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9月9日

〔閱讀〕烏克蘭拖曳機簡史


有一種小說,藏之似無必要,棄之又小有懸念。讀的時候感覺還蠻不錯,雖有小小的感想,但大概不會再讀一遍。

《烏克蘭拖曳機簡史》大致上就是這種小說。話說今年到南部度假時帶了這本書,太座大人不可置信的問說:你連這種主題都看唷?會不會太誇張了?

實際上,這是一本小說,不是科普書籍。不過書中也確實談了一些拖曳機在烏克蘭的發展歷史。

烏克蘭這個國家,一直到今天,都還是郵購新娘的流行地。烏克蘭姑娘金髮、高挑、身材火辣,一直是西方男性的最愛之一。

烏克蘭新娘之於西歐,也許就像越南、中國新住民之於台灣吧!這或許也是我這個台灣人在讀這本書時,產生共鳴的地方。

一對二戰後以難民身分移民英國的烏克蘭夫婦,生了兩個女兒。大女兒曾經納粹集中營之苦,做人現實,自私自利;二女兒則在英國成長,變成一個左派教授。

烏克蘭來的老先生,多年來懷念故國,一直想資助故鄉人。在他八十幾歲的風燭殘年,居然做了個香艷大膽的決定,娶了一個帶著十四歲兒子的烏克蘭爆乳美婦。

想當然爾,大女兒對這個明顯是想來分財產的女人,絕對想去之而後快!二女兒的左派立場則讓她心存游疑,舉棋不定。

老先生色迷心竅,口交也好;新嫁娘不但愛慕虛榮,還不安於室。於是這段婚姻想當然爾該發生的問題,全部都發生了!

老先生一家但求離婚,烏克蘭新娘卻想賴在英國,兩造對簿公堂,各出奇招,爾虞我詐之後,卻出現意外的結局。

本書作者瑪琳娜.路維卡本身就是英國烏克蘭裔移民的第二代。小說中第一代是烏克蘭移民,爆乳美婦則可算是後至的移民,來自同樣的故鄉,舊移民如何看待新移民?是歧視還是同情?是善意還是敵意?是我群還是他群?有沒有同理心?同理心的範圍又可以到那裡?

這是個很嚴肅的題材,可惜作者在嬉笑怒罵之餘,還無法處理到非常深刻,畢竟這只是作者的處女作。但小說中的真誠是有的,我們看的出來!

在台灣,也有不少老榮民娶了中國新娘。外省第一代、第二代是如何看待這種中國新娘?心中升起的是優越感還是親切感?覺得他們是自已人還是外人?

在可預見的未來,越南新住民所生的台灣之子,很可能再回去娶越南新娘。那麼這個越南裔的婆婆會比一般台灣婆婆更友善?還是更苛刻?

我相信,答案有時候會頗令人傷心!(至少在家事法庭看到的案例大致如此。)

然而,這本小說寫到最後,我想不論什麼立場的人,都多少會喜歡上書中那位粗俗又勢利的爆乳新娘。在這個世界上,看起來糟糕透頂的人,其實也有她精采的地方。

2012年9月3日

【讀書瑣記】德國人才是孔子的信徒


《張文襄幕府紀聞》,是清末名人辜鴻銘回憶其在當張之洞幕僚時的小筆記,內容十分有意思。今讀「半部論語」一篇,擅自加了些標點符號(希望沒標錯),以利現代人閱讀。內容如下:

孔子曰:「道千乘之國,敬事而信,節用而愛人,使民以時。」

朱子解「敬事而信」,曰:「敬其事而信於民。」

余謂:「『信』當作有恒解,如唐詩『早知潮有信,嫁與弄潮兒』。」

猶憶昔年徐致祥劾張文襄摺內,有參其「起居無節」一款。

後經李翰章覆奏曰:「張之洞治簿書至深夜,間有是事。然譽之者曰,夙夜在公;非之者曰,起居無節。」

按夙夜在公者,則敬事也;起居無節,則無信也。敬事而無信,則百事俱廢。西人治國行政,所以能百事具舉者,蓋僅得論語敬事而信一語。昔宋趙普謂半部論語可治天下,余謂此半章論語,亦可振興中國。

今日中國官場上下,果能敬事而信,則州縣官不致於三百六十日中有三百日皆在官廳上過日子矣!

又憶劉忠誠薨,張文襄調署兩江,當時因節省經費,令在署幕僚,皆自備伙食。屬莫苦之,有怨言。適是年會試題為「道千乘」一章,余因戲謂同僚曰:「我大帥可謂敬事而無信,節用而不愛人,使民無時。人謂我大帥學問貫古今,余謂我大帥學問,即一章論語亦僅通得一半耳。」聞者莫不捧腹。

能讀原文者,可跳過在下不才的翻譯:

孔子說治理一個大國家,要「敬事而信,節用而愛人,使民以時。」

朱熹解釋「敬事而信」的意思是「敬其事而信於民。」

我認為這裡的「信」是指「有恒」的意思,和唐詩「早知潮有信,嫁與弄潮兒。」裡的「信」是相同的。

還記得當年當過浙江學政和大理寺卿的徐致祥曾經參劾張之洞(張之洞,諡文襄,故尊稱其為張文襄),其中一個理由是說張之洞的生活作息不正常。

後來朝廷派了李鴻章的哥哥李翰章去調查,結果說:張之洞常常批公文做到深夜,稱讚他的人說他是工作超認真;批評他的人就說他生活作息不正常。

我認為工作超認真,就是孔子說「敬事」的意思;而生活作息不正常,就是沒有做到孔子說的「信」。工作超認真做到生病、過勞死,就不能有恒,那就什麼都做不好。西洋人治國行政之所以樣樣都比較進步,就是因為他們有做到論語「敬事而信」的要求。以前宋朝的宰相趙普曾經說「半部論語可治天下」;我則說若做到論語這半句話的要求,就可以振興中國。

今日中國大大小小的行政官員,如果能做到「敬事而信」,那麼州縣官員也不致於在一年中有三百天都在辦公室裡加班!

我又想起之前劉坤一往生(劉坤一,曾任兩廣總督、兩江總督、南洋通商大臣,及於甲午戰爭時任欽差大臣,諡忠誠,賜封一等男爵,所以其死稱為「薨」。),張之洞調來當兩江總督,當時為了節省經費,就不提供餐點,命令來上班的幕僚都要自備伙食,讓大家覺得很麻煩,一直說幹!。剛好那一年的會試,題目就是論語「道千乘」那一段,我跟同事開玩笑說:「我們老闆可以說敬事而無信,節用而不愛人,使民無時。大家都說我們老闆學貫古今,但我看他老兄連論語的這句話也才讀通一半而已。」大家聽了哈哈大笑。

這則小筆記讀來感觸良多。若拿名人來相比,我想已故的陳定南先生就是「敬事而不信」,以致天不永年;郭台銘類此。而許文龍先生可能算是「敬事而信」的典範。

身邊諸多朋友、同事、同學,多的是工作認真,績效斐然者,但卻不無操到爆肝、拿命來換的怨歎。這不也是「敬事而不信」?

至於所謂窮忙族或媽宗痛等等,什麼事都做不好卻還累的要死,就更等而下之了!

JP之前在德商工作,每天五點就下班。因為在德國老闆眼中,一個員工做到五點了,還不能下班回去休閒,是不是工作能力有點問題?

JP現在當老闆了,不知道有沒有以這樣的標準對待或要求員工啊?

就這方面看起來,德國人才是孔子的信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