公園的龍坑保護區總算見識到了!

颱風在外圍走過,尚未發布警報,海岸尚未關閉,才能有幸見此!

離岸百公尺的海面,全部都被大浪捲成白色的,望之如無垠之雪地,這才叫千堆雪啊!

我就不相信蘇東坡在江上能看到這種景象,他是用幻想誇飾的吧!

IMGP0838


據說如此翻攪海水,再過個二、三天,海水中的有機物就會產生像打蛋白的效果,變成泡沬,被風吹的到處都是。那就真的像是下雪了!

IMGP0832

拍這些照片時,可別期待去調整什麼設定慢慢拍!風非常強,海水飛成的雨也非常大,基本上眼睛要看LCD取景是很不容易的一件事;且步道非常滑,安全也要注意。

大概就是把我的潛水小相機(PENTAX W80)抓在手上,開到廣角,略取個角度,觀察海浪的情況來按快門,拍到什麼,就是什麼了吧!

IMGP0831

2012年9月9日

〔閱讀〕烏克蘭拖曳機簡史


有一種小說,藏之似無必要,棄之又小有懸念。讀的時候感覺還蠻不錯,雖有小小的感想,但大概不會再讀一遍。

《烏克蘭拖曳機簡史》大致上就是這種小說。話說今年到南部度假時帶了這本書,太座大人不可置信的問說:你連這種主題都看唷?會不會太誇張了?

實際上,這是一本小說,不是科普書籍。不過書中也確實談了一些拖曳機在烏克蘭的發展歷史。

烏克蘭這個國家,一直到今天,都還是郵購新娘的流行地。烏克蘭姑娘金髮、高挑、身材火辣,一直是西方男性的最愛之一。

烏克蘭新娘之於西歐,也許就像越南、中國新住民之於台灣吧!這或許也是我這個台灣人在讀這本書時,產生共鳴的地方。

一對二戰後以難民身分移民英國的烏克蘭夫婦,生了兩個女兒。大女兒曾經納粹集中營之苦,做人現實,自私自利;二女兒則在英國成長,變成一個左派教授。

烏克蘭來的老先生,多年來懷念故國,一直想資助故鄉人。在他八十幾歲的風燭殘年,居然做了個香艷大膽的決定,娶了一個帶著十四歲兒子的烏克蘭爆乳美婦。

想當然爾,大女兒對這個明顯是想來分財產的女人,絕對想去之而後快!二女兒的左派立場則讓她心存游疑,舉棋不定。

老先生色迷心竅,口交也好;新嫁娘不但愛慕虛榮,還不安於室。於是這段婚姻想當然爾該發生的問題,全部都發生了!

老先生一家但求離婚,烏克蘭新娘卻想賴在英國,兩造對簿公堂,各出奇招,爾虞我詐之後,卻出現意外的結局。

本書作者瑪琳娜.路維卡本身就是英國烏克蘭裔移民的第二代。小說中第一代是烏克蘭移民,爆乳美婦則可算是後至的移民,來自同樣的故鄉,舊移民如何看待新移民?是歧視還是同情?是善意還是敵意?是我群還是他群?有沒有同理心?同理心的範圍又可以到那裡?

這是個很嚴肅的題材,可惜作者在嬉笑怒罵之餘,還無法處理到非常深刻,畢竟這只是作者的處女作。但小說中的真誠是有的,我們看的出來!

在台灣,也有不少老榮民娶了中國新娘。外省第一代、第二代是如何看待這種中國新娘?心中升起的是優越感還是親切感?覺得他們是自已人還是外人?

在可預見的未來,越南新住民所生的台灣之子,很可能再回去娶越南新娘。那麼這個越南裔的婆婆會比一般台灣婆婆更友善?還是更苛刻?

我相信,答案有時候會頗令人傷心!(至少在家事法庭看到的案例大致如此。)

然而,這本小說寫到最後,我想不論什麼立場的人,都多少會喜歡上書中那位粗俗又勢利的爆乳新娘。在這個世界上,看起來糟糕透頂的人,其實也有她精采的地方。

2012年9月3日

【讀書瑣記】德國人才是孔子的信徒


《張文襄幕府紀聞》,是清末名人辜鴻銘回憶其在當張之洞幕僚時的小筆記,內容十分有意思。今讀「半部論語」一篇,擅自加了些標點符號(希望沒標錯),以利現代人閱讀。內容如下:

孔子曰:「道千乘之國,敬事而信,節用而愛人,使民以時。」

朱子解「敬事而信」,曰:「敬其事而信於民。」

余謂:「『信』當作有恒解,如唐詩『早知潮有信,嫁與弄潮兒』。」

猶憶昔年徐致祥劾張文襄摺內,有參其「起居無節」一款。

後經李翰章覆奏曰:「張之洞治簿書至深夜,間有是事。然譽之者曰,夙夜在公;非之者曰,起居無節。」

按夙夜在公者,則敬事也;起居無節,則無信也。敬事而無信,則百事俱廢。西人治國行政,所以能百事具舉者,蓋僅得論語敬事而信一語。昔宋趙普謂半部論語可治天下,余謂此半章論語,亦可振興中國。

今日中國官場上下,果能敬事而信,則州縣官不致於三百六十日中有三百日皆在官廳上過日子矣!

又憶劉忠誠薨,張文襄調署兩江,當時因節省經費,令在署幕僚,皆自備伙食。屬莫苦之,有怨言。適是年會試題為「道千乘」一章,余因戲謂同僚曰:「我大帥可謂敬事而無信,節用而不愛人,使民無時。人謂我大帥學問貫古今,余謂我大帥學問,即一章論語亦僅通得一半耳。」聞者莫不捧腹。

能讀原文者,可跳過在下不才的翻譯:

孔子說治理一個大國家,要「敬事而信,節用而愛人,使民以時。」

朱熹解釋「敬事而信」的意思是「敬其事而信於民。」

我認為這裡的「信」是指「有恒」的意思,和唐詩「早知潮有信,嫁與弄潮兒。」裡的「信」是相同的。

還記得當年當過浙江學政和大理寺卿的徐致祥曾經參劾張之洞(張之洞,諡文襄,故尊稱其為張文襄),其中一個理由是說張之洞的生活作息不正常。

後來朝廷派了李鴻章的哥哥李翰章去調查,結果說:張之洞常常批公文做到深夜,稱讚他的人說他是工作超認真;批評他的人就說他生活作息不正常。

我認為工作超認真,就是孔子說「敬事」的意思;而生活作息不正常,就是沒有做到孔子說的「信」。工作超認真做到生病、過勞死,就不能有恒,那就什麼都做不好。西洋人治國行政之所以樣樣都比較進步,就是因為他們有做到論語「敬事而信」的要求。以前宋朝的宰相趙普曾經說「半部論語可治天下」;我則說若做到論語這半句話的要求,就可以振興中國。

今日中國大大小小的行政官員,如果能做到「敬事而信」,那麼州縣官員也不致於在一年中有三百天都在辦公室裡加班!

我又想起之前劉坤一往生(劉坤一,曾任兩廣總督、兩江總督、南洋通商大臣,及於甲午戰爭時任欽差大臣,諡忠誠,賜封一等男爵,所以其死稱為「薨」。),張之洞調來當兩江總督,當時為了節省經費,就不提供餐點,命令來上班的幕僚都要自備伙食,讓大家覺得很麻煩,一直說幹!。剛好那一年的會試,題目就是論語「道千乘」那一段,我跟同事開玩笑說:「我們老闆可以說敬事而無信,節用而不愛人,使民無時。大家都說我們老闆學貫古今,但我看他老兄連論語的這句話也才讀通一半而已。」大家聽了哈哈大笑。

這則小筆記讀來感觸良多。若拿名人來相比,我想已故的陳定南先生就是「敬事而不信」,以致天不永年;郭台銘類此。而許文龍先生可能算是「敬事而信」的典範。

身邊諸多朋友、同事、同學,多的是工作認真,績效斐然者,但卻不無操到爆肝、拿命來換的怨歎。這不也是「敬事而不信」?

至於所謂窮忙族或媽宗痛等等,什麼事都做不好卻還累的要死,就更等而下之了!

JP之前在德商工作,每天五點就下班。因為在德國老闆眼中,一個員工做到五點了,還不能下班回去休閒,是不是工作能力有點問題?

JP現在當老闆了,不知道有沒有以這樣的標準對待或要求員工啊?

就這方面看起來,德國人才是孔子的信徒!


2012年8月28日

【攝影+旅遊】水中霹靂嬌娃

為了墾丁的水上活動,防水相機是必備好物。

防水相機的畫質普遍不佳,在陸上活動時,並不討喜。然一旦到了水裡,那可真是生龍活虎,舍我其誰了!

因防水相機的用處特定,所以當年的Pentax w10雖然垂垂老矣,在下也將就用了好些年,直到去歲遭小兒摔壞為止。新添購的Pentax W80,畫質則令我相當不滿意啊

今年暑假的墾丁行,不得已就帶了兩台小相機,一般活動用nikon p300,到了艱苦環境就派出Pentax W80。至於數位單眼或底片機,就繼續給她們睡在防潮箱了!

話說先前在costco添購了夏日水上玩具,一是強力的推拉式水槍,二是附有兩支手槍式水槍的充氣游泳圈。不料真到了墾丁,才發現游泳圈太大了,是給青春期之後的青少年玩樂用的。吾家兒女年紀尚幼,使用不便,好在水槍可以單獨拆下來玩。於是便在泳池中展開追逐大戰!

芸芸姐姐這一年學了一些游泳,雖然只有自由式可以換氣游一小段,但至少不怕水。

以下,就讓老爸我自賣自誇一下吧!照片拍的有趣,女兒的姿勢也滿分!

------------------------------------------


水中霹靂嬌娃手持雙槍追擊手拿相機的歹徒....(就是我!)


充滿動感!
IMGP0519


近距離槍擊!
IMGP0513


歹徒倉皇逃逸,連相機都對不準了!不過構圖反而很有意思!
1.
IMGP0517
2.
IMGP0516


追擊!!!
IMGP0523


往那裡跑?(此圖後方在游泳圈上的,是阿基弟弟)
IMGP0505


看槍!(後方負責水面追擊的阿基弟弟,只能出現下半身,手上拿著的正是超強力水槍,據包裝上說明可以噴水達20公尺以上...嗯...可能要奧運選手才有這種力氣吧!不過比起一般市售玩兩、三次就會膛炸的爛水槍,也算是火力(水力?)驚人了!)
IMGP0504


後面的隊員快跟上!
IMGP0521


跟我來!
IMGP0529


走那裡去......
IMGP0527


哈哈!逮到你了吧!
IMGP0499


-------------------------------


同場加映水面部隊的長程砲火支援!

IMGP0501

IMGP0508

IMGP0509

IMGP0503

......水面上的照片,畫面有明顯偏紅的情形。這是因為在水底攝影時,開啟了pentax w80水下攝影的功能,這個功能大概就是把畫面往紅色作補償,以免水下的景物變成慘綠色或慘藍色。所以一旦拿出水面來拍,回到空氣裡,如果沒有切換回一般模式時,就會出現這種整體偏紅的結果。

然而在玩樂追逐的過程中,時機稍縱即逝,那裡有時間進選單去改功能?此事雖有不足,也只能接受了。未知將來的相機可否將此設計為單鍵調整,以造福有此需求的攝影者?

2012年8月6日

【攝影ABC】看到水,不要忘了拍倒影

在埔里的紙教堂,許多人帶著相機,沒帶相機的也有智慧型手機。

繞行半圈,發現最好的攝影角度便是在畫面中帶入倒影,尤其是難得有如此平鏡無波的池塘。

而拍攝倒影,也有很多要注意的地方。

首先,要選對水面!

圖一:
DSCN3116

圖一這個水面看起來還不錯,但和圖二相比,就知道多走幾步繞到另一邊的水池,構圖會比較理想。

圖二:
DSCN3054

其次,時間點也是很重要的,若能在黃昏時,光線略暗又未全暗的情形來拍照,搭配上建築物的燈光,就會得到更悅目的照片。請參照圖三與圖二的不同。

圖三:
DSCN3111

圖三的光線還不是一天當中最好的時候,再晚個半小時至一小時,應該更美。不過人在旅途,多有安排,也不能強求。(此外,這張的曝光應該再減個半格至一格拍拍拍看!)

再來,就是角度的問題。端正的建築物給人穩定、平靜的感覺,但通常拉出一個斜角,視覺感受會比較強。請參照圖四。

而且在拍建築物倒影的時候,除非強調局部的特色,不然原則上畫面中的建築物要能完整呈現為佳。

此外,若是建築物背後的天空沒有特色,就要想辦法減少天空的面積到最小。取景時,記得要不斷微調相機的角度。

圖四:
DSCN3110

參照圖三和圖四,兩張照片的拍攝時間差沒有幾分鐘,但照片色澤就差了不少。當然,傍晚的光線變化很快可能是個原因;然實際上恐怕是因為曝光值沒有控制好,才會這樣。

使用(小)相機的自動測光功能,當你取景的範圍不同,相機所判讀的曝光量也會變化。在這樣的場合,其實手動曝光(M)是最理想的模式。先針對天空、倒影測出一個你想要表現的亮度,然後就鎖定這個曝光值一直拍就是了!

以前用M6這種全手動相機拍照時,就自然而然不會忘記這一點。太久沒有認真拍照之後,在這個場合我就忘了把數位相機的曝光調到M模式(當然,很多便攜型的小相機是沒有M功能的,但我那天帶的NIKON P300則不缺)。

這是我的失誤,在此要加以點明,以後大家就別再犯了!

圖五:
DSCN3101

圖五和圖四是一模一樣的取景角度。圖五的現場光線還太亮,不如圖四的效果。但圖五裡沒有閒雜人等走出來,畫面可能乾淨一些,所以在這種觀光景點拍攝時,人來人往,等候時機也是很重要的。

畢竟我們不是專業、特聘的攝影大師,沒有資格要求人家清場。所以只好以時間來換取空間,多等等囉!如果等不到,那就只好算了!(不然,就用修圖的吧!....但一般會修圖的人,應該就不用看這篇了!)

而若我們想要在這種拍攝倒影的照片中多加變化,加個前景是個可行的方案。當天我在現場走了一圈,發現這隻青蛙雕像可以利用一下!請見圖六。

圖六:
DSCN3105

當然,換個角度也可以!把青蛙拍大一點,其實效果比較好!

圖七:
DSCN3059

圖八:
DSCN3057

圖七和圖八看起來差不多,只是圖八中的青蛙占了更大的比例。有時候,比例是個構圖的大問題,就算只差一點點,都值得嘗試再拍一張來比較看看。(反正記憶卡便宜嘛!這是數位時代的好處。)

這是一種重要的練習,練多了,眼力和手感才會慢慢出現。

----

紙教堂本體的對面,有一座鋼棚。造型也很特殊,值得一拍。而拍攝這種照片時,抓水平是很要的(但並不很容易,要多試幾張,以免失敗。)。

如圖九,水平差了一點,整張照片就看起來就不太協調。

圖九:
DSCN3109


在圖九的建築物之前,抓拍到有趣的人物倒影(圖十)。這張照片的水平還是有點歪,可能我的眼睛已長久缺乏訓練,所以抓不太準。現在有些數位相機提供水平線的校準的功能,可能還不錯。(但這種程度歪斜,其實不用太擔心,在PHOTOSHOP中有很多功能可以調回來。)


圖十:
DSCN3067

我們既然可以抓拍他人在倒影中的效果,當然也可以安排自己的人到水邊來拍,更可以設計出完美的倒影構圖效果。

今天如果是帶著佩服你攝影技術的正妹,那自可大展一番身手。但如果同行者是嫌你拍照很煩的小朋友,那就完全搞不定了!他們玩比較重要,誰理你要拍什麼照片,硬抓過來,一個一個都是臭臉。所以,能拍就拍,不能拍也不要勉強。

攝影,並非親子同遊的最高價值!

--------

我們還可以在現場找一些造型的變化來入鏡。比方說圖十一。

圖十一:
DSCN3072

圖十二:
DSCN3071

圖十二和圖十一都是相同的拍照意圖。圖十二拍攝在先,因為是看到了一個題材(爸爸幫老婆小孩攝影留念),所以搶著拍下來,畫面中的天空太多了,是一敗筆。調整之後再拍,是為圖十一,但畫面中人物的肢體動作就不如先前來的有趣。

這是抓拍(SNAP)的限制,也是其樂趣之所在。

說到SNAP,實在要感謝當天一對在場的帥哥美女,有了你們,才讓在下拍了一些還有點意思的照片。

圖十三:
DSCN3096

圖十三這張很有趣,缺點是我站太高了,紙教堂的倒影太少了!所以要馬上蹲下來取景。


圖十四:
DSCN3098

圖十五:
DSCN3097

圖十四、圖十五都很好,很有戀愛中的甜蜜。但我喜歡他們自拍的樣子!只好再等等......


圖十六:
DSCN3099

終於等到了!雖然這次自拍的角度不像圖十三那麼戲劇化,但也還不錯!

然而,畫面左邊出現了遊客......有點傷腦筋!很想再拍一張沒有閒雜人等的照片,可惜已經等不到了,殘念!

若是把這張照片作為一種自拍行為的時代紀錄,有遊客,是不是比沒有遊客更好一些?(我目前是這麼認為。)

或許有人會問,在公共場合,怎麼可能對著一對情侶拍這麼多照片,而他們沒有反應(反對)?

說到這個,就不免要提超廣角相機的好處。因為是超廣角,所以被攝者如果不在畫面的正中央,那他們看到我的相機其實是對正著他們身後的紙教堂,會讓他們誤以為我不是在拍他們。此外,我拿的是小相機,而不是數位單眼,又降低了不少威脅感。

更何況,熱戀中的人,本來就比較不在乎外界的動靜吧!哈哈!(如果影中人看到本部落格,或有人認識影中人,請留言或MAIL給我,我再把原始檔傳給最上鏡頭的兩位!)

------------

當天,大致拍完了這些照片,同行的家人才問說,怎麼拍才好?

帶著她們到達定點,卻看見她們站著就拍了。

我說太高了,要把相機放在池邊,靠近水面會好一點。可惜她們的相機沒有超廣角,放到貼近水面的那個位置,鏡頭帶不到整座紙教堂,殘念!

其實這種攝影技巧,算是入門級。真的想學的人,上過幾堂攝影講座,讀個幾本攝影精技之類的書,大概也就會了。差就差在臨場你有沒有看到、有沒有想到而已。

然而,就算你想到了,把快門按下去。得到的,也不過是一張如同明信片的照片。漂亮是漂亮,可以帶給初學者或一般觀光客有為者亦若是的快感。

但這對攝影多年的人來說,水中倒影這種漂亮但俗濫,誰都可以拍的照片,難道不無聊嗎?

當日,在技術指導完畢後。突然有圍觀群眾跑到我的指定地點拍了起來,排成一排,蔚然奇觀。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今天終於又拍到一張有意思的照片了!

DSCN3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