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1月14日

【瑣記】菜市場覓食小記

最近劉克襄大叔出了一本《男人的菜市場》,尚未敗讀(敗讀者,先敗後讀也!)。

不過辦公室對門就是個傳統的菜市場,近幾日都轉進菜市場中覓食。逛菜市場最大的遺憾,就是我很少買東西,掌杓的人不是我,也不知該買些什麼?

諸多青菜、水果、生熟吃食,看著實在熱鬧。中午吃飯時間,正是市場要收市的時候,老闆們的叫賣聲此起彼落,走進去時,隨便賣一堆70、一堆70;吃完午餐走出來,已經變成隨便賣一堆60、一堆60。

市場的攤位,有些是固定的,天天都是他來賣;有些是輪替的,星期一到五,可能天天賣不一樣的東西;還有一些可能是偶而來碰碰運氣的吧!

這其中的規則,我仍然不能掌握。只記得有一次看到有一攤在賣刀子,塑膠布鋪在地面上,裡頭有幾把老舊的士林刀,拿起來看看,老闆開價7、8百元之譜,一時間不能下定決心購買。

後來再逛,此攤沓無蹤跡,看來是生意太難做了。

又有一天中午去吃飯,行經一小攤,賣芋粿、菜頭粿之類,還有客家的「九層粄」。我深識此味,一時間食指大動,想說吃完飯回頭買個點心,不料算錯一步,早已賣光光了!

可見這家的九層粄一定好吃!我如是想。然隔日再逛,此攤卻賣起了醃菜,看來這不是日日設攤,至於何日再覓,就看緣份吧!

在深入市場三分之二的地方,有一條小巷,巷口有一攤賣魚的,然後是一攤賣豬肉的,進去則有四個小吃攤。有兩家賣肉羹、魯肉飯;一家賣肉丸、四神湯和南部粽;最後是一新住民開的越南小吃攤,大概為了生意,此攤也賣魯肉飯、貢丸湯和陽春麵等台式小食。

兩家賣肉羹的魯肉飯都是有豬皮油脂的北部樣式,不是肉臊,滋味也強過那個張大鬍子,吃起來不驚艷,但很可口。

肉羹則是北港肉羹。台灣的肉羹粗分有兩種,一種是將肉打成泥後再塑成條狀,另一種則是切成長短不一的小肉條直接沾粉,而招牌寫「北港肉羹」者,大部分皆屬後者。

在外吃食,肉泥中加了什麼東西去做成肉羹?有時難免越想越恐怖!所以我偏好吃北港肉羹。

這巷中相鄰的兩攤,姑且稱為「阿桑攤」和「阿嬤攤」好了!肉羹都算好吃,阿桑攤的肉條有先醃過,比較鹹香;阿嬤攤的則是原味,吃的到肉味兒。我並無特別偏好,隨緣吃來都好福氣。

我習慣坐在攤子上吃,而不是打包回辦公室。想想,這樣做省了外帶免洗餐具及塑膠袋,好像也比較環保。坐在攤子前,可以看老闆的動作,聽老闆和客人的聊天。

此攤的調味料似未見到味精,一佳!此攤的客人皆是附近鄰居,邊吃邊話家常,從討論出國去玩聊到某家小孩已經實習完了等等,此乃更佳。做的是熟人生意,比較沒有黑心之虞。

至於另一攤的肉粽、肉圓品質中等,但已經比市場口生意興隆有店面那間好吃的多。四神湯順口好喝,不但腸子的份量不少,四神也軟爛滑口,竟吃的湯料俱盡,一滴不剩。

今午,終於坐上了新住民開的越南小吃攤,點了碗牛肉河粉。坐著等吃時,瞥見旁邊一位女士點食的海鮮麵,料多到滿出碗口,居然還有水煮豬腳在其中。一時有些後悔,也只好下次再點來吃吃看了!

事實上,牛肉河粉也蠻不錯。一把河粉加了一大把豆芽,川燙後承入碗中,放上生的牛肉片,再加上九層塔等各式香料(此部份恕我眼拙,對老闆東加一點、西添一杓的東西,實在不知其中內容),淋上南洋風味的高湯,將牛肉瞬間燙熟,再附送一片檸檬,就上菜了。

湯有酸香的口感,開胃。桌上的辣椒,是新鮮紅辣椒切成小段,加一點到湯中,更添滋味。

我發現東南亞新住民用起香料,不論是九層塔或辣椒,都是新鮮原味。不時興用辣油、辣椒醬、辣豆瓣等等,個人覺得是更健康的吃法!

四攤相比較之下,新住民這攤南洋料理亦屬好吃,只是吃完比較沒有飽足感。然年已不惑,腸胃又差,能吃的不餓又不飽,乃是一種幸福,誰曰不宜呢?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