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6月29日

《瑣記》甘羅拜相少一人

近日Hugo、LS兩位學人歸國,「歌友會」自有一番相聚。

良辰吉時相約金山南路「義麵坊」吃吃喝喝,LS點了一道白酒「哈利」義大利麵,被年輕店員輕輕反問:先生點的可是白酒「葛利」麵嗎?當下會長JP和Hugo狠狠地嘲笑了「哈利」一頓,時光彷彿回到了從前,我們十八歲相識的彼時。而「哈利」也開啟了我們時隔二十二年,日漸腦殘之四十歲相聚。

但說我們四人吃飽喝足後,約好的崇熙卻還沒來。本以為是他早上看診逾時,不料打通電話,卻發現醫生居然自已腎結石而住院了!

原本會長JP安排我們到石碇山頂的咖啡店喝嘠逼兼唬爛,當下就變成慈濟醫院之旅,感恩啊!

崇熙的結石很痛,但不是太嚴重!只是和老友言不及義的談笑牽動了他的患部,差點到廁所吐了一回。總之不知怎麼聊,居然聊到衣索比亞去,可見歌友會扯淡範圍之廣,連非洲也不放過。

此時,為了炫示學問,我說:其實這個衣索比亞是文明古國,以前有一個芭頓女王,還曾經坐著大象隊伍到歐洲找所羅門王,結果兩個人嘿咻之後,芭頓女王珠胎暗結,回到故國生下了一位非洲王子。衣索比亞一直到變成歐洲殖民地之前,他們的王室都自稱是希伯萊人。

LS說:是示巴女王吧!(哇靠!教授說的對,的確是示巴女王,或稱席巴女王,我怎麼說成桃莉.芭頓去了?)

躺在病床上的崇熙突然說:大象怎麼走到歐洲?

HUGO道:后!非洲和歐洲是連在一起的好不好,是後來開了蘇伊士運河才把他割開!

我說:對,可以從西奈半島過去。

HUGO續道:大象也可以坐船,像甘羅拜相一樣!

JP問:甘羅拜相?

HUGO道:那個甘羅十二歲就當宰相,還有給大象坐船的故事不是?

JP答:好像有!

..............................................

突然想到?!我說:是曹沖秤象吧!

JP說:按!我就想說甘羅幹嘛要拜大象?

哇哈哈哈!向來是互相漏氣求進步!這一聊,居然聊到六點,轉眼又是吃晚飯的時間!適巧崇熙的岳父母大人來探病,我們也當告辭。JP說嘠逼沒喝到,還是到石碇有一家俯視河谷的餐廳去吃飯吧!

臨行前,HUGO教授居然口占一韻:「遙知兄弟登高處,甘羅拜相少一人。」

真是笑死我也!

總之,車開到了石碇,JP所說的餐廳居然被鐵皮圍籬包起來,貼上了危樓的告示牌。我建議不妨到石碇著名的福寶飲食店吃個白斬雞,不料不但福寶沒開門,連隔壁的美美飲食店也不營業。

所以登高也免了,回頭到深坑大樹下吃豆腐,卻看到整條街幾成工地。只好過橋找了一家有停車場的土雞城餐廳,吃了一餐雖然可口但也沒什麼特色的台灣鄉土料理。

有照片為證,真箇是「甘羅拜相少一人」!

DSCN2479


2 則留言:

Aura 提到...

年少友人再相聚,就好像回到當時分別的十字路口一樣。

但這次是帶著過往沒有的經歷而來。古今互見,更令人懷念。

前幾天我坐火車時,也遇到在米國教書的高中朋友,那時真希望這台車開慢一點。

小杜白雲 提到...

老友珍貴!

就像青春不會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