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5月4日

生態攝影在台灣(舊時代的事情)


看到這則瑞典的新聞:「攝影醜聞︰偽造生態照片參賽獲獎」,說是有個攝影師得了瑞典環境保護局舉辦的「2010年度自然生態攝影師」獎,後來被發現其中有些拍攝稀有動物猞猁 (lynx)的作品是用別人的圖片後製合成的。

這就讓我想到了過去聽聞的台灣攝影比賽軼聞!

其實攝影有很多面向,照片可以用拍的,也可以用做的。不是說「用做的」就不是攝影藝術,大家覺得最真實的「紀實攝影」,如果沒有在暗房中妥善處理,局部加光、減光、格放、裁切,很多根本是不能看的。

但若是要走「生態攝影」這條路,那麼「自然生態」和「攝影」就應該要一樣重要,甚至更重要。如果在這個領域中秉持攝影效果至上,自然生態其次的心理,就會出現很多「亂象」。

其中最不嚴重的,就是無破壞性的造假,比方說上開瑞典攝影師的影像後製。

在過去,有一種構圖頗受攝影評審青睞,畫面中全是紅紅黃黃的落葉,但不是大景,是小景,呈現一種樹葉幾何排列的趣味,而且這些落葉的邊邊都還結霜了,形成鑲邊的效果, 十分具有裝飾性。觀者一定以為這種照片一定是在高山或高緯度的國家照的吧!

但實際上,你只要撿一些樹葉回家,噴一點水,放到冷凍庫裡,冰過了再拿出來放在地上,就看你愛怎麼排怎麼排,愛怎麼拍就怎麼拍。

大還有一種構圖,好像是屋簷上垂下尖尖的冰柱,對照初昇的太陽,太陽剛剛好就照在某根冰柱的尖端,形成耀眼的光點,襯著一排晶瑩透亮的冰柱,而那個光點就剛好在絕佳的構圖點上,也許遠處還有雪峰形成壯麗的背景。

很多人都會覺得,這真的太美了,一定是找了好久的角度,才能拍出這張照片吧!

事實上,這些攝影朋友真的有在雪季登山,睡覺前綁了一些樹枝放在外面,隔天早上起來就結冰囉!這些就好像是屋簷垂下來的冰柱,叫人拿著放到適當的位置,構圖可真是方便很,不是嗎?

只要不破壞環境,那都只是攝影「技術」的問題。但有時候,事情就不這麼簡單了。

大部分的人都不知道,在生態攝影中,冰箱是很重要的道具,很多昆蟲攝影都靠他。

我們往往會驚奇於某些昆蟲攝影(尤其是蝴蝶最多),怎麼會拍得那麼清楚!角度那麼剛好!光線無懈可擊!想必這個攝影師必然以野地為家,等候多時才拍到這精采一刻吧!

當然有這種認真的攝影家,但實際上偷懶出賤招的也不少。只要抓了昆蟲,放到冰箱裡凍他一陣子,昆蟲就會麻麻痺痺,任攝影者擺布。(至於會不會拍完就死掉,那就不管了!)

如果要昆蟲擺出特殊的姿勢,比方說兩隻豆娘停在一根彎彎的綠芽上,屁股對屁股剛好彎成一個愛心的圖案等等,這時候就要出動三秒膠才能竟其全功囉!

此外,若想要拍到昆蟲進食、產卵或孵化的精采照片,那也容易。除了上述步驟之外,找食物來硬塞,或找些其他的卵放在昆蟲的屁屁後面,甚至有人把甲蟲的肚子從後面刺個洞,放些不知那種蟲的卵,也可以拍出得獎的作品。

所以,台灣過去數十年為數甚夥的攝影比賽,其實也鬧過不少笑話,很多手段卑劣的照片都曾經得獎。

比方說,早年大家拍荷花,為了精益求精,都會帶著竹竿和噴水壼出發,看到了一朵值得拍的花,竹竿就用來清除前方荷葉等障礙物,噴水壼就用來製造露珠的效果(如果看到照片裡荷花、荷葉上滿滿的露珠,那就是噴水技術太爛,噴太多了)。

如果有人發現了罕見的並蒂蓮,你最好期待這個人不是攝影狂。這些講求攝影第一的人士,拍了之後就會隨手把花毀了,以免別人拍出一樣的照片。

因此,如果要舉辦生態攝影比賽,要嘛就要有生態方面的專家一起來當評審,要嘛就要把入選作品先送去給專家審查,才不會在照片中看到一隻甲蟲在錯誤的季節、出現在不可能棲息的樹木上,產下天牛的卵,最後還發現那隻甲蟲是公的......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