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月11日

【閱讀】公主之死


這是一本有意思的小書。可以為當今法界對中國法律史的貧乏了解添加一些助談的資料。

作者以一個南北朝時代,在北魏所發生的駙馬殺公主案件為引,介紹了儒家禮法在中國法律中之流變,蠻有意思的。(當然還有其他面向,就不提那麼多了。)

中國傳統法律的研究,通常只上溯到唐朝,因為「唐律」存焉,典籍完備。

唐之前的法律,則只能見諸其他史料來做推論。也就是由個別案件的判決結果或辯論過程,去推測當時代的法律規定大概是如何。

本書大致上就是用這種方法,頗為生動的傳達了「你所不知道的中國法律史」。

基本上,儒家真是個注重喪禮的教派。關於親屬間的親等計算,完全是以喪禮上的穿著及守喪時間的長短來決定。也就是常聽到的「五服」。

而法律也是跟著這套親屬制度在走。「連坐」(一人犯罪,親屬也要受罰)、「容隱」(親屬犯罪,可以收留而不告發)的範圍和程度,都是根據這套喪服制度在處理。

看古裝劇,常聽到婦女要守「三從四德」。所謂「三從」,乃指「在家從父、出嫁從夫、夫死從子」,這不但是道德教條,更具有法律規範的效果。

比方說書中提到一則中古時代的案例,某寡婦其夫家的侄兒因搶劫被逮到了,依親屬連坐的關係,她以叔母的身分也受到嚴厲的處罰。

而當時的上級長官在處理本案時,同情這位寡母(或者是受到關說?),乃引女子「在家從父、出嫁從夫、夫死從子」的道理,認為這位女士的丈夫已經死了,所以她的地位應該「從子」,而非「從夫」。因此她所受連坐處罰的親等,不應該以「叔叔的太太」來算,而要用「堂弟的媽媽」來算。

堂弟比叔叔的親等遠了一些,在喪禮上所穿的衣服不同,因此所受的處罰也比較輕。最終當局以儒家父系親屬關係之理論,為這位寡婦開脫了罪刑。

這一整套「禮法」制度的運作,在清末已經消亡,於今更是難以想像。

而由傳統「禮法」衍生出的權利義務,其規範性若為吾人所不知,則在評論歷史事件時,自不免流於無知擅斷了。

儒家重視喪禮的特徵,在我們的祖父輩還頗明顯。認為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再怎麼樣也要生一個兒子來「捧斗」。而這「捧斗」,還真是喪禮上的事情!可見這喪禮為大的文化基因,在華人世界裡真是流傳久遠啊!

好在,現在總算漸漸淡了!

而這種以喪服來論斷親屬間親疏遠近的儒家怪癖,也讓胡適這位民國初年的大學者,在「大膽假設、細心求證」的原則下,非常大膽的寫了一篇〈說儒〉。他認為「儒」者之本義,乃是主持喪禮之司儀,俗稱「土公仔」是也。孔子是「新儒」,老子是「老儒」,孔子問禮於老子,就是問他喪禮要怎麼進行才對云云。

胡博士的這篇文章,受到很多的挑戰與批評(比方說來自錢穆)。

但讀過《公主之死》這本小書後,對胡適他老人家當年之所以會這麼「大膽假設」,總算也有些小小的了解了!


-----------------------------
  • 作者:李貞德/著
  • 出版社:三民
  • 出版日期:2001年11月15日
  • 語言:繁體中文 ISBN:9571435139
  • 裝訂:平裝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