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11日

【瑣記】也行

前日參加了一場在茉莉師大店的座談,傅月庵與駱以軍對談「我是當了爸爸之後才開始學當爸爸的」。談的題目很老套,但內容很有趣。兩位的口才與故事都非常好,可惜到場聽眾裡身為人父者,好像相對較少!

比較意外的是駱以軍談話極為生動、風趣,和他筆下那蜿蜒曲折猶如永和巷弄般的文字風格大大不同吶!

怕要求簽名者眾,因此只帶了傅月庵的「天上大風」和駱以軍的「遣悲懷」前去簽名,想說一人簽一本,應該很OK。

不料意外有二。

其一,在茉莉師大店中找到執行長傅月庵先生寫的「生涯一蠹魚」,此書絕版已久,遍尋不著,不料居然有人這麼白目把執行長的二手書賣給執行長自己,我也就樂的買下,因此勞煩魚頭老大簽了二本書。

其二,預期中的簽書盛況並沒有發生。好像只有一、二個帶書去簽,另看到一位年輕同學是請兩位大師簽名在筆記本上。

這年頭,請作家簽名,連他的書都不用準備一本嗎?(現場還是知名二手書店說......)

世道大大不同,可能是我少見多怪了!

回家後捧讀「生涯一蠹魚」,果然好書!

讀到說司馬遼太郎一段,司馬氏謂其之為名,「遼」者,遼遠之謂也!司馬者,太史公司馬遷也!司馬遼太郎者,乃指差司馬遷十萬八千里的一個人。

此名固極自謙,然司馬遼太郎一出道就用這個筆名,以司馬遷為追摹之對象,果然志向高遠,氣魄雄大。

而其自稱「太郎」,而非三郎、四郎......,大概也認為在其本人與司馬遷之間那遼闊的曠野上,並沒有什麼排隊人潮吧!

吾友智林,人如其名,其智如林。寫一部落格名曰「蜀犬吠日」,其意甚謙。而格主自號「米格魯」,應係其愛犬,與部落格名稱亦頗相稱。(本擬作「極為相稱」,然轉念一想,米格魯豈蜀地之犬耶?洋狗也!)

而吾人以小杜白雲之名營此寒山石徑,當年也寫過一篇小文以自解。於今觀之,可謂頗為自矜且極為矯情。

然想當年,中文部落格還只有「PCHOME個人新聞台」的時代。麻吉哥哥(現在已經是小棠妹妹的麻吉爸爸)叫我在網路上寫寫文字,亦係無心插柳,並非有心栽花,因此取了個很假掰的筆名,也沒想的太多。

不料晃晃十年而過,居然在網路上存活這麼久,現下有些明明就認得我的實體世界朋友,居然也叫我「白雲兄」,看來這渾名用的習慣,也難再改了。假掰就假掰到底吧!

記得從前有個老作家,筆名「也行」,他說當年投稿要想個響亮的名號,思來想去,總覺得這個也行,那個也行,最後乾脆就叫也行。

這是個人認為最好也最有意思的一個筆名。尤其我大概此生就是一個這樣也好那樣也還不錯的一個人。

啥?部落格這樣亂寫也行?也行!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