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月31日

【瑣記】刀光劍影

說起帶小孩這件事,說累是很累,說還好也就還好而已。現在兩個小傢伙都長大了些,照理說應該是輕鬆不少。事實上,比起把屎把尿、抱進抱出的從前,的確是沒有那麼麻煩!

然而,只要有小孩在旁邊,有些事就是做不來。比方說寫書法,又比方說練拳。只要是那種練習或修鍊時需要全神貫注不然就效果奇差的活動,都是禁不起小朋友三不五時就來打斷一下的。有些事就非得在清晨、深夜或午休這種獨處的時段來做。

看閒書則無妨,可以隨時接受打斷及分心,在這方面要接到前面的段落去,並沒有那麼難。

今年過年回台中新社鄉下的外婆家小玩兩、三日,便帶上了刀與劍。混元劍的套路已經學全,混元刀則才學一半(一半的一半也忘光了),這種器械類的功夫對都市居民比較麻煩,室內空間通常不夠,室外空間又引人注目(練的那麼醜還敢出來現世!)。所以,通常是上課的時候練習,上完課就沒有練習,是謂「週練」。

因此,有機會到鄉下小住,有個三合院的庭埕,真就是弄刀舞劍的好機會。

不過,一旦被兩個小傢伙發現老爸有這種大玩具,下場就不言可知了!練刀不成,那就拍照吧!

在下練習用劍,是中國沈廣隆廠製之日月乾坤劍,黃銅護具。此劍重心在護手處,練劍比較不容易受傷。是軟劍,劍刃前端薄而後端厚,劍身立地不彎,但輕晃即彎,雖非表演用的響劍,但也不是古時候真正拿來走江湖用的劍。

之前用的劍是網路上買來的觀賞劍,號稱是青銅裝具。其實所謂的青銅裝具、古銅裝具等等,都是用不明的合金去灌模鑄造的,遠看花紋、顏色都很美,但材質易碎,我那一把劍的護手就不慎給摔碎、撞碎了。因此,用於武術練習者,還是要真正的黃銅裝具比較耐用。裝具素面無紋者便宜、耐看,黃銅若要花紋,沒法子用灌模,工法是很麻煩的,價格自然就水漲船高。而在一般人願意負擔的使用品價格內,那種花紋通常是怎麼看怎麼俗啊!真不如便宜的素面反而好看。

至於刀的部分,則是台灣所製,用鋁射出成形的模鑄刀,重量近於真刀,但質感很差囉!而且鋁的材質比較軟,和上面那把碳鋼鍛造劍對砍,一下子就傷痕累累了!

(以下就看圖說故事囉!)

姐姐先來拿刀亮相一下:
DSCN0433


弟弟這樣是扛刀上工嗎?
DSCN0415


我自横劍向天笑!(呆..........)
DSCN0434

看招!
DSCN0418

再看招!
DSCN0422

再再看招!姐姐這刀柄環上的布都飛起來了!真的厲害!
DSCN0419

弟:此乃丹鳳朝陽!姐:是哦?
DSCN0427

弟:此乃金雞獨立!姐:哦....沒力了!
DSCN0426

弟:此乃夜叉探海!姐:哦.......(姐姐拿較重的刀揮舞,已經手痛了!耍這個刀要用身體的力量來帶動,只用手拿著隨便揮,大人也會受傷哦!)
DSCN0435

弟:好吧!只好自已練習,拿刀幫公公修剪花木,看過星爺的「少林足球」沒有啊?
DSCN0404

學藝十分鐘,要來闖蕩江湖了,第一個來挑戰何佳姨奶奶吧!
DSCN0531

看劍!哈哈!認輸吧!
DSCN0528

再來,找神刀門的爸爸來開刀。看我天行者的絕地武士光劍!亮晶晶啦!
DSCN0537

看劍!怕了吧!擋不住了吧!
DSCN0538

最後,挑戰武林盟主阿公啦!
DSCN0441

DSCN0440

DSCN0438


吔!修業完成!

【閱讀】2012年假讀書小記

今年年假頗長,原本抓了好幾本書想來好好過年,不過大部分的時間都花在得了流感的小朋友身上。

《神祕河流》很不錯,雖是昏沈中斷續的讀,也可以確定是一本有意思和有水準的小說。

《紐約三部曲》是保羅.奧斯特的名著,勉強看了一部曲,就無以為繼。人在累的時候,有點受不了主角姓名都是英文字母或小黑、小白、小花這類狗名的小說。不過,這本書未來還會找時間看完。

《恩格比的劍橋》封面上寫了一段文字:「英國首相布朗推薦」,看到這個其實就應該不要買這本書才對。書口又介紹作者是伊恩.佛萊明(007系列作者)的英國接班人云云,就一整個更不想看了。翻了翻,其實應該是還不錯,但是現在的我實在沒興趣去探知一個老頭兒在劍橋的年少回憶,如果是《***的台大》之類,或許勉可一觀。這本書,就留給「留英」或「流英」的人去讀吧!這本書後來就懶得帶回家了!

《段祺瑞政權》,算是唐德剛教授書寫中國近代史壯志未酬下的雜文集,果然好看!我喜歡這種唐氏文風。認真看也可以,不認真看居然也不錯!好處是作者非常體貼讀者的深入淺出,老練的文筆寫來有老派的有趣。壞處是老人家常常把一樣的段落講好幾次,想來是因為這原本是雜誌上的雜文,難免要有前情提要和續集概述,編成書後原可精簡一些,但哲人其萎,後人恐怕難以更動原文章節而能保有唐氏文氣吧!

《失落的祕密手稿》,應該是頗好看而且議題嚴肅的一本小說,然而才看個起頭,年就過完了!殘念!

2012年1月10日

【瑣記】幼兒讀經讀個什麼玩意兒


先說在前,我是反對「幼兒讀經」這個什麼媽八羔子的玩意兒,但不反對「讀經」這件事。

成人若有心去讀經是很好的。學生也可以鼓勵他們多接觸,但用強迫的則非可取。

近讀廖玉蕙著「走訪捕蝶人」一書,看到許多老前輩對此一問題的看法,茲錄之以備查考,免得我人微言輕,講話被人當成一種臭臭的空氣。

而所謂「老前輩」,就是以他們的年紀,小時候都背過這些「經」;而且不管你喜歡不喜歡,他們在文壇上的份量差不多已經蓋棺論定了!

王鼎鈞:

「幼兒讀經的功效,我很懷疑。他們說,孩子現在不懂,將來自然會懂。我去聽法師講經,法師也說唸久了,自然就懂了。不過,以我自己的經驗,我能明白九歲時讀過的子曰詩云,靠十九歲又讀過,廿九歲再讀過,我有那個環境,嚴格的說,我並非九歲讀經,而是廿九歲。今天的小孩子還有那個環境嗎?其次,經裡的思想在別的文學形式裡都有,思想的經髓不一定要靠原典,它可以脫離文字,輪迴脫胎到處顯現。幼兒當然可以讀經,只是版本不同。我不很明白推廣幼兒讀經的意義,他們也來過這裡(指美國)表演,小孩都很可愛,看他們之乎者也,讓我產生一種錯覺,彷彿回到唐宋盛世,中華化文永遠不會滅亡!覺得很滿足。至於成效如何,我不懂教育。

(鼎公最後一小段評論真可說是罵人不帶髒字的最佳示範!)


琦君:

問:你從小被逼讀了很多中國的詩詞文章,而且要背誦,這樣的經驗您覺得有效嗎?

「這倒是可以分兩方面來說。小時候背書可以說是:『和尚念經,有口無心。』都是瞎背;可是,現在我終於可以體會到為什麼古人用那幾個字、為什麼用那個調子,這才能體會到它的好處。壞處是:甩不開了!古人都寫過,我還再寫做什麼?我說一百字,還不如他說的兩個字,所以少寫,這也是原因之一。舊東西讀多了,就會有些陳腐,所以我現在盡量少讀。就像瘂弦說的:『你不會背的詩,就不要再去溫習他了,還是接受點新的。』我覺得很對,新舊是要交融的,不要互相排斥,我就差這點。」


夏志清:

「這不好!我覺得孩子教育可能從音樂開頭會最好。.....強迫讀經最不好了,硬要背,我們小時候背書是歡喜背,現在不流行了。」

劉大任:

「這個東西是一個辯證關係,就是一體兩面。一方面我覺得因為中國的文字,中國的文化傳統太長了,所以,如果你要從中間吸收它的精華,從小背誦一些經典文章,絕對有好處。......但是不能用高壓的方式來強迫,你還是要想辦法去啟發。.......台灣的文學教育,有些不太懂得啟發,不太懂得怎麼樣讓學生觸類旁通,尤其是文學藝術,畢竟不是訓練一個軍人。文學細胞的培養,要它有變化,要有它自然的生機,這樣創造力才不會被壓死。創造力在東方文化傳統當中,基本上是要通通把他悶死的,你現在還要再加上去的話,當然是適得其反。

除了引述以上之外,讀本書訪問夏志清先生的部分,其中有一段談話狠狠的敲了我一下,亦錄之於此:

我不是故意要獨特,我很多文章都不寫的,普普通通的就不要寫嘛!司馬長風靠寫作維生,文章很多。文學史寫,散文也寫,跟中國文人的壞毛病一樣,寫到哪個人都捧,實在不用這樣的,沒意思!人家講什麼好,他就說什麼好,別的書上都講過,表示他沒有看出東西來。他關心作家,我也關心啊!可是,他的評論和我的就不一樣!何況,唸書唸多少,跟你什麼時候看也有關係。司馬長風大概就跟一般人一樣,中學時期看太多書,覺得很多人都很偉大, 因為從小就崇拜,長大後,腦筋就轉不過來,書看再多都沒有用!

2012年1月2日

新年新預兆

去年年底,總共收了三、四次城邦曬書節的EMAIL,滿六本即可結帳,三五折。

總共在網路上選了二次,但想起家裡一堆翻都沒翻,已經放了好多年的書,最後都沒有結帳。

看來動心忍性的工夫有所增加。

一月一日,到蕙風堂買墨條。老闆娘說,太師母搬家,把師祖江兆申的三種絕版畫冊清理了一下,數量有限,就放在那兒。

所謂數量有限,就是一眼望去,每種最多不會超過五本。於是乎只好掏錢買書,在2012年的元旦,以三千元開啟今年的購書生涯。

看來,會是好奢侈的一年!

【電影】2011觀影雜感(內容很少啊!)


看了《烈火亞當》這部片子(有了mod之後會看一些原本沒打算看的片子),真的好看(我是說除了三點全露之外的部分,也真的很好看,不過小朋友不能看)。

運鏡美,演技佳(不論主角或配角),配樂恰到好處,故事更是引人深思。整體氛圍讓人一看就知道是歐洲(英國)拍的片子。

有一種空虛的沈重(我不太想引述女性主義或佛洛依德的觀點)。不知怎的,讓我聯想到《愛情萬歲》,雖然是風格完全不同的兩部電影。

-----------------------------


昨天去看了《牽阮的手》紀錄片,純就影片水準來說,似乎可以更凝鍊些(比方說,便宜的動畫用太多了),但小瑕不掩大瑜啊!

尤其是身為一個台灣人,看這種有笑有淚有勇氣有肝膽的片子,真是個盪氣迴腸,感動不已!

有人把錢退給金主,堅持影片完整性,傾家盪產來拍這個片子。朋友啊!不支持一下怎麼行呢?

-----------------------------


《謎樣的雙眼(The Secret in Their Eyes/El secreto de sus ojos)》是一部阿根廷的片子,也是2010年奧斯卡最佳外語片。

阿根廷是個第三世界國家,就像台灣一樣。有黑暗的政治,可怕的特務,淪落的司法。

這是一部有關「所謂的正義」的電影,其內容具有普世性,但台灣人來看,應該別有一番感覺。


---------------------------


拖到快下片,終於找到時間去看《賽德克.巴萊(太陽旗)》。第一印象,是居然拍得如此流暢!那深山野嶺的雲煙綠意,讓我聯想到阿凡達。和我預期裡史詩電影的厚重、晦澀大大不同。

其二,莫那.魯道的眼神真的很殺!這是很重要的一點!

看古老的原住民照片,那眼神真的是很殺的!其姿態莫不抬頭挺胸,直視遠方,了無懼色!

再去看現代化之後(也就是國民政府流亡來台之後)原住民的照片,那些遠洋漁船上的勇士們,照起相來卻是兩眼無焦點、頭部略向前下垂。

這是一個古老民族的人,有文化自信和沒有文化自信的差別!這部電影,至少拍出了原住民前現代時的生猛姿態!這是很棒的一點,但很少人說,在此補記一筆。

【閱讀瑣記】2011年讀葛林小記

讀完《權力與榮耀》,這是我讀葛林的第三本小說。書架上還有五、六本待讀;其實我讀了第一本《哈瓦納特派員》,就開始逐一購入葛林的小說。

此次讀遠景版的《權力與榮耀》,是張伯權先生翻譯的,譯筆之優自不在話下。雖然有些用詞是老了點,現在的譯者大概是不會用了,但反正我年紀夠大,讀來倒也順眼。

讀過葛林之後,雄雄覺得保羅.奧斯特失色不少!(這樣對比可能很奇怪,但這是突然閃現的一個感覺。)

並且,開始有點懷疑,葛林之所以沒有得諾貝爾文學獎,是不是因為小說太好看的緣故呢?



---------------------------------------------


讀葛林之後,想起自己大學時代喜歡讀赫塞,發現赫塞的確是相對純潔,是年輕的生命可讀的。而葛林,必要哀樂中年,始能讀之。


近又讀米蘭.昆德拉的小說《身分》,透過一對情人的觀點來探討我是什麼?你是什麼?什麼是本人?什麼是身分?最後並沒有結果,當然沒有結果。一部好的小說向來不提供結果,而只提供思索的過程。


這也是一部哀樂中年之後,才能讀入心的書。




引用《身分》中的一段文字:「一個有孩子的人是不會不屑這個世界,因為是我們把孩子帶來這個世界。為了孩子的緣故,我們關心這個世界,思索它的未來,心甘情願的參與這個世界的噪音、騷動,嚴肅對待它已經無可救藥的荒唐愚眛。」


-------------------------------------------

聆樂雜感(華人三傑)

上週四去看華人三傑,呂紹嘉指揮NSO,還有胡乃元、陳毓襄、楊文信此三傑也。

曲目是貝多芬的八號、二號交響曲及三重奏協奏曲(小提琴、大提琴、鋼琴)。

小感如下:

1.原來胡乃元和呂紹嘉一般不怎麼高,楊文信和陳毓襄一般高。胡乃元和陳毓襄(裝牙套)的樣子都比我想的還老一點!

2.楊文信的大提琴可以拉的很大聲。

3.陳毓襄的踏板踩的很大力!

4.NSO真的比以前進步很多很多,聲音既精準又乾淨。我猜,只有具備這種條件,才能演奏難聽無比、不知所云的現代音樂,不致於變成一團漿糊。這也是呂紹嘉的功力所在。只是和聽貝多芬交響曲的CD比較起來,好像樂團編制小了一些(還是我已經被制約要聽有點吵雜的貝多芬交響曲?)。

5.呂紹嘉的指揮超級精采,我想,每個人都值得去看一場。可以買票坐在第二排9號,音響效果不是最好,但看指揮的視野超好,他指揮時在唉的聲音也聽得很清楚。只是樂團的後排,那些吹銅管和打鼓的就看不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