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月2日

【閱讀瑣記】2011年讀葛林小記

讀完《權力與榮耀》,這是我讀葛林的第三本小說。書架上還有五、六本待讀;其實我讀了第一本《哈瓦納特派員》,就開始逐一購入葛林的小說。

此次讀遠景版的《權力與榮耀》,是張伯權先生翻譯的,譯筆之優自不在話下。雖然有些用詞是老了點,現在的譯者大概是不會用了,但反正我年紀夠大,讀來倒也順眼。

讀過葛林之後,雄雄覺得保羅.奧斯特失色不少!(這樣對比可能很奇怪,但這是突然閃現的一個感覺。)

並且,開始有點懷疑,葛林之所以沒有得諾貝爾文學獎,是不是因為小說太好看的緣故呢?



---------------------------------------------


讀葛林之後,想起自己大學時代喜歡讀赫塞,發現赫塞的確是相對純潔,是年輕的生命可讀的。而葛林,必要哀樂中年,始能讀之。


近又讀米蘭.昆德拉的小說《身分》,透過一對情人的觀點來探討我是什麼?你是什麼?什麼是本人?什麼是身分?最後並沒有結果,當然沒有結果。一部好的小說向來不提供結果,而只提供思索的過程。


這也是一部哀樂中年之後,才能讀入心的書。




引用《身分》中的一段文字:「一個有孩子的人是不會不屑這個世界,因為是我們把孩子帶來這個世界。為了孩子的緣故,我們關心這個世界,思索它的未來,心甘情願的參與這個世界的噪音、騷動,嚴肅對待它已經無可救藥的荒唐愚眛。」


-------------------------------------------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