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9日

【閱讀】秦崩

原本對這本書並沒有什麼太高的期望。近聞智林兄在其部落格中介紹了作者李開元的另一本書,謂其要學陳寅恪還差的多。然既是有志要學陳寅恪,想來作者應該不是那種東拼西湊之人,於是也把這本《秦崩》從架上取下翻讀。

就算只從科普書籍的標準來看,此書的寫作亦非十分嚴謹。作者想寫出黃仁宇式的散文式史說,然功力還差的多。(差陳寅恪、黃仁宇很多,想來不算是太丟臉的事情。)

不過本書中有些理論十分有意思,值得一讀。(不管這是不是作者的創見,或只是傳抄其他學者的研究成果?反正我是在這兒受教了!)

作者解析秦帝國崩潰的歷史,指出「回復六國」是後世忽略的重點。

秦始皇一統天下之後,北伐匈奴,南征百越。將帝國的軍力一分為三,北方軍對付匈奴,南方軍遠征百越,中央軍固守關中。而中原地區經多年征戰已剿滅各地武力,又收天下之金,形同繳械;領域之內乃分郡縣治之,原六國貴族一律落籍歸戶,變成平民,實行法家之治。

天下統一,然秦國大軍在原屬六國的區域中,其實是空虛的。

秦始皇亡,二世胡亥殺兄奪位,倒行逆施。原本秦法已然嚴格,亂來的結果更是天怒人怨。

於是陳勝、吳廣揭竿起義,是為平民起義;陳勝自立為「張楚政權」之王。

從前讀歷史課本,雖也讀陳勝、吳廣,總覺他們不過是占了先,搶了頭香,其實只是個小小民亂,後來的劉邦、項羽才是主戲上場。然實際上陳勝、吳廣的軍隊曾經攻進函谷關,這是戰國時代六國從未打破的秦國關卡。

陳勝、吳廣的勝利,其實也是趁秦帝國軍隊中央空虛之隙。一旦進了函谷關,面對秦國的中央軍,也就是如同秦始皇墓中秦俑那般的精銳部隊時,就潰不成軍了。

在陳勝、吳廣的軍事行動中,其部隊時常有自立為六國舊王的情形。至陳勝戰敗身亡,項羽的叔父項梁成了聯軍首領之後,歷史就從「平民起義」轉向了「王政復興」的道路。

所謂「王政復興」,也就是消滅秦國,恢復六國。此時項梁當權,不再自立為王。項氏本為楚國世代公卿,乃尋楚國王室後人立為楚懷王。其餘六國亦各自推舉王室後裔以求號召故國民眾起義抗秦。

因此抗秦運動自陳勝敗亡後,正式走向「回到戰國」的道路上。當時大家要打倒秦帝國,並不是為了要取而代之,而是要回到從前,也可說是六國的復國運動。

陳勝、吳廣、項梁、項羽、劉邦等都是楚國人,可知在六國復興運動中,楚國居於領導的地位。

楚懷王曾有過一個盟約,就是滅秦之後,六國復國;而各路人馬中,最先入關中,進咸陽,擊敗秦國者,諸候就公認其為秦王,天下恢復成戰國時代七國的樣子。

「秦王」也是各路人馬競相攻擊秦國的最大獎賞。

其時項梁早已戰死,楚懷王為了抑制項氏的實力,以宋義為上將軍,項羽為副手,向北進軍。另命劉邦向西進軍。

之後項羽殺宋義而代之,盟六國之軍,擊敗秦將章邯所率領的大軍,章邯投降。秦兵二十萬人投降後卻遭到項羽坑殺。

劉邦軍沒有與秦國的主力部隊決戰,卻快手快腳的進了咸陽,受秦王之降,依楚懷王的盟約,劉邦以為自已就是秦王了。

不料項羽率六國盟軍到來,挾其殲滅秦國主力部隊的浩大聲勢,直破函谷關抵達咸陽,眼看就要把劉邦給宰了。此時發生史上著名的「鴻門宴」,讓劉邦留下一條小命。

項羽此時已是天下間最有權勢之人,實力可為六國之共主。然而當時代盟軍的抗秦運動,是建立在六國復國的基礎上,楚懷王的盟約如此,劉邦想的也只是要當秦王,而非一統天下之皇帝。因此項羽雖強,亦不能違逆時代的潮流,逕行繼承秦朝的大一統帝國。

然而,項羽並非六國的王室,如果恢復六國,他只能居於下屬。如果要當秦國之王,則他坑殺秦軍二十萬人之血債,秦國人必定懷恨在心,也會造成統治上的困難。

所以,項羽發明了一個新的政治制度,他將天下分為十六國,原本的戰國七雄都被縮小、分化,他本人則是西楚國之王,稱為西楚覇王,為天下十六國之盟主。十六國各自為政,但需服從西楚覇王之號令。

此一構想,也許是來自春秋五覇的往例。只是此時已經沒有周天子了!

往後的世界,楚漢相爭,多年征戰,歷史總是要經過混亂、重組,才能再走向秦始皇當年一統天下的道路。歷史的進展總是一個階段過度到一個階段,沒有辦法跳級。

劉邦進咸陽,不殺秦王,不住秦宮,還軍灞上,與居民約法三章,得到了秦國的民心。也許是他有良好的政治判斷,也可能是他的軍事實力不足,不得不作妥協。

項羽殺秦軍降卒二十萬人,可能是顧慮秦軍叛變的軍事上決定。他率大軍進咸陽之後,縱容士卒打砸搶,火燒阿房宮,火勢三個月不止,固然是其缺乏高度的政治思考,但也有可能只是因襲戰國時代的舊習慣(如秦將白起坑殺趙國降卒四十萬人);更可能是六國盟軍對秦國新仇舊恨的報復已無法阻擋。

在以六國復國為前提的軍事行動中,消滅秦國乃六國復國的最大保障,對於秦地的資源自然沒有珍惜的必要,將之毀壞殆盡,正是防止強秦復起的正確作法。

項羽身在這歷史的混沌中,自然難以作出超越當代歷史格局的判斷。後世之人批評項羽未據關中之地,反而跑去當西楚霸王,以為其不智之至,雖然有道理,卻也不盡公平。

在項羽時代,秦國被一分為四,劉邦被封為其中之一的漢王,乃是項羽給他的酬庸。在即將上場的楚漢相爭中,秦國人對項羽的強烈恨意,成功化作對漢王劉邦的堅定支持。

現在我們看過秦始皇地宮中的兵馬俑遺跡,對於秦帝國物質文明之先進,應該有點概念。依後見之明,劉邦得此厚助,實在是占了大大的贏面啊!

總而言之,在秦帝國崩潰的當下,並不是亡於一個取而代之的帝國或政權;而是戰國的復辟,六國王政的復仇。如果對於這一時代潮流有所了解,對於當時歷史人物及事件的解析與評價,當然會大大不同。

這一段「楚國領導六國復國抗秦,並由項羽滅秦以竟其全功」的歷史,在大一統的漢天下之後,遭到刻意的模糊與淡化。

司馬遷寫「項羽本紀」,將名義上未為皇帝的項羽列入帝王本紀中,後世學者多認為是出於太史公對項羽的偏愛,才把他從「世家」抬高到「本紀」。其實,司馬遷寫作史記時,去古未遠,他知道項羽,實實在在已經是一個帝王了。

7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小杜白雲兄又一嘉文,閱畢不免感嘆,這原書作者假如沒有小杜白雲兄的深度,恐怕沒這麼好看。那到底該不該買來看?唉!Karsten Liang

小杜白雲 提到...

原書作者是教歷史的教授!深度想必比我深的多。

只是原書好像是網路貼文的收集,因此前前後後,頗有重複。未能精確的再審訂,比較可惜。

至於作者喜歡提及主題以外的個人經驗或感受,可能是受了近代一些中國出名作家的影響。這部分喜不喜歡就看個人了!

如果要凝鍊一點來寫,篇幅應可縮成三分之一左右吧!

匿名 提到...

開始閱讀了,果如版主所言,拉雜重複不少,不如版主點評精鍊
K. Liang

李昭毅 提到...

李開元係北大「高材生」,唯治學風格不容於北大,遂留東瀛執教至今。為學理論性強,由其博論改寫之《漢帝國的建立與劉邦集團》便可見一斑。但近年來則致力於敘事史學,希望讓菁英史學能有新的開展(按:敘事史學乃美國幾十年前的路數,東亞史學界仍頗重視)。《秦崩》一書大概是《復活的歷史:秦帝國的崩潰》(北京:中華書局,2007)的姊妹作。站在推廣歷史的角度而言,此書確實可讀性高,但不少內容的推測乃至猜測成分重,因而難以以學術論著的面貌來呈現。不過,此書於戰國秦漢帝國體制的形成與實際的國家社會問題有深刻的描寫,仍有些啟發性,相關資訊可參一篇書評。(作者是臺大歷史所博士生游逸飛,刊於《新史學》22:1,可至以下網址下載全文:http://saturn.ihp.sinica.edu.tw/~huangkc/nhist/22-1reviewyu.pdf)

以上若干資訊,謹供諸方家卓參。

臺大基服學弟

小杜白雲 提到...

昭毅:

看來你仍在走歷史學術的道路,不知現在何處高就?

李昭毅 提到...

學長:
說來慚愧,去年自中正畢業後,迄今仍在臺中幾所技職院校通識中心兼課,短期之內很難擺脫游牧生活。當年沒考上臺大,後來又在中正安逸度日,不思長進,如今只能流浪度日,圖個溫飽。雖遠離臺北塵囂,但同時也因遠離學術文化核心區太遠、太久,已很難一圓當年的學術美夢了!如今想想,當年能在臺大結識諸路英雄豪傑,也真是不虛此生了!幫我和意慈學姐問好!
昭毅 敬覆

小杜白雲 提到...

無妨,正可以安心作學問。

這年頭安心作學問的人甚少。爭千秋而不爭一時!

畢竟你是電機轉歷史的奇葩!我們對你都有信心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