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1月27日

【觀影雜感】男朋友.女朋友

如果我偶然走進電影院看到了「男朋友.女朋友」這部台灣片,會有點驚喜的感覺。

但若帶著觀看角逐金馬獎最佳影片電影的期待,那感覺就淡了!

然而,也不像某些友人說的,說這部片爛透了,很假掰,桂綸美憑什麼拿影后云云。(我剛好也看過「失戀三十三天」和「奪命金」,讓白百何和何韻詩入圍角逐影后,真的是有點開玩笑!)

不過,假掰的確是個問題!

比方說,主角三人在大學時代住的房子,那場景就真的離現實太遠了。於是乎,這一切似乎非得變成一場華麗的表演,而走上類魔幻寫實的路線。

但這明明就不是這種電影嘛!

楊雅喆導演的影象風格其實頗有跡可循,看的到他前一部電影「冏男孩」的影子。但「冏男孩」拍的是童年的失落,而童年本來就一定是魔幻寫實,所以即便「冏男孩」在財力、物力的限制下似不如「男朋友.女朋友」來的精緻,但其實是一部「更好」的電影。

(我覺得以藝術而論,當年的「冏男孩」高出「海角七號」不少!)

比方說李安的「斷背山」,拍的也是從年輕到中年的同志故事,那影像多麼清冷,情節淡淡淡淡淡,但寫實就有力量。希斯·萊傑與傑克·葛倫霍既沒有必要在學運中席地乾杯,也沒有發神經半夜爬到沒有水的游泳池裡跑跑跳跳(這明明就是偶像劇的情節吧!)。

在這種風格的失誤下,其實三個演員的表現都已經是水準以上了!張孝全演的甚至比桂綸美還好!

說到這個,當年我真的是在毫無期待的心態下走進戲院看到了「藍色大門」。天啊!這兩個小朋友(桂綸美、陳柏霖)怎麼演的這麼好!台灣怎麼可能拍出這麼「沒有壓力」的同志電影,可說是領先全球,真的讓我印象深刻。

過了好久之後,我帶著一點輕視流行的心情看了「冏男孩」。又是天啊!怎麼可能有新導演拍的出這種水準的片子!

(當然,也許驚喜會讓我對細節的瑕疵視而不見!)

可惜這次這個導演加上這個女主角,沒有爆發出我想像中足夠的威力!

不過,我會期待下一次相逢!



--------------------這是分隔線------------------------

印象中這些年來,我覺得還有一部令我很驚喜的電影,沒有受到應有的重視,即新銳女導演陳芯宜編導的「流浪神狗人」。


2012年11月14日

【瑣記】菜市場覓食小記

最近劉克襄大叔出了一本《男人的菜市場》,尚未敗讀(敗讀者,先敗後讀也!)。

不過辦公室對門就是個傳統的菜市場,近幾日都轉進菜市場中覓食。逛菜市場最大的遺憾,就是我很少買東西,掌杓的人不是我,也不知該買些什麼?

諸多青菜、水果、生熟吃食,看著實在熱鬧。中午吃飯時間,正是市場要收市的時候,老闆們的叫賣聲此起彼落,走進去時,隨便賣一堆70、一堆70;吃完午餐走出來,已經變成隨便賣一堆60、一堆60。

市場的攤位,有些是固定的,天天都是他來賣;有些是輪替的,星期一到五,可能天天賣不一樣的東西;還有一些可能是偶而來碰碰運氣的吧!

這其中的規則,我仍然不能掌握。只記得有一次看到有一攤在賣刀子,塑膠布鋪在地面上,裡頭有幾把老舊的士林刀,拿起來看看,老闆開價7、8百元之譜,一時間不能下定決心購買。

後來再逛,此攤沓無蹤跡,看來是生意太難做了。

又有一天中午去吃飯,行經一小攤,賣芋粿、菜頭粿之類,還有客家的「九層粄」。我深識此味,一時間食指大動,想說吃完飯回頭買個點心,不料算錯一步,早已賣光光了!

可見這家的九層粄一定好吃!我如是想。然隔日再逛,此攤卻賣起了醃菜,看來這不是日日設攤,至於何日再覓,就看緣份吧!

在深入市場三分之二的地方,有一條小巷,巷口有一攤賣魚的,然後是一攤賣豬肉的,進去則有四個小吃攤。有兩家賣肉羹、魯肉飯;一家賣肉丸、四神湯和南部粽;最後是一新住民開的越南小吃攤,大概為了生意,此攤也賣魯肉飯、貢丸湯和陽春麵等台式小食。

兩家賣肉羹的魯肉飯都是有豬皮油脂的北部樣式,不是肉臊,滋味也強過那個張大鬍子,吃起來不驚艷,但很可口。

肉羹則是北港肉羹。台灣的肉羹粗分有兩種,一種是將肉打成泥後再塑成條狀,另一種則是切成長短不一的小肉條直接沾粉,而招牌寫「北港肉羹」者,大部分皆屬後者。

在外吃食,肉泥中加了什麼東西去做成肉羹?有時難免越想越恐怖!所以我偏好吃北港肉羹。

這巷中相鄰的兩攤,姑且稱為「阿桑攤」和「阿嬤攤」好了!肉羹都算好吃,阿桑攤的肉條有先醃過,比較鹹香;阿嬤攤的則是原味,吃的到肉味兒。我並無特別偏好,隨緣吃來都好福氣。

我習慣坐在攤子上吃,而不是打包回辦公室。想想,這樣做省了外帶免洗餐具及塑膠袋,好像也比較環保。坐在攤子前,可以看老闆的動作,聽老闆和客人的聊天。

此攤的調味料似未見到味精,一佳!此攤的客人皆是附近鄰居,邊吃邊話家常,從討論出國去玩聊到某家小孩已經實習完了等等,此乃更佳。做的是熟人生意,比較沒有黑心之虞。

至於另一攤的肉粽、肉圓品質中等,但已經比市場口生意興隆有店面那間好吃的多。四神湯順口好喝,不但腸子的份量不少,四神也軟爛滑口,竟吃的湯料俱盡,一滴不剩。

今午,終於坐上了新住民開的越南小吃攤,點了碗牛肉河粉。坐著等吃時,瞥見旁邊一位女士點食的海鮮麵,料多到滿出碗口,居然還有水煮豬腳在其中。一時有些後悔,也只好下次再點來吃吃看了!

事實上,牛肉河粉也蠻不錯。一把河粉加了一大把豆芽,川燙後承入碗中,放上生的牛肉片,再加上九層塔等各式香料(此部份恕我眼拙,對老闆東加一點、西添一杓的東西,實在不知其中內容),淋上南洋風味的高湯,將牛肉瞬間燙熟,再附送一片檸檬,就上菜了。

湯有酸香的口感,開胃。桌上的辣椒,是新鮮紅辣椒切成小段,加一點到湯中,更添滋味。

我發現東南亞新住民用起香料,不論是九層塔或辣椒,都是新鮮原味。不時興用辣油、辣椒醬、辣豆瓣等等,個人覺得是更健康的吃法!

四攤相比較之下,新住民這攤南洋料理亦屬好吃,只是吃完比較沒有飽足感。然年已不惑,腸胃又差,能吃的不餓又不飽,乃是一種幸福,誰曰不宜呢?

2012年11月12日

【閱讀】狐狸庵食道樂

散散的讀《狐狸庵食道樂》,實在是一本不驚人的小書。

雜文雜事,雜寫雜談,並不引經據典,亦非考證人事,隨便寫寫的成份很大。

這本書若要說有什麼不無聊的地方,那就是作者乃鼎鼎大名的「遠藤周作」。

看大作家平日的生活,閒筆寫來,自然別有一番聯想的趣味!

可惜我沒有讀過遠藤周作的作品,還一度把他和藤澤周平給搞混了。

藤澤周平在台灣的讀者可能不很多,但他的小說由導演山田洋次改編成電影「黃昏清兵衛」、「劍隱鬼爪」及「武士的一分」,演出者包括真田廣之、宮澤理惠、永瀨正敏、松隆子、木村拓哉等人,知名度就很高了!

現在回想起來,當初我好像就是把遠藤周作錯認為藤澤周平,才會買下這本《狐狸庵食道樂》吧!心裡想看的是日本時代小說家藤澤周平的生活趣味,卻不小心買到被格雷安.葛林稱為「20世紀最優秀作家之一」的遠藤先生之作品。

想想,真是對不起大文豪遠藤周作先生了!

2012年11月9日

【觀影雜感】甜姐兒(FUNNY FACE)

今年在MOD上看了奧黛麗赫本於1957年主演之名片《甜姐兒(FUNNY FACE)》,大為驚豔!

故事情節大致上是說:一家時尚雜誌想要拍出力求突破的照片,攝影師無意中發現一位在書店工作的姑娘具有迷人的特質,就把她找來,帶去巴黎拍照,然後兩個人就談戀愛了。

劇情算是相當薄弱,但這部「歌舞片」非常好看。

奧黛麗赫本演技清新自然,魅力無限,自不待言。她在本片中載歌載舞,展現曼妙、俏皮及深具芭蕾舞動作基礎的舞蹈,令人印象深刻。

男主角佛雷亞斯坦及女配角凱湯普森本來就是舞台出身,歌舞功力更是了得!奧黛麗赫本周旋在這兩位高手之間,未受冷落,反而噴出火花,相得益彰,既悅目又悅耳!

更值得一書者,在於男主角於片中擔任「攝影師」所拍攝的照片,實際上是由美國攝影大師理查.阿維東(Richard Aveddon,1923-2004)掌鏡的。

蘇珊‧桑塔格稱阿維東為「20世紀最具代表性的攝影家之一」,他的地位幾可與布列松同列。時尚攝影之所以可以進入藝術殿堂,阿維東當居首功!

阿維東曾任〈哈潑〉、〈時尚〉、〈紐約客〉等雜誌的特約攝影師,他創造出「名模」的時代。

但阿維東當然並不只是一個商業攝影師。他的人像攝影帶有強烈的政治性,他拍過太多的名人,他的照片完全不討好這些被攝者。這些名人在阿維東的照片中,都變成普通人,時代雜誌曾說:阿維東的照片是一種微妙而殘酷的變形工具,比任何諷刺畫家的筆都更為鋒利。

在《甜姐兒》這部片中,有些過場的小角色或臨時演員,如飾演被換掉的模特兒等等,居然是阿維東的御用模特兒親自披掛上陣。把名模當成龍套在用,即可見本片在影象表現上有多麼精緻!

本片,或可作為認識阿維東年輕歲月的一種紀錄片。

-----------------這是分隔線------------------------

下圖不是阿維東!是阿維東拍的歐巴馬總統,恭禧他連任美國總統!很少有人把歐巴馬拍成這樣吧!

<這裡本來有貼一張阿維東拍的歐巴馬的照片,留不到半小時就看不見了!>

阿維東是個超極大咖,BLOGSPOT(其實就是GOOGLE)是一家美國公司。所以貼了阿維東的照片在這個非營利性質的部落格,用以介紹阿維東其人,在我看來是合理使用。但GOOGLE可不敢冒這個險,就把這張照片給屏蔽掉了!

由此可知GOOGLE搜尋的功力真的很厲害!美國對著作權的保護也很是了得!

還想看的,就到以下網址看吧!

http://www.wretch.cc/blog/funlightclub/9464565

無名小站是台灣公司,在那兒的部落格貼阿維東的照片,就沒人管了!




孔子學院=孔方兄學院?

之前媽宗痛面對中國的「孔子學院」,想要推出「台灣書院」對打,被大家恥笑,連同志都覺得是以卵擊石。

而前些日子有條新聞,說美國歐巴馬政府拒絕延長「孔子學院」裡中國教師的工作簽證。也就是說,等簽證時間一到,美國政府就要這批教「中國文化」的人滾回中國去。而這項措施,已經引來美國許多大學的抗議。

「孔子學院」是中國近年來大力向世界推銷「中國文化(?)」的一項措施,在世界各國廣設機構,並派遣師資。其厲害之處在於他很有錢,並與當地的大學合作,派免費的師資去當地大學裡教中文,然後提供大量研究經費給當地的大學來申請。

在教育資本主義化的美國,既然「孔子」要給錢,又要出免費的老師來教中文,當然就不拿白不拿;畢竟現在世道不佳,大學要找錢也不是那麼容易。

至於這些美國大學會不會吃人的嘴軟、拿人的手軟?我想是難免。但老美也不笨,在民主社會中,還是有條紅線在,中國想要用「孔子」灑點錢就踩過去,恐怕是白費心機。

《笑林廣記》裡有一條笑話「謁孔廟」:

有以銀錢夤緣入泮者(也就是花錢捐一個秀才,不是用考試的),拜謁孔廟。孔子下席答之。士曰:「今日是夫子弟子禮,應坐受。」孔子曰:「豈敢。你是我孔方兄的弟子,斷不受拜。」(古代銅錢外圓而內有方孔,孔方兄就是鈔票兄。)

所以,老共搞這個「孔子學院」,拜的恐怕不是孔丘先生,而是孔方兄吧!

此外,亦有傳言說老共利用「孔子學院」在美國進行情報工作,美國政府不知是否為了這種事才不肯延長簽證。

不過由老共來談孔子,實在是很好笑的一件事情。老毛當年批孔揚秦,他老人家的毛大頭還掛在天安門廣場上,十八大仍然把毛思想列為黨的指導方針。中國雖大,那裡有孔子立足之地呢?

辜鴻銘在其《張文襄幕府紀聞》一書中(張文襄者,張之洞也!),曾有「孔子教」一篇,曰:

一日,余為西友延至其家宴會,華客惟余一人,故眾西客推余居首座。及坐定,宴間談及中西之教,主人問余曰:「孔子之教有何好處,君試言之。」余答曰:「頃間諸君推讓,不肯居首座,此即是行孔子之教。若行今日所謂爭競之教,以優勝劣敗為主,勢必俟優勝劣敗决定後,然後舉箸,恐今日此餐,大家都不能到口。」座客粲然。《傳》曰:「道也者,不可須臾離也。」孔子六經之所謂道者,君子之道也。世必有君子之道,然後人知相讓。若世無君子之道,人不知相讓,則飲食之間,獄訟興焉;樽俎之地,戈矛生焉。余謂教之有無,關乎人類之存滅,蓋以此也。


今日中國遊客來台旅遊,縷述於捷運站內見台灣人排立於手扶梯之右側,提供左側供人通行一事,如此秩序令彼等印象如何深刻云云!此蓋因於中國搭乘交通工具,眾人無不爭先恐後,乃至大吵大鬧,甚而大打出手,尚不知秩序為何物也!

雖然說台灣目前這種情形,當係得力於西化之教,而非孔子之教。但孔子亦不是沒有教,只是現代人並不是從這裡來學而已。

今中國於孔子說禮一事尚一無所成,居然有臉開什麼「孔子學院」,豈非笑掉人家大牙。

上引書內,尚有一篇論《上流人物 》,曰:

國朝張縉《示張在人書》曰:凡人流品之高下,數言可决者,在見己之過,見人之過;誇己之善,服人之善而已。
但見己之過,不見世人之過;但服人之善,不知己有一毫之善者,此上流也。
見己之過,亦見世人之過;知己之善,亦知世人之善,因之取長去短,人我互相為用者,其次焉者也。
見己之過,亦見世人之過;知己之善,亦知世人之善,因之以長角短,人我分疆者,又其次焉者也。
世人但見人之過,不見己之過;但誇己之善,不服人之善者,此下流也。
餘昔年至西洋,見各國都城,皆有大戲園,其規模之壯麗,裝飾之輝煌,固不必說,但每演一劇,座客幾萬人,肅然無聲。今日中國所創開各文明新舞臺,固欲規仿西製也。然每見園中觀劇座客舉止囂張,語言龐雜,雖有佳劇妙音,幾為之奪。由此觀之,中國比西洋各國之有教無教,即可概見。
嘗聞昔年郭筠仙侍郎,名嵩燾,出使西洋,見各國風俗之齊整,回國語人曰:「孔孟欺我也。」若郭侍郎者,可謂服人之善,而不知己有一毫之善,是之謂上流人物。

是以在清朝,尚有郭嵩燾知道西方之文明道德實在高於當時的中國,所以說:「孔孟欺我也。」

而今之中國,是否能算是已習得「船堅砲利」之技,尚在未知之天。惟老共仍抗拒西方制度文明於外,其政治社會文化鄙陋之處,未必強過慈禧太后,猶然洋洋自得,妄言所謂大國之和平崛起云云。

以史為鑑,豈不可笑?

2012年11月2日

【瑣記】離婚的條件

在家事庭看當事人談離婚的條件,花招百出,無奇不有!

近讀羅伯.貝羅所著《挑戰大師-一個經濟學家的觀點》(天下,2003年出版),提到他在1995年時,得知芝加哥大學同事盧卡斯獲頒諾貝爾經濟學獎的當下,忍不住在清晨打電話報喜。

不料因為沒有更新通訊錄,所以是盧卡斯的前妻接的電話。前妻獲知消息後,很有風度的非常高興,還問:「是單獨得獎還是共同獲獎?」

後來才知道在盧卡斯夫婦的離婚條款中,有約定:若盧先生在1995年獲頒諾貝爾獎,獎金要分一半給盧太太。

簽下這種條款,真是一個前妻對前夫最大的恭唯吧!

【瑣記】筆記本小記

關於筆記本這件事,前前後後也用了不少種。

在PALM這家公司推出PDA的年代,在下也領先潮流用了一陣子,升級過二、三台。

在大家都說NOKIA多好多好的時候,我用的卻是智慧型手機,每天還要跟OUTLOOK同步。

等到真的大家都說好用的哀鳳在江湖上流行的時候,我卻決定回到紙和筆的世界裡來。

繞了一圈,雖然沒有繞到最後,但多年的體悟仍認紙筆才是最方便、最可靠的工具。

筆記本有很多種,有的大有的小,有的裝釘成冊,也有活頁式的萬用手冊。

有空白頁、橫格線、方格紙;有左右翻、上下翻;有平裝、精裝、軟精裝.....

見獵心喜之下,也用過不少種,但很少一本用到完。到底那種好?實在也沒有一定。

要把全部的東西都記在同一本,殆為不可能的任務。坊間多種教導大眾的筆記成功術,騙吃騙喝的居多,然日本人最喜歡這一套。這種書站在書店翻翻即可,大可不必花錢購買。

近年來,唯一常用、必用的筆記本,乃是庭期本。往年都是用公發的大本萬用手冊來工作,這是一週兩頁式的內頁,以往在刑庭使用是剛剛好。

到了家事庭之後,因為案子太多,一週兩頁式的設計,每一日所占的版面空間太小,註記開庭案件已不夠用,只好自費去買一日一頁式的大筆記本。

若由筆記本看人生,真是累人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