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25日

【談死刑】勇夫殺人乎?

前些日子,法務部長曾勇夫簽署死刑執行命令,一日之內槍決了六個死刑犯。

廢死團體當然很不高興,指責法務部長「違法殺人」

「違法」,違的是什麼法?

死刑犯都是最高法院三審判決定讞的。依刑事訴訟法第461條之規定:「死刑,應依司法行政最高機關令准,於令到三日內執行之。」,法有明文,法務部長簽署死刑執行之命令,為什麼會引起廢死團體的律師提出「違法」的控訴呢?

1.

話說從頭,一九七六年三月二十三日,聯合國通過了「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當時中華民國還在聯合國,就曾經簽署了這一份公約,不過,後來因為被人家踢了出來(官方說法則說是自己退出),所以依照國際法的原理,原本我們簽約的資格就換成是老共的了。

多年之後,馬總統說他要人權治國,又再度要簽署這份公約。(總統府網頁參照

但這份公約的簽署程序,是要你簽好之後拿到聯合國祕書處備查。我們簽好送過去,人家拒收(雖然沒面子,但一直都是這樣),依一般法律原則,我們算是還沒有簽約成功。

不過,為了展現我國遵守兩公約的決心,立法院三讀通過了一項法律,即「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及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施行法」(民國98年3月31日三讀通過,98年4月22日總統公布,98年12月10日施行),把兩公約的內容變成了國內法。

因此,不論是在司法院或是法務部的網站上,都可以找到上開施行法及兩公約的中文條文。(法務部相關網頁在此

一般來說,條約的效力,在英美法國家中是等同於國內法;在大陸法系國家中則是高於國內法。

台灣沒辦法去簽署這個公約,而用立法的方式引用公約,在兩公約施行法第二條規定:「兩公約所揭示保障人權之規定,具有國內法之效力。」因此,兩公約的條文當然就等於是國內法了。

進而言之,法務部長在簽署死刑命令時,不但要依照刑事訴訟法之規定,也要遵守兩公約有關人權保障之規定。



2.

「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中並沒有明文禁止判處死刑或執行死刑,但有相應的規定。在此僅討論「死刑執行」這一部分。

依公約第六條第二項之規定:「死刑非依管轄法院終局判決,不得執行。」台灣在這一點是沒問題。

而公約第六條第四項規定:「受死刑宣告者,有請求特赦或減刑之權。一切判處死刑之案件均得邀大赦、特赦或減刑。」

這項規定的意思並不是要求簽約國一定要為死刑犯減刑或赦免。而是指受死刑宣告的人,不論犯的是什麼罪,他都有請求特赦或減刑的請求權。而簽約國也不能夠規定有那些犯罪是不可以大赦、特赦或減刑的。

當然,最終國家仍可以在審查之後拒絕對死刑犯予以特赦或減刑,而執行死刑。



3.

而依我國憲法第40條之規定:「總統依法行使大赦、特赦、減刑及復權之權。」

其中大赦指的是全國被告一體適用的普遍性赦免;特赦則是針對個案的赦免;減刑,依往例,都是會通過一個減刑條例,規定明確的減刑條件,由法院在個案中適用,民國60、64、77、84、96年都有通過減刑條例,最近那次就是阿扁搞的。復權則是對被判決褫奪公權的被告,回復其公民權利(即選舉、罷免權)。

在兩公約的上開條文中,有明確規定的部分是:「受死刑宣告者,有請求『特赦』或『減刑』之權。」

也就是說,在台灣,死刑犯應該有向總統請求特赦或減刑的請求權利。

我國相關法律《赦免法》中,並沒有規定要如何「請求」總統特赦。以往總統要特赦或減刑,都不待當事人請求,依職權即可為之。

然兩公約既然是國內法,我們仍應肯認死刑犯是有請求總統特赦或減刑的權利。

更何況依兩公約施行法第5條規定:「各級政府機關應確實依現行法令規定之業務職掌,負責籌劃、推動及執行兩公約規定事項;其涉及不同機關業務職掌者,相互間應協調連繫辦理。」

是以政府機關本來就應該配合兩公約的規定,修正相關的法律,落實人民請求上開權利的作業程序。

但目前是沒有這個規定。

然而,雖然沒有明文規定,但死刑犯如果向總統聲請、申請、請願、投書、投訴......,應該也可以視為向總統請求「特赦」或「減刑」吧!

那麼,總統要不要就死刑犯特赦」或「減刑」的請求,作出准許或駁回的決定呢?

目前當然也沒有明確的規定。

但照道理來說,總統應該是要有所回應才對。如果是總統單純的沈默,可以視為一種駁回嗎?要沈默多久,才能算數呢?



4.

在最近這次六名死刑犯的執行中,廢死團體已經向總統府提出了特赦」或「減刑」的請求,但總統並沒有對外表示他准或不准。

所以進一步來說,如果總統就死刑犯請求特赦」或「減刑」,尚未對外部表示其意見之前,法務部長是不是應該要等一下總統的決定呢?

當然,如果總統在內部已經對法務部長表示了他的決定是不予特赦或減刑,那麼曾勇夫部長簽准死刑執行命令,應該是沒有什麼問題。有問題的反而是總統這種作法不夠公開透明,雖然看不出來明顯違反了那些條文,但總感覺像是違反了法律的精神。

而如果說總統他並沒有向法務部長表示他會拒絕死刑犯請求的特赦或減刑,法務部長在總統做出是否要特赦或減刑的決定之前,就自己簽署命令,把這六個死刑犯槍決。

那麼,曾勇夫部長有沒有違法(殺人)呢?我想,就算沒有違法,也是極為不當的。

這一點,是廢死團體的律師群一個主打的爭點。

只是,一般民眾不知有看有沒有懂呢?



------這是分隔線------


根據本人依常理而沒有任何實證的猜測,我覺得勇夫部長雖然很勇,但應該也還沒有勇到未向層峰請示就把人給槍殺!

不過,可能層峰不願意表示他有同意執行死刑,因為他是人權治國嘛!所以勇夫就很勇的把這個責任扛下來了。

但事情不應該是這樣做,要執行死刑,公約也沒說一定不行,但該怎麼做就怎麼做,個人造業個人擔。

搞成這樣,就不好看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