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21日

【瑣記】TENBA相機包與我

DSCN5533
可能是出自某種家族遺傳,我下意識的不願意丟棄那些應該已經沒有價值的東西。近日流行的「斷、捨、離」哲學,對我而言,是難以達成的功課。

內人的個性剛好完全相反,這或可算是一種互補。不然,現在我們一定生活在舊貨跳蚤市場裡了。

我的老婆從來不會管我買了什麼東西會不會浪費。在我為了價格猶疑不決的時候,如果她在旁邊,通常就會叫我直接敗下去!

經過這麼多年,我漸漸體會到這是一種最便宜的消費模式。一旦買下去,心裡的渴望與熱情就會迅速的消失,再也不會三不五時打入關鍵字查詢相關物品的評價、試用與價格優惠,也不會在假日出門時想說轉一圈到店裡晃晃、看看、摸摸。

年已不惑,把時間和注意力花在這種事情上,其實是最大的浪費!

保存物品則是另一種沈重的負擔。老婆總是說要買就買,但那些用不到的東西,丟一丟再買吧!都已經放不下了。

所以這些年,書也丟了不少(這在以前是不可能的事情)。衣服、鞋子、各種用品,長年用不著,用起來不舒服的,也都閉著眼睛或捐或丟了!

前一陣子,又丟了一些包包。

我的包包的數量與質量,和女性朋友們自然完全沒的比,但多年來親友饋贈的、參加各種會議領取的、隨便亂買的,堆起來也是不少!有的放到都長霉了,想想都丟了吧!

然其中有一個相機包,伴我多年,物去情在,就容我多提兩句。

我是大四才開始學攝影。當年風氣不比今日奢華,連中學生都可以拿著iPhone走來走去。所以相關器材因陋就簡,能用就好。

相機是YASHICA的便宜貨(FX3 SUPER-2000),鏡頭是SIGMA 28-70變光圈的「狗鏡」。相機包是光華商場旁的地攤貨,而那其實是個裝攝影機(V8)的包包,並不是專用的相機包。

總之,攝影這條路就是這樣,常有一個貧乏的開始,然後一步一步買到了LEICA相機,最後卻是放在防潮箱中冷凍多年。
DSCN5534

某一年研究所的暑假,計劃到花蓮、台東、屏東墾丁走一回。行前經過漢口街某家要關門的相機器材店,費力殺價後,花了三千元買下一個天霸(TENBA)牌的書包型相機包。

當時,在我的認知世界中,這是一個相當高級的品牌,愛爾蘭製,防彈尼龍的包體,真皮的裝飾,背帶可以承受500公斤的拉力(但我的肩膀那能承受500公斤的拉力呢?)。

型號是P536還是P560之類的,現在記不得,網路上也查不到了!畢竟當年,也還只是網路剛剛開始的年代!工學院以外的學生,連Email是什麼都不太清楚!

總之,這個包包就裝著我日漸高級的裝備(CONTAX 167MT加上二、三個蔡司鏡頭)和換洗衣物,從台灣東部至南部繞了一圈。

之後,只要是參加重要的攝影場合,我都揹著他來裝東西,風吹日曬下雨,幾乎無役不與。十多年來,他也到過了日本、美國、柬埔寨、尼泊爾、希臘、澳洲、印尼、德國、比利時、荷蘭、法國等地晃盪。或者放在咖啡桌下,或者被扔在在小貨車的後斗,或者靠在大象的背上。

在歲月的催殘下,他的外表有諸多的傷痕破損,連真皮的滾邊都磨穿了,但主體結構仍然穩如泰山,背帶、扣環、拉鏈的功能,都沒有絲毫減損。

直到有一天,在歷史博物館前,剛參觀完莫內畫展吧!背著包包坐在草坪邊邊,沒注意到後方就是強力的探照燈,包包靠著那高熱的燈座,被燒溶了一大片,連拉鏈都變形了。

看來探照燈比子彈還厲害,防彈尼龍都擋不住啊!

修無可修,就把拉鏈的部分給剪掉了!整個包包也就垮了下來。但即使是殘破暮年,他的最後一役還到過美國的大峽谷。原本想把他丟在美利堅合眾國,葬身於壯遊之地,但最後一刻還是不捨的帶回台灣,在儲藏室中又幽禁了一年。

其實,雖然功能缺損,外觀殘舊,他還是我手中功能最強悍的攝影包。然而,殘酷的是,攝影者卻已經不比當年了!

這些年來,雖然還是改不了每天帶著相機的習慣。但出動單眼相機的時機越來越少。在可預見的未來,我也不會再添購什麼單眼相機的機身或鏡頭。

現在敝人的攝影裝備,隨便塞在什麼包包都可以。

江湖已遠,名劍也要沈埋,何況是個破包?

紀念有緣,與其勉留殘軀,不如寫篇小文!

茲以為記。

-------這是分隔線-------

以下看圖說故事:

DSCN5536

DSCN5537

雖然上蓋的內裡已經破損,但他的扣環是連結在內部強韌的織帶上,而不是縫在表面而已,所以仍可以牢牢扣住包體。

DSCN5542

這就是被燒融的部分,本來是有一層用拉鏈縮放包體的夾層設計,毀了一大片,拉鏈也不能拉,所以全部剪掉了。燒融的洞破到了內部,自行縫補起來的痕跡。


DSCN5539

牛皮的滾邊居然用到穿孔了!


DSCN5545

功能性一流的前袋,幾乎沒有損壞。


DSCN5535

質感非常好,提起來也很舒服的提把。

2 則留言:

老虎東哥 提到...

同學 好精采的文章

老虎東哥 提到...

同學 好精采的文章
記得我媽媽她的哲學 有用就不浪費
真是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