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1月9日

孔子學院=孔方兄學院?

之前媽宗痛面對中國的「孔子學院」,想要推出「台灣書院」對打,被大家恥笑,連同志都覺得是以卵擊石。

而前些日子有條新聞,說美國歐巴馬政府拒絕延長「孔子學院」裡中國教師的工作簽證。也就是說,等簽證時間一到,美國政府就要這批教「中國文化」的人滾回中國去。而這項措施,已經引來美國許多大學的抗議。

「孔子學院」是中國近年來大力向世界推銷「中國文化(?)」的一項措施,在世界各國廣設機構,並派遣師資。其厲害之處在於他很有錢,並與當地的大學合作,派免費的師資去當地大學裡教中文,然後提供大量研究經費給當地的大學來申請。

在教育資本主義化的美國,既然「孔子」要給錢,又要出免費的老師來教中文,當然就不拿白不拿;畢竟現在世道不佳,大學要找錢也不是那麼容易。

至於這些美國大學會不會吃人的嘴軟、拿人的手軟?我想是難免。但老美也不笨,在民主社會中,還是有條紅線在,中國想要用「孔子」灑點錢就踩過去,恐怕是白費心機。

《笑林廣記》裡有一條笑話「謁孔廟」:

有以銀錢夤緣入泮者(也就是花錢捐一個秀才,不是用考試的),拜謁孔廟。孔子下席答之。士曰:「今日是夫子弟子禮,應坐受。」孔子曰:「豈敢。你是我孔方兄的弟子,斷不受拜。」(古代銅錢外圓而內有方孔,孔方兄就是鈔票兄。)

所以,老共搞這個「孔子學院」,拜的恐怕不是孔丘先生,而是孔方兄吧!

此外,亦有傳言說老共利用「孔子學院」在美國進行情報工作,美國政府不知是否為了這種事才不肯延長簽證。

不過由老共來談孔子,實在是很好笑的一件事情。老毛當年批孔揚秦,他老人家的毛大頭還掛在天安門廣場上,十八大仍然把毛思想列為黨的指導方針。中國雖大,那裡有孔子立足之地呢?

辜鴻銘在其《張文襄幕府紀聞》一書中(張文襄者,張之洞也!),曾有「孔子教」一篇,曰:

一日,余為西友延至其家宴會,華客惟余一人,故眾西客推余居首座。及坐定,宴間談及中西之教,主人問余曰:「孔子之教有何好處,君試言之。」余答曰:「頃間諸君推讓,不肯居首座,此即是行孔子之教。若行今日所謂爭競之教,以優勝劣敗為主,勢必俟優勝劣敗决定後,然後舉箸,恐今日此餐,大家都不能到口。」座客粲然。《傳》曰:「道也者,不可須臾離也。」孔子六經之所謂道者,君子之道也。世必有君子之道,然後人知相讓。若世無君子之道,人不知相讓,則飲食之間,獄訟興焉;樽俎之地,戈矛生焉。余謂教之有無,關乎人類之存滅,蓋以此也。


今日中國遊客來台旅遊,縷述於捷運站內見台灣人排立於手扶梯之右側,提供左側供人通行一事,如此秩序令彼等印象如何深刻云云!此蓋因於中國搭乘交通工具,眾人無不爭先恐後,乃至大吵大鬧,甚而大打出手,尚不知秩序為何物也!

雖然說台灣目前這種情形,當係得力於西化之教,而非孔子之教。但孔子亦不是沒有教,只是現代人並不是從這裡來學而已。

今中國於孔子說禮一事尚一無所成,居然有臉開什麼「孔子學院」,豈非笑掉人家大牙。

上引書內,尚有一篇論《上流人物 》,曰:

國朝張縉《示張在人書》曰:凡人流品之高下,數言可决者,在見己之過,見人之過;誇己之善,服人之善而已。
但見己之過,不見世人之過;但服人之善,不知己有一毫之善者,此上流也。
見己之過,亦見世人之過;知己之善,亦知世人之善,因之取長去短,人我互相為用者,其次焉者也。
見己之過,亦見世人之過;知己之善,亦知世人之善,因之以長角短,人我分疆者,又其次焉者也。
世人但見人之過,不見己之過;但誇己之善,不服人之善者,此下流也。
餘昔年至西洋,見各國都城,皆有大戲園,其規模之壯麗,裝飾之輝煌,固不必說,但每演一劇,座客幾萬人,肅然無聲。今日中國所創開各文明新舞臺,固欲規仿西製也。然每見園中觀劇座客舉止囂張,語言龐雜,雖有佳劇妙音,幾為之奪。由此觀之,中國比西洋各國之有教無教,即可概見。
嘗聞昔年郭筠仙侍郎,名嵩燾,出使西洋,見各國風俗之齊整,回國語人曰:「孔孟欺我也。」若郭侍郎者,可謂服人之善,而不知己有一毫之善,是之謂上流人物。

是以在清朝,尚有郭嵩燾知道西方之文明道德實在高於當時的中國,所以說:「孔孟欺我也。」

而今之中國,是否能算是已習得「船堅砲利」之技,尚在未知之天。惟老共仍抗拒西方制度文明於外,其政治社會文化鄙陋之處,未必強過慈禧太后,猶然洋洋自得,妄言所謂大國之和平崛起云云。

以史為鑑,豈不可笑?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