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月24日

【書法閱讀】侯吉諒書法講堂


終於有一本介紹書法又讓人可以「看的懂」的書!

這句話可不是隨便說說。除卻專門的學術報告外,坊間介紹書法的書,常常是以讓人看不懂為能事!

某些著重於書法美學、欣賞書法的書籍,往往用極大的敘事觀點,從歷史、建築、時代風尚等等角度,極其華麗的解釋書法為什麼美。讀起來很順,但讀完之後,再看書法作品,仍然不能體會一幅字好在那裡、不好在那裡。我們通常會歸咎於自已的程度太差,沒有領受的天分,但這責任或許是作者自已講不明白,甚至是沒想清楚。

又有些介紹如何寫書法的書,大部分都是筆劃、筆順的講解,泛泛而談也就算了,還常常錯誤百出。有時整本書連一張作者自己示範如何寫書法的照片或者其作品的照片都沒有,那我們要如何確定作者是真的會寫書法,還是只是一個東抄西抄的拼湊者呢?

這些缺憾,在《侯吉諒書法講堂(二冊)》得到了近乎完美的解決。

了解一種學問,必從客觀研究入手,才不致有所偏差。寫書法,也一定要從工具、技法的原理開始分析,才不會流於空談。

本書的第一冊,介紹了書法之美的基本元素有三,第一是筆劃的形狀; 第二是點劃的力道;第三是字體的結構。言淺而意深,可以讓入門者有所依循。

毛筆的筆毛柔軟,寫在紙上,會因輕重不同而形成或粗或細的形狀。每一個筆劃,都有面積,有四個邊。平行的兩邊如果力道完全一致,筆劃就會顯得強勁有力;如果不完全一致,便會偏向一邊,而顯得沒有力氣。這也是「中鋒」用筆的精華所在。

毛筆的筆毛呈一圓錐狀。筆尖便是導航系統,在不斷流動的筆劃中,如果筆尖能靈活的轉折、跳動,順利的帶著筆毛轉換方向,筆劃就能不斷維持在中鋒,這也是所謂「八面出鋒」的技法。賞析一幅書法,首先就可以觀察其筆劃的二邊是否力道一致,是否有一邊墨色飽滿而另一邊卻有毛邊的情形。如果是前者,便表示書者能掌握中鋒的技術;如果是後者,就略不足觀了。

而點劃的力道何來?歷來有很多說法,但大多充滿了玄妙難解的形容詞。比方說「橫如千里陣雲、點如高峰墜石」等等,這等說法固然讓人浮想連翩、創意無限,但他到底說了什麼?究竟是什麼意思?還真只能各憑想像。

本書針對這一點,提出一個公式:「書法的力道=寫字下壓的重量╳書寫的速度」。

手拿著毛筆往下壓,重則筆劃粗,輕則筆劃細。再加上書寫時運筆的速度及節奏,即可表現出輕重緩急不同的力道。現代人寫楷書、行書,通常寫的太慢,依上開公式來看,速度太低,不論筆壓的多用力,筆劃還是顯現不出力道。本書中有侯老師諸多作品及示範,可供讀者觀看、比較,從客觀上去了解到底筆劃的「力道」是差在那裡。

有了這個概念,那麼「橫如千里陣雲」,可能就是指橫劃的運筆要穩定,不可忽快忽慢,或太過遲緩;若是寫成前輕後重的壓、前重後輕的飄、猶疑不決的滯,都不會像是「千里陣雲」。而「點如高峰墜石」,也許意指「點」這個筆劃要有一種從高速減速到零的「加速度」,才能呈現一種頓挫的美感;而不是拿著毛筆在那裡慢慢描形狀,點下去,向下拖,又勾回來,這種寫法就一點兒「墜石」的感覺都沒有了。

至於字體的結構,侯老師更是提出極簡的漢字基本結構三規則:垂直、平行的橫線、等距。以及書法好看的兩大原則:等邊三角形的結構(創造視覺的穩定)、向中線集中(帶來視覺的集中)。書中並以楷書極則歐陽詢〈九成宮〉裡的字型一一繪圖加以說明。套一句網路上的話,這可是有圖有真相,要勞煩讀者們自己去翻書了!

此外,關於隸書、篆書、行書、草書個別的說明,都相當精要,並有歷代的名帖作為範例解說。

值得一提的是,本書並非是論文式的書寫,沒有堆砌資料、引用、研究過程等等繁瑣的交待,也沒有那種甲說、乙說、丙說相互比較之後採折衷說的文字遊戲。書中的立論都是侯老師提出的「結論」,而非「推論」。墨海無涯,在此有限的篇幅中,也只能從頭到尾都是結論。如此便於讀者快速獲得正確的認識,但也可能讓人讀的時候一不小心就「滑」掉許多東西。總之,內行的看門道,可以反覆細讀,並操作驗證;外行的看熱鬧,也是十分新奇有趣又長知識。

本書的第二冊,介紹筆墨紙硯的各種知識。候老師多年來收藏的文房精品都不吝一一拍照分享,可說是雅好文房四寶者的最佳指南。最後還附上學習建議:篆、隸、楷、行、草的練習,應該臨那一本法帖(包含那一家出版社所出版),字要寫多大(是要寫原大還是放大到幾公分),用那一種筆(標明筆毛材質,出鋒長度及筆肚的直徑),寫在那一種材質的紙上等,都標註了明確到不能再明確的資料。若非有全面性的知識經驗及百分之一百的信心,那有人敢如此鐵口直斷。真可說是有史以來最完整的教學建議!

然而,寫書法是不可能用函授的。最後還是要回到這本書第一冊的一開始,侯老師說了:學習書法的第一要項,就是找一位好老師!

2013年1月11日

【閱讀】公主之死


這是一本有意思的小書。可以為當今法界對中國法律史的貧乏了解添加一些助談的資料。

作者以一個南北朝時代,在北魏所發生的駙馬殺公主案件為引,介紹了儒家禮法在中國法律中之流變,蠻有意思的。(當然還有其他面向,就不提那麼多了。)

中國傳統法律的研究,通常只上溯到唐朝,因為「唐律」存焉,典籍完備。

唐之前的法律,則只能見諸其他史料來做推論。也就是由個別案件的判決結果或辯論過程,去推測當時代的法律規定大概是如何。

本書大致上就是用這種方法,頗為生動的傳達了「你所不知道的中國法律史」。

基本上,儒家真是個注重喪禮的教派。關於親屬間的親等計算,完全是以喪禮上的穿著及守喪時間的長短來決定。也就是常聽到的「五服」。

而法律也是跟著這套親屬制度在走。「連坐」(一人犯罪,親屬也要受罰)、「容隱」(親屬犯罪,可以收留而不告發)的範圍和程度,都是根據這套喪服制度在處理。

看古裝劇,常聽到婦女要守「三從四德」。所謂「三從」,乃指「在家從父、出嫁從夫、夫死從子」,這不但是道德教條,更具有法律規範的效果。

比方說書中提到一則中古時代的案例,某寡婦其夫家的侄兒因搶劫被逮到了,依親屬連坐的關係,她以叔母的身分也受到嚴厲的處罰。

而當時的上級長官在處理本案時,同情這位寡母(或者是受到關說?),乃引女子「在家從父、出嫁從夫、夫死從子」的道理,認為這位女士的丈夫已經死了,所以她的地位應該「從子」,而非「從夫」。因此她所受連坐處罰的親等,不應該以「叔叔的太太」來算,而要用「堂弟的媽媽」來算。

堂弟比叔叔的親等遠了一些,在喪禮上所穿的衣服不同,因此所受的處罰也比較輕。最終當局以儒家父系親屬關係之理論,為這位寡婦開脫了罪刑。

這一整套「禮法」制度的運作,在清末已經消亡,於今更是難以想像。

而由傳統「禮法」衍生出的權利義務,其規範性若為吾人所不知,則在評論歷史事件時,自不免流於無知擅斷了。

儒家重視喪禮的特徵,在我們的祖父輩還頗明顯。認為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再怎麼樣也要生一個兒子來「捧斗」。而這「捧斗」,還真是喪禮上的事情!可見這喪禮為大的文化基因,在華人世界裡真是流傳久遠啊!

好在,現在總算漸漸淡了!

而這種以喪服來論斷親屬間親疏遠近的儒家怪癖,也讓胡適這位民國初年的大學者,在「大膽假設、細心求證」的原則下,非常大膽的寫了一篇〈說儒〉。他認為「儒」者之本義,乃是主持喪禮之司儀,俗稱「土公仔」是也。孔子是「新儒」,老子是「老儒」,孔子問禮於老子,就是問他喪禮要怎麼進行才對云云。

胡博士的這篇文章,受到很多的挑戰與批評(比方說來自錢穆)。

但讀過《公主之死》這本小書後,對胡適他老人家當年之所以會這麼「大膽假設」,總算也有些小小的了解了!


-----------------------------
  • 作者:李貞德/著
  • 出版社:三民
  • 出版日期:2001年11月15日
  • 語言:繁體中文 ISBN:9571435139
  • 裝訂:平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