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17日

台灣圍棋傳奇

日前欣聞台灣女兒謝依旻在日本「女流本因坊」中六連霸,創下歷史新紀錄。另在「女流名人」比賽中也已經五連霸,很有可能再創新猷。不禁令人感歎台灣雖然不大,但在圍棋的世界中總是創造傳奇!

「女流本因坊」創設於1982年,前身是「女流選手權戰」。改名當然是為了沾「本因坊」的光,「本因坊」是日本圍棋界最古老、最重要也是地位最高的賽事頭銜。

「本因坊」本來是世襲制,至本因坊家第二十一世本因坊秀哉於1934年退休之後,認為「本因坊」應該要代表全日本最強的棋士,要由實力來決定,而非世襲,所以將「本因坊」這個頭銜捐給日本棋院。此後「本因坊」賽事就成為日本棋界的桂冠。

說到本因坊秀哉,就不得不提他與大國手吳清源當年那場世紀之戰!

吳清源,1914年生於福建閩侯,七歲學棋而為神童,住在北平,數年間已難逢敵手。(稱北平而不稱北京,是因為在那個時代,那個地方確實叫北平,而不叫北京;當時中華民國的國旗是五色旗,而不是青天白日滿地紅。)

當時有個日本五段棋手井上孝平旅華,與吳清源對戰,驚為天人。回日本後向棋界長老瀨越憲作七段報告,1928年長老派出高足橋本宇太郎遠赴中國,邀請才十四歲的吳清源赴日發展。

吳清源赴日後刻苦好學,進步神速,1932年就升上五段。期間吳清源與日本棋士木谷實以創新的布局打破日本傳統的圍棋下法,堪稱圍棋革命。

1932年,讀賣新聞舉辦了「日本圍棋選手權戰」,找了當時十六名最強棋手參賽,冠軍可以取得與本因坊家第二十一世本因坊秀哉,也是當時日本棋界唯一的九段,被尊稱為秀哉名人的棋界祭酒對奕一局的機會。

吳清源在選手權戰中,決勝對上橋本宇太郎而勝出,得到挑戰秀哉名人的機會。當時中日因滿州問題關係緊張,戰事不斷。日本社會視中國人為清國奴,18歲的東亞病夫吳清源,對上60歲的日本圍棋至尊本因坊秀哉,未演先轟動。這局棋其實已經不是棋,而是中日大戰了!

此一世紀名局一開始,吳清源就連下三手怪異的布局,在棋盤上把三顆黑子排成對角線,引起日本棋界大譁,認為這小子藐視日本圍棋的傳統,實在太可惡!

接下來,這局棋從1933年10月16日開戰,直到1934年1月19日才結束。本因坊秀哉一直下到中盤,仍無法來應付黑子凌厲的攻擊,往往苦坐終日,不能下一子,不斷請求休息,召集弟子們來苦思對策。直到第160手,秀哉下出了一記絕妙好棋,扭轉了戰局,最後以二目取勝,也保住了大日本帝國的面子。

根據數十年後的爆料,這第160手的絕招,其實是秀哉的弟子前田陳爾想出來的。

本因坊秀哉雖說勝了吳清源一局,但這種一局棋下了三個月,還可以打團體戰的作法,未免是太不公平。

後來日本圍棋比賽就改採「封棋」制,如果一天結束,棋局未了,則由輪到落子之人先行畫好下一步的位置,交給裁判保密,不讓對手知道,等到隔天開戰,由裁判照著前一天畫好的位置落子後,再繼續比賽。

當年日本棋壇有諸多規範和限制,中日間的緊張關係,帶給吳清源莫大的壓力,還曾使吳清源在1943-1945退隱棋壇二年。吳清源在種種限制下,無法參加重要的比賽,也沒有辦法在複雜的規定中升到最高的九段。

然而,吳清源到底有多強,日本人也很好奇。好事的媒體讀賣新聞提出一種新玩法,即找兩個強者來對奕,一共下十局,勝局多者即為優勝。此即著名的「升降十番棋」,勝者可以將敗者降格。

在圍棋的世界中,黑子先下,白子後下。黑子占先,有優勢,由棋力較差者執黑子,棋力較強者執白子。

在升降十番棋的規則中,兩人對奕,勝者在往後的比賽中,可以將敗者降格。由勝者持白子,敗者持黑子。

若勝者將敗者降一格,稱之為「先相先」,即未來的比賽,每三場由勝者執白子二場、黑子一場。

若勝者連勝二次十番棋,則可將對手再降一格,稱為「定先」,即未來的比賽中勝者永遠執白子,直到對手挑戰成功才會再改變。

自1939年起,吳清源在充滿歧視的日本社會與各大高手展開「升降十番棋」的龍爭虎鬥,前後十五年,未嘗敗績。

當時,只要吳清源勝了,在路上會被日本人丟石頭;如果敗了,就會遭到中國人無情的謾罵。

在這種壓力下,吳清源仍然讓木谷實(七段)、雁金淮一(八段,在一比四落後時放棄比賽)、藤澤庫之助(後改名藤澤朋齋,前後輸了三次,第一次對戰時六段、後兩次對戰時為九段)、橋本宇太郎(八段,輸兩次)、岩本薰(八段)、板田榮男(八段)、高川格(八段)等人都成為手下敗將。

其中藤澤庫之助在秀哉名人去逝之後,成為日本唯一的九段高手,然其曾經在十番棋中敗於吳清源之手。

那麼,吳清源到底能不能升上九段呢?(如果是日本人,既然勝了九段,當然就可以是九段了吧!)

日本棋院為了解決這個問題,又設計出針對吳清源的升級障礙,即舉行由吳清源以一打十的十番棋挑戰賽,結果吳清源的戰績是8勝1負1平,正式在36歲時,經日本棋院贈授九段榮銜。

即使吳清源這麼強,仍是無法參加「本因坊」這種比賽去爭奪頭銜。

所以自1951年起,還特別舉辦吳清源對本因坊的三番戰。其中1952年至1958年止,這期間吳清源對上連任多年的本因坊高川格,在十二戰中勝了十一場,把本因坊秀格(即高川格)給降格,成為超越本因坊的棋士。

而吳清源的「升降十番棋」傳奇,最終在他把所有日本高手全部降格,再也找不到對手的時候,不得不宣告終結。因此,吳清源也被稱之為昭和棋聖。

直到50歲,吳清源的棋力仍維持在日本第一。然而就在日本四大賽的「名人」終於同意讓吳清源參賽的那一年,卻發生了一場不知是故意還是意外的車禍,吳清源頭部受了傷,就此退出比賽場。

吳清源在1936年入籍日本,1947年失去日本國籍,回復為中華民國籍,於1978年再度入日本籍。

1952年,吳清源來到台灣,台灣政府給予「大國手」的尊稱,並在中山堂下指導棋,發現十歲的林海峰(1942年生)是天才,鼓勵林海峰赴日發展。後來,林海峰也成為吳清源第一個弟子。

林海峰在吳清源門下,1955年出馬參加比賽入段,1960年就升上六段,成為日本棋院歷史上最年輕入段及升段最快的選手。

1965年,林海峰打敗正值顛峰的板田榮男得到「名人」頭銜,此時他才二十三歲。1966年挑戰「本因坊」成功,為史上第二位身兼名人與本因坊的棋士,站上了日本圍棋界的峰頂。除了棋聖頭銜之外,林海峰曾取得其餘六個頭銜(本因坊、名人、天元、十段、王座、碁聖)。

然而,林海峰令人動容的地方,不在於他的無敵,這方面他可能比不上他的老師吳清源。而是他在年齡漸長,棋力走下坡之後,仍能不時奮起,在謙虛的態度中展現不屈不撓的意志。

1973年的名人賽,林海峰面對後起之秀也是搶走其本因坊頭銜的石田芳夫,在七戰四勝的賽制中連輸三場後,再連勝四場保住了名人的頭銜。震驚棋壇,也讓其「二枚腰」之名不脛而走。

隔了十年,林海峰在1983年挑戰本因坊趙治勳,也是連輸三場後再連勝四場,重新坐上本因坊的寶座。

又過了七年,到了1990年富士通盃的世界賽中,已經四十八歲的林海峰竟又擊敗中國的「鐵衛」聶衛平而奪得世界冠軍。

小的時候,大人有教過林海峰大師開示的「平常心」。我想,林海峰就是憑著這平常心,創下連續39年保有「名人」參賽權的紀錄,在正式比賽出戰超過2000局,生涯累計1300勝以上。

1992年,林海峰回到台灣,在中山堂下指導棋,發現十來歲的張栩(1980年生)是一個天才,就收為弟子帶到日本指導。

2001年,張栩取得本因坊挑戰權,是史上最年輕的挑戰者,可惜最後敗給同樣來自台灣的本因坊王銘琬(太太就是知名旅日作家劉黎兒)。2003年,張栩則擊敗加藤正夫取得本因坊頭銜。此後戰績輝煌,於2009年,更成為同時擁有名人、天元、王座、碁聖、十段等五項頭銜的史上第一人;也是繼韓國高手趙治勳之後,第二位曾經擁有全部七大頭銜的棋士。

張栩的太太小林泉美(算是台灣媳婦吧!),也曾經勇奪女流本因坊的頭銜,使這對棋壇伉儷被稱為本因坊夫妻。

吳清源、林海峰、張栩師徒三代,就這麼卓然傲立於日本棋壇,屹立不搖。現在又加上稱霸女子圍棋界的謝依旻。還有和老婆劉黎兒致力於台灣反核運動的棋士王銘琬(曾奪得本因坊、王座、棋聖頭銜,目前已累積900勝的戰績)。

台灣雖非大國,但總有令人感動的偉大之處。

沈君山曾稱頌吳清源:「匹夫而為異國師,一著而為天下法。」

吾友LS教授還在美國讀小學的女兒在課堂的作文上寫說:「Taiwan is a small country with a big heart!」。

誠哉斯言也!





3 則留言:

小杜白雲 提到...

吳清源自傳:

https://sites.google.com/a/weiqi.url.tw/preview/home/tianwaiyoutian--yidaiqishengwuqingyuanzichuan

在那遙遠的天邊 提到...

謝謝您的文章

匿名 提到...

金庸記述吳清源廿二歲時與本因坊秀哉下的一盤棋,說是「歷史性的一局棋」。這盤棋下了四個月:「吳清源先行,一下子就使一下怪招,落子在三三路。這是別人從來沒用過的,後來被稱為『鬼怪手』。秀哉大吃一驚,考慮再三,決用成法應付。下不多子,吳清源又來一記怪招,這次更怪了,是下在棋盤之中的『天元』,數下怪招使秀哉傷透了腦筋,當即『叫停』,暫掛免戰牌。棋譜發表出去,圍棋界群相聳動。……這一局棋,其實是吳清源一個人力戰本因坊派(當時稱為「坊派」)數十名高手。下到第一百四五十着時,局勢已經大定,吳清源在左下方佔了極大的一片。眼見秀哉已無能為力,他們會議開得更頻繁了。第一百六十手是秀哉下,他忽然下了又兇悍又巧妙的一子,在吳清源的勢力範圍中侵進了一大塊。最後結算,是秀哉勝了一子(兩目),大家終於鬆了一口氣。雖然勝得很沒有面子,但本因坊的尊嚴終於勉強維持住了。」

金庸最後說:「許多年後,曾有人問吳清源:『當時你已勝算在握,為甚麼終於負去?』(因為秀哉雖然出了巧妙的第一百六十手,但吳還是可以勝的。)吳笑笑說:『還是輸的好。』」

(見黃子平〈金庸的散文隨筆〉,蘋果日報二O一三年一月廿七日)

http://yvonnefrank.wordpress.com/2013/01/28/%E8%BC%B8%E7%9A%84%E5%A5%B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