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月10日

【瑣記】幼兒讀經讀個什麼玩意兒


先說在前,我是反對「幼兒讀經」這個什麼媽八羔子的玩意兒,但不反對「讀經」這件事。

成人若有心去讀經是很好的。學生也可以鼓勵他們多接觸,但用強迫的則非可取。

近讀廖玉蕙著「走訪捕蝶人」一書,看到許多老前輩對此一問題的看法,茲錄之以備查考,免得我人微言輕,講話被人當成一種臭臭的空氣。

而所謂「老前輩」,就是以他們的年紀,小時候都背過這些「經」;而且不管你喜歡不喜歡,他們在文壇上的份量差不多已經蓋棺論定了!

王鼎鈞:

「幼兒讀經的功效,我很懷疑。他們說,孩子現在不懂,將來自然會懂。我去聽法師講經,法師也說唸久了,自然就懂了。不過,以我自己的經驗,我能明白九歲時讀過的子曰詩云,靠十九歲又讀過,廿九歲再讀過,我有那個環境,嚴格的說,我並非九歲讀經,而是廿九歲。今天的小孩子還有那個環境嗎?其次,經裡的思想在別的文學形式裡都有,思想的經髓不一定要靠原典,它可以脫離文字,輪迴脫胎到處顯現。幼兒當然可以讀經,只是版本不同。我不很明白推廣幼兒讀經的意義,他們也來過這裡(指美國)表演,小孩都很可愛,看他們之乎者也,讓我產生一種錯覺,彷彿回到唐宋盛世,中華化文永遠不會滅亡!覺得很滿足。至於成效如何,我不懂教育。

(鼎公最後一小段評論真可說是罵人不帶髒字的最佳示範!)


琦君:

問:你從小被逼讀了很多中國的詩詞文章,而且要背誦,這樣的經驗您覺得有效嗎?

「這倒是可以分兩方面來說。小時候背書可以說是:『和尚念經,有口無心。』都是瞎背;可是,現在我終於可以體會到為什麼古人用那幾個字、為什麼用那個調子,這才能體會到它的好處。壞處是:甩不開了!古人都寫過,我還再寫做什麼?我說一百字,還不如他說的兩個字,所以少寫,這也是原因之一。舊東西讀多了,就會有些陳腐,所以我現在盡量少讀。就像瘂弦說的:『你不會背的詩,就不要再去溫習他了,還是接受點新的。』我覺得很對,新舊是要交融的,不要互相排斥,我就差這點。」


夏志清:

「這不好!我覺得孩子教育可能從音樂開頭會最好。.....強迫讀經最不好了,硬要背,我們小時候背書是歡喜背,現在不流行了。」

劉大任:

「這個東西是一個辯證關係,就是一體兩面。一方面我覺得因為中國的文字,中國的文化傳統太長了,所以,如果你要從中間吸收它的精華,從小背誦一些經典文章,絕對有好處。......但是不能用高壓的方式來強迫,你還是要想辦法去啟發。.......台灣的文學教育,有些不太懂得啟發,不太懂得怎麼樣讓學生觸類旁通,尤其是文學藝術,畢竟不是訓練一個軍人。文學細胞的培養,要它有變化,要有它自然的生機,這樣創造力才不會被壓死。創造力在東方文化傳統當中,基本上是要通通把他悶死的,你現在還要再加上去的話,當然是適得其反。

除了引述以上之外,讀本書訪問夏志清先生的部分,其中有一段談話狠狠的敲了我一下,亦錄之於此:

我不是故意要獨特,我很多文章都不寫的,普普通通的就不要寫嘛!司馬長風靠寫作維生,文章很多。文學史寫,散文也寫,跟中國文人的壞毛病一樣,寫到哪個人都捧,實在不用這樣的,沒意思!人家講什麼好,他就說什麼好,別的書上都講過,表示他沒有看出東西來。他關心作家,我也關心啊!可是,他的評論和我的就不一樣!何況,唸書唸多少,跟你什麼時候看也有關係。司馬長風大概就跟一般人一樣,中學時期看太多書,覺得很多人都很偉大, 因為從小就崇拜,長大後,腦筋就轉不過來,書看再多都沒有用!

2 則留言:

foxclimber 提到...

說得真是再好不過了。

說到幼兒讀經,三字經大概每個小孩都有讀到吧。大多數的大人都會背「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習相遠」這幾句。不過這些大人可能並不知道自己小孩讀的三字經到底是清朝版的還是後人改作版。如果是清朝版的,歷史寫到「清太祖膺景命靖四方克大定」之後就沒了。如果是後人改作版,什麼「我中華在東北寒燠均霜露改右高原左大海曰江河曰淮濟此四瀆水之紀曰岱華嵩恆衡此五岳山之名古九州今改制稱行省二十二」就搞笑了,就算有些人把行省那幾句刪掉,叫小孩子去背中國的五嶽,也是一件莫名其妙的事。

再說到弟子經,這段就更搞笑了「喪三年常悲咽居處變酒肉絕喪盡禮祭盡誠事死者如事生」,這種事連1千多年的宰予都做不到了,現在還在教小孩這種怪東西,家長們知道了不知有何感想。

或許,唯一的理由只是「讚歎中華文化」而已!

我的小孩在幼稚園有學,反正他也閒著沒事,隨便學學,我也不太在意。

foxclimber 提到...

寫錯了,我是指「弟子規」。版主有空請幫我改一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