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6月4日

關於我的六四回憶

六四那一年,我高二。

六四那一天,我坐在中正紀念堂的廣場上,參加一個印象中叫「血脈相連,兩岸對歌」的靜坐。有些唱歌的人,是誰我真的已經毫無印象,他們用電話和天安門廣場上的學生說說唱唱的。

那時候天安門廣場上面還立了一座學生做的自由女神像。記者李四端坐在一台計程車上,把廣場上學生拉到車子裡訪問。每天的新聞裡都少不了天安門。

總之,坐到了晚上,從電話中傳來一些消息。聽說有人開槍了,聽說有坦克開進來了。然後,就斷線了!

所以,我應該可以算是全世界最早知道天安門事件的一群人,現場電話直播。

那晚,我們坐到了早上,才散會回家。

我,以及兩個已經快忘了名字的同學(回去翻畢業紀念冊應該還認得出來),當天,好像只是經過該地,看人多熱鬧,而且不想去補習,還看到一堆靜修女中的女生坐在那裡(她們有老師帶來的),所以才坐下來的。

沒想到人越來越多,我們就坐在人群的最中間,不知怎麼走出去,所以才一直坐下去。(那天天色稍晚,靜修女中的老師帶著那群同學魚貫離場,我們三個同學愣在當地,也不好意思跟著女生後面一起走出去。)

隔天早上回到家裡,父母才剛起床,碰上一夜未歸的我,也沒有太多驚訝。他們到底知不知道我昨晚沒有回家睡覺呢?

那是一個對小孩這麼放心的年代嗎?我都快忘了!

隔年,我高三。同一個地方換成野百合盛開。我的同學汪青雲跟著他的哥哥汪平雲三天兩頭在廣場上過夜(然後隔天上學再來睡覺)。

我則認真讀書,準備聯考。事後證明有些人就算不讀書還是會考的比你好!

在野百合最熱的那個下午,建國中學的三年級簡直在唱空城計,我們班的同學陷入了到底是要去上體育課打籃球,還是到中正紀念堂湊熱鬧的兩難。後來在班長登高一呼下,我們就衝到難得空閒無人的籃球場去鬥牛了。

當我們衝去體育組搬籃球出來時,早已躲起來休息的體育老師,看到還有人在學校裡,還要上體育課打球,嚇了一大跳,連說今天有來上課的同學登記一下,全部加五分。

於是我在高二時莫名其妙參與了一場歷史大事,高三時又莫名其妙錯過了另一場歷史盛會。

二十多年過去了,想想,還真是無言以對!

#本文原是在臉書的偶然回想,這件事,先前在部落格已經大致寫過了。再寫一次,有點混版面的嫌疑,愧對讀者了!#

2 則留言:

Unknown 提到...

你好。能多寫一些对青雲的回憶嗎?突然很想念他

小杜白雲 提到...

其實回憶真的也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