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9月9日

〔閱讀〕烏克蘭拖曳機簡史


有一種小說,藏之似無必要,棄之又小有懸念。讀的時候感覺還蠻不錯,雖有小小的感想,但大概不會再讀一遍。

《烏克蘭拖曳機簡史》大致上就是這種小說。話說今年到南部度假時帶了這本書,太座大人不可置信的問說:你連這種主題都看唷?會不會太誇張了?

實際上,這是一本小說,不是科普書籍。不過書中也確實談了一些拖曳機在烏克蘭的發展歷史。

烏克蘭這個國家,一直到今天,都還是郵購新娘的流行地。烏克蘭姑娘金髮、高挑、身材火辣,一直是西方男性的最愛之一。

烏克蘭新娘之於西歐,也許就像越南、中國新住民之於台灣吧!這或許也是我這個台灣人在讀這本書時,產生共鳴的地方。

一對二戰後以難民身分移民英國的烏克蘭夫婦,生了兩個女兒。大女兒曾經納粹集中營之苦,做人現實,自私自利;二女兒則在英國成長,變成一個左派教授。

烏克蘭來的老先生,多年來懷念故國,一直想資助故鄉人。在他八十幾歲的風燭殘年,居然做了個香艷大膽的決定,娶了一個帶著十四歲兒子的烏克蘭爆乳美婦。

想當然爾,大女兒對這個明顯是想來分財產的女人,絕對想去之而後快!二女兒的左派立場則讓她心存游疑,舉棋不定。

老先生色迷心竅,口交也好;新嫁娘不但愛慕虛榮,還不安於室。於是這段婚姻想當然爾該發生的問題,全部都發生了!

老先生一家但求離婚,烏克蘭新娘卻想賴在英國,兩造對簿公堂,各出奇招,爾虞我詐之後,卻出現意外的結局。

本書作者瑪琳娜.路維卡本身就是英國烏克蘭裔移民的第二代。小說中第一代是烏克蘭移民,爆乳美婦則可算是後至的移民,來自同樣的故鄉,舊移民如何看待新移民?是歧視還是同情?是善意還是敵意?是我群還是他群?有沒有同理心?同理心的範圍又可以到那裡?

這是個很嚴肅的題材,可惜作者在嬉笑怒罵之餘,還無法處理到非常深刻,畢竟這只是作者的處女作。但小說中的真誠是有的,我們看的出來!

在台灣,也有不少老榮民娶了中國新娘。外省第一代、第二代是如何看待這種中國新娘?心中升起的是優越感還是親切感?覺得他們是自已人還是外人?

在可預見的未來,越南新住民所生的台灣之子,很可能再回去娶越南新娘。那麼這個越南裔的婆婆會比一般台灣婆婆更友善?還是更苛刻?

我相信,答案有時候會頗令人傷心!(至少在家事法庭看到的案例大致如此。)

然而,這本小說寫到最後,我想不論什麼立場的人,都多少會喜歡上書中那位粗俗又勢利的爆乳新娘。在這個世界上,看起來糟糕透頂的人,其實也有她精采的地方。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