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2月27日

反核的算計

我是反核的。這篇文章是用來勸不反核的人反核,先予說明。

關於擁核或反核,每個人都會相信他想相信的東西,認為對方陣營的人理盲又濫情。但我想,總找的到一個大家都能夠接受的方法來評估那一個對自己比較好。

簡單來說吧!擁核派認為,核能是便宜的發電,便宜的能源,如果廢核,那電費就會增加,對經濟發展不利。反核派認為,核電是不安全的, 萬一發生核災,沒有人承受的起。

既然兩派都不能說服對方,那我想,大家只要考慮自己就好,都說了「人不為己,天誅地滅」嘛!

但要做出選擇,總是要先評估、計算一下,才知道那個對自己有利,那個對自己不利。

以下提供我個人一個簡單的算法。原則上,損害的計算方式就是「發生機率」╳「損失數額」;而且盡量用大家都能夠認可的資料來算。

一、如果停建核四:

根據台電的說法,核四不建,電費會增加百分之四十。雖然很多人說台電亂算,但電廠是他家開的,就我們就認了,就把這件事發生的機率當成是百分之一百吧!

我家是平常之家,用電量不會很多,也不會很省。電費帳單二個月交一次,每次都有上千元,夏天多些,冬天少些。不過,不妨當我瘋了,從寛計算,就算我狂浪費電,一年要交5萬元電費好了。

台電說電費會多百分之四十,那一年就是多二萬元。我今年四十,想活到八十,就還有四十年,總共要多花80萬元。

是很肉痛,但是分期付款,還勉強可以受的了。

二、如果不停建核四:

發生核能災變的機率,沒人說的準。我們人笨,就只能用明確的資料來算囉。

根據台灣核能級產業發展協會統計: 至2012年2月2日止,全球運轉中核電廠機組為435組。

而根據依據國際原子能總署統計資料,截至2011年7月20日止,全球有129部核能機組永久停止運轉。

雖然時間點有點落差,但在找不到正確資料的情形下,只能大概說在這個世界上,曾經用過的核電機組是435+129=564組。為了方便計算,就當成600組好了。

在這麼多核電機組中,我們只挑發生最嚴重災情的事故來計算。美國三浬島事故:毀了一組反應爐。蘇聯車諾比事故:毀了一組反應爐。日本福鳥事故:毀了三組反應爐。加起來總共是5組。

假設台電建核能電廠的水準符合世界平均標準,不在美國、蘇聯、日本之下。而且台灣的斷層、地震、火山都不要算好了。國外專家說前五大、前十大危險核電廠台灣核一、二、三全部上榜,這些都當成沒看見好了。

那麼發生核能嚴重災變的風險可以算作:5/564,為了便於計算,就用5/600=1/120。以一百二十分之一來算。

損失的部分:因為我住在台北,結婚,父母俱在,育有一子一女。核災發生之後,全家可能會失去生命,或健康遭到不可回復的嚴重損害。

生命和健康是無價的。但如果無價,就不能計算了!用無限大來算,大概反對者也不會接受。

所以我自問:假設今天有人綁架了我兒子,要求付一億的贖金,不然就撕票。我付不付?

如果今天我女兒得了絕症,要花一億元的醫藥費,才能回復建康,不然就要往生。這錢我出不出?

我想,就算作牛作馬三輩子,一世人欠別人錢,我也要出。

所以說,我的損失會是「1/120╳1億=83萬元」,兒子加上女兒共166萬元。

親愛的老婆,大限來時各自飛。恩重如山的老爸、老媽,反正年紀也大了。就三個當一個算,再加83萬元。總共是249萬元。

至於我這條老命,生亦何歡、死亦何懼,打包送給他,不算錢。其他至親好友(包括在看文章的閣下您)的傷亡,也就顧不了那麼多了。

三、綜合評估:

經過人不為己、天誅地滅,把親人當成財產,冷酷無情的計算後。

我發現,反對核四,我的損失是80萬元。支持核四,我的損失是249萬元。

結論,那當然是反核到底!!

支持核四續建的朋友啊!你也自己算一算吧!


核四公投與公民投票法之迷霧

身為一個法律工作者,老實說,我有點搞不太懂台灣「公民投票法」的規定。這個法律的規定好奇怪,而且台灣用了之後,更奇怪。

公投法第 30 條規定:

公民投票案投票結果,投票人數達全國、直轄市、縣(市)投票權人總數二分之一以上,且有效投票數超過二分之一同意者,即為通過。(第一項)

投票人數不足前項規定數額或未有有效投票數超過二分之一同意者,均為否決。(第二項)

由這個法條來看,公民投票只有二種結果,一種叫「通過」;另一種叫「否決」。


一、什麼是「通過」?什麼是「否決」?


字面上來看,指的好像是公投的「題目」,如果大家同意就通過了,政府請照著做;如果大家不同意就否決了,政府不准做。

但,真的是這樣嗎?

假設公投題目為:「你是否贊成繼續興建核四?」;答案部分則只有「同意」一欄可以勾選。

那麼如果出來投票的人超過投票權總人數一半以上,有效票中勾「同意」的選票又超過了一半,那麼這個題目就「通過」了公投,政府應當繼續興建核四。反之則為「否決」。

但假設題目為:「你是否贊成繼續興建核四?」;答案部分則有「同意」、「不同意」兩個可以勾選。

那麼如果出來投票的人超過投票權總人數一半以上,有效票中勾「不同意」的選票又超過了一半,那這個結果到底是「通過了不同意續建核四」,還是「否決了繼續興建核四」?

這個問題好像文字遊戲,但其實很重要,因為「否決」VS「通過」,在公投法中的意義和一般人在字面上理解,真的差非常多。

我們可以看看在公投法中,「公投通過」的效果是什麼?「公投否決」的效果又是什麼?就能明白其中的差別!

(通過)

公投法第31條規定:公民投票案經通過者,各該選舉委員會應於投票完畢七日內公告公民投票結果,並依下列方式處理: (三)、有關重大政策者,應由權責機關為實現該公民投票案內容之必要處置。

也就是說,公投通過了,政府的權責機關,有義務去實現公民投票案的內容。

(否決)

公投法第32條規定:公民投票案經否決者,各該選舉委員會應於投票完畢七日內公告公民投票結果,並通知提案人之領銜人。

也就是說,如果公投的結果是「否決」,那政府只要「通知提案人」就好了,完全不必做任何其他事情。

正因為公投的「通過」與「否決」有如此重大的差異,所以前面所說,到底是「通過了不同意續建核四」,還是「否決了繼續興建核四」,就變成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因為依照法條的規定,結果完全不一樣。若是採前說,政府有義務停建核四 ;若是採後說,政府只要通知提案人公投被否決,就沒事了!

如果我們認為:就「你是否贊成繼續興建核四?」舉行公投,投票人數超過總投票權人之一半,其中反對者又過半,乃是一種「否決」,那麼政府要做的只是通知提案人公投被否決,而非停建核四。

那麼,題目怎麼訂,將會嚴重影響公投的結果。這種事情,怎麼會合理呢?這種法律,未免也欺人太甚!

所以爭議很快就發生了。

話說之前黃昆輝先生提了一個有關「ECFA」的公投案。他提的問題是正面問法,簡單說就是問:「你是否贊成ECFA?」。

這樣問,如果投票的人不到投票權總人數一半以上,公投的結果就是「否決」。「否決」雖然沒有什麼效力,但是很難聽!

所以馬政府怎麼可能受的了?

當時的公投審議委員會把黃昆輝的這個公投提案駁回了(公投的題目,要先經過公投審議委員會的決議,通過了才能交付公投),理由大概是說:ECFA是政府的既定政策,你要公投,是要改變現狀,所以題目只能問「你是否反對ECFA?」

如此一來,如果出來投票的人不到投票權總人數一半以上,公投的結果就是「否決」。否決反對,好像就是贊成,如此才符合政府有為的形象。

(但否決的效果,只是「通知提案人」而已。白話一點兒來說,就是做了等於白做!)

所以,這擺明了就是整人,黃昆輝當然不服氣,就到法院去提告了。

關於這個爭議,最高行政法院101年度判字第514作出了判決,相當厲害,看看他是怎麼說的(如果嫌太長,可以直接跳下一段的說明):

公民投票法係「依據憲法主權在民之原則,確保國民直接民權之行使」而制定,屬憲法第136條(創制、複決兩權之行使,以法律定之)規定之法律。其立法目的乃在實踐憲法保障人民「創制、複決」基本權的行使,藉由公民投票法規定,使人民得依循該法規定之程序,參與公民投票事項(法律之複決;立法原則之創制;重大政策之創制或複決)之決定。準此,公民投票法係在協助人民正當行使上開公民投票事項之創制、複決權,而非限制人民該公民投票事項之行使。其中關於全國性重大政策之「複決」公民投票案經通過者,權責機關應為實現該公民投票案內容之必要處置(本法第31條第3款),申言之,如該全國性重大政策之複決公民投票案,經投票結果通過「同意」(贊成)該「重大政策」者,政府即應積極推動、執行該重大政策,除有正當事由外,不得中斷、停止;反之,若投票結果通過者為「不同意」(反對)該重大政策,政府即應依該「重大政策」複決案之具體情形,為相應之必要處置。上開條文並未限制該重大政策複決之公民投票提案,應持改變現狀之立場始得提起,故不論係「正面表述」或「負面表述」,僅屬提案內容設計之問題,從而,公民投票提案除有本法第14條第1項各款規定之情形外,尚不得以「未持改變現狀之立場」為理由,駁回公民投票之提案 。準此而言,並參酌公投票上刊印之內容(其上刊印公民投票案編號、主文及同意、不同意等欄),投票人投票圈 選者為對該「重大政策」複決案公投票上載主文圈定(表示)「同意」(贊成)或「不同意」(反對),則本法第30條規定所稱「通過」,應包括:(一)投票人數已達有投票權人總數二分之一以上,且有效投票數超過二分之一,圈定「同意」(贊成)者超過有效投票數二分之一;(二)投票人數已達有投票權人總數二分之一以上,且有效投票數超 過二分之一,圈定「不同意」(反對)者超過有效投票數二分之一。所稱「否決」,應包含:(一)投票人數未達有投票權人總數二分之一;(二)投票人數已達有投票權人總數二分之一以上,惟有效投票數未超過二分之一;(三)投票人數已達有投票權人總數二分之一以上,且有效投票數超過二分之一,然圈定「同意」(贊成)或「不同意」(反對)者均未超過有效投票數二分之一等情形。

最高行政法院的判決說,公投的題目,不能限制是「正面表述」或「反面表述」,反正不管那一種表述,都有「同意」和「不同意」兩種選項,只要出來投票的人在總投票權人數的一半以上,有效票中,投「同意」的人超過一半,就是「通過同意命題」的公投;投「不同意」的人超過一半,就是「通過不同意命題」的公投。

所以不論是「同意」或「不同意」者贏了公投,公投都算「通過」,政府都有實現公投內容的義務。

這個判決真的很厲害,原本公投法第30條第2項中「未有有效投票數超過二分之一同意者,為否決」的規定,實際上被這個判決給凍結了。

依照法條的原文,公投「否決」的意思本來應該是:

1、出來投票的人在一半以上,其中有一半的人反對。
2、出來投票的人不到一半。

但上述第一種情形,已經在最高行政法院的判決下,神奇的變身為「通過反對」的公投,而非「否決」的公投。

因此,不論今天公投的題目是:「你是否贊成繼續興建核四」,或「你是否贊成停建核四」,只要選票上印有「同意」、「不同意」兩個選項,那麼其實沒什麼差別。

只要出來投票的人數超過總投票權人口的一半,勝的一方(假設是反核四者勝),那麼不論是勝的方法是「不同意繼續興建核四」過半、或是「同意停建核四」過半,都算是公投「通過」了。依公投法第31條的規定,政府權責機關就要實現公投的內容。


看到這裡,大家可能會問,什麼情況才是公投的「否決」?

最高行政法院為了解決這個問題,就說:所謂公民投票的「否決」,有以下三種情形:

(一)投票人數未達有投票權人總數二分之一;(這我懂!就是指出來投票的人不到總投票權人的一半,投票的人太少了!)

(二)投票人數已達有投票權人總數二分之一以上,惟有效投票數未超過二分之一;(這我也懂!就是指出來投票的人雖然超過總投票權人的一半,但很多是來亂的,投了一堆廢票、無效票,扣掉那些作廢的票之後,人就不夠啦!)

(三)投票人數已達有投票權人總數二分之一以上,且有效投票數超過二分之一,然圈定「同意」(贊成)或「不同意」(反對)者均未超過有效投票數二分之一。................(這點讓人有點難懂!)

所謂的有效票,要嘛是「同意」,要嘛是「不同意」,如果又同意又不同意,那就是廢票。所以在有效票中,怎麼會出現圈定「同意」或「不同意」者均未超過有效投票數二分之一的情形呢?唯一的可能,就是那麼剛剛好,贊成和反對的恰恰好一票不差的相等,這麼一來的確是同意或不同意都沒有「超過」一半。公投結果會變成「否決」。

但.........這根本不可能吧!我想公投法第30條原本立法的目的根本不是這種情形,但是為了公平起見,最高行政法院透過「法官造法」的功能,把不公平的法律條文搞得公平一點。

這不應該是常態,但在國會如此失能的台灣,最高行政法院有這種勇氣,還是很可嘉許的。


二、問題在那裡?

公民投票是直接民意,然而政府在立法過程中卻加以超高的門檻和種種限制,美其名為「代議政治才是常態」云云,其目的其實是在限制公民投票的權利。

公民投票乃民主制度下最高的民意表現方式,照理說應該是憲法層次,不必受立法院立法的限制。但在技術上,為了順利舉行第一次公民投票,不得不藉由立法院先搞一個公民投票法,讓大家有所依循。

照理說,立法院應當尊重公民投票比立法院更高的代表性,規範出簡便可行的規則。沒想到當年那些無恥的政黨和立委們搞了一堆不合理的條件,簡直是把「公民投票法」當成是「妨礙公民投票法」。

也許是因為這樣,最高行政法院就偷偷開了另一道門。但這種繞彎路的解讀方式,雖然解決部分不公義的問題,但畢竟是未竟全功!

在我看來,公投的結果,至少應該分成三種。

1.公投通過。(投票人數夠,而且贊成公投提案。其結果有拘束政府的効力。)
2.公投否決。(投票人數夠,而且不贊成公投提案。其結果有拘束政府的効力。)
3.公投無效。(投票人數不夠,其結果無拘束政府的効力。)

目前的公投法,原本立法院是把第2、3種綁在一起。但最高行政法院透過其法律解釋的權威地位,硬把第1、2種綁在一起。

留下來的問題是,目前公投法規定上述三種情形,都會有限制下次同一公投提起的時間。在核四這種重大政策案,一旦公投了,不論結果怎樣,接下來八年都不能再提同樣的公投。

這種限制,在投票人數夠多的情形下,固然有維持安定的正面功能。但如果只有小貓二三隻出來玩(如我個人分類「3.公投無效」之情形),也要拘束公民全體八年內不得再提同種公投,實在也是不合理。

這方面,有待修法來解決了!(或者,我們應該先公投一個新的「公民投票法」!)

目前來說,核四公投,箭在弦上。

要能夠實現非核家園的理想,就只有用超高的民意去跨越公投法的灰色地帶,不但投票人數要超過總投票權人口數的一半,約900萬人,反核票數還要超過其中一半,也就是約450萬票。

如果說,公投不是政府運作的常態,而需要高標準,依目前這個公投法的標準,需要有反對票450萬張。

但今天如果只有800萬人投票(不足總投票權人數的一半),就算其中799萬人都投反對票,公投還是不會「通過」。

朋友啊!這怎麼會合理呢?

799萬張反對票,竟然比不上450萬張嗎?

我們的政府及執政黨口口聲聲說公投的標準不能太低!我也同意不能太低,但是總不能不合理吧!

至少要再加一段,即公投案中同意或不同意之一方之票數,實際上已達總投票權人之四分之一(或三分之一)時,公投亦視為通過。如此才能解決上述不公平的問題啊!

朋友啊!我們的公投法極不公平,極不合理,問題極多!

我們的政黨和立委,連基本的公投法也不去了解,還在為公投題目要寫作「你是否贊成續建核四?」、「你是否贊成停建核四?」這個問題吵來吵去!(這兩種問法在目前來說,根本都沒差,兩黨不要再模糊焦點了!)

重要的是,公投法的門檻應該要降低到合理的程度!

實現非核家園,別忘了要努力催票啊!

2013年2月25日

【攝影】山櫻花。反核。

DSCN5745



山櫻花的季節快過了。

沒有特別去尋櫻,偶然見著了,就拍一下!

這張是今年最滿意的一張櫻花。小小的花樹將要落盡,悄悄地開在潮州街裡「島民工作室」的外面。

櫻花很美,但若沒有後面牆上那件事。花與人,恐怕難免在不測的變故裡,凋零。

2013年2月21日

歪詩一首

DSCN6117

在東勢的一家小吃攤上,看到了袋子上印著一首詩。

作者,卓伯源。彰化縣的縣長。

他的弟弟因為承包縣政府的標案,涉嫌污了一千多萬,前不久才被起訴聲押。

而這個標案,做的就是這個袋子。

不論做幾個,都真看不出有一千多萬的樣子!

該怎麼說呢?

.......

走進小鎮的
一個小吃攤
看到一首詩

在牆上
掛著的黑色
廉價購物袋上

七言絕句也是
國民黨縣長
貪污的痕跡

當時
我正在
排隊上廁所。

來拔菜囉!

DSCN6094

過年到台中鄉下學拔菜!

DSCN6092

這個玉米,只要抓住,往下壓,就可以拔起來!

DSCN6095

這就是我拔的玉米,看到露出來玉米鬚變成深咖啡色,就是熟了,可以拔了!


DSCN6100

送回去集中。

DSCN6090

展示戰果!

DSCN6097

媽媽也來拔!

DSCN6102

把外面的皮剥掉一點,再丟到桶子裡。

DSCN6106

最後拔這麼多。這都是小舅公種的無農藥有機玉米!

DSCN6077

拔了玉米,還要拔蘿蔔。


DSCN6073

這張太黑了!但是JUSTIN對拔菜沒興趣,所以拍不到第二張了!傷腦筋!

DSCN6079

小胖姑姑自己拔好啦!

DSCN6080

哇!大豐收!菜頭還很多,先挑長出地面的來拔。那上面綠綠的部分,削掉就好,還是很甜很好吃的有機菜頭哦!

DSCN6087

又一桶菜頭!

DSCN6116

哇!媽媽抱著這麼大欉的是什麼菜啊?

是香菜!沒想到可以長這麼大吧!

DSCN5967

要吃的菜,摘就好,推在地上的箱子裡。

DSCN5968

這是屋後要通往菜園的路。

農家的東西,隨便堆著,都很有感覺!

DSCN5971

DSCN5970

DSCN5965

DSCN5972



DSCN5964

也不需要烘碗機,因為都是用陽光殺菌的!

2013年2月19日

玉米之毒


今年過年,與表妹的先生聊天,農家子弟的他說:幼時種玉米,等長到一定的高度,農家會以保特瓶裝好年冬,瓶蓋上打個小洞,從每棵玉米株的頭點一下,以防蟲害。這是他們小孩子的工作。好年冬從玉米株的上方吸收後,全株有毒性,什麼蟲也不生。

小舅也說:他的一個朋友曾經介紹種苦瓜的方法,就是在種苦瓜時,將任一段莖蔓浸在好年冬溶液裡一段時間,則整株苦瓜都不會生蟲。

多年前,堂叔一家在家中用大鍋煮玉米,把整根的玉米丟下去熬湯,因為人多,份量也大,最後竟然全家中毒,嘴唇發紫,全部送醫。

好年冬,學名「加保扶」,是一種「胺基甲酸鹽類」殺蟲劑與殺線蟲藥,登記用途是控制土壤與各種田間穀物及蔬果葉片上的害蟲。美國環保署於2009年決議認定加保扶對於飲食、勞動者與生態造成的風險,都是不能接受的,而禁止任何食品殘留加保扶的成份。但似乎只有禁止食品殘留,並沒有禁止於農業使用。

而台灣農委會於98年6月16日以農授防字第0981484519號公告農藥加保扶、納乃得、毆殺滅等列為「劇毒性農藥」(Highly hazardous pesticides)。禁止使用及生產含量百分之八十五、百分之七十五等高劑量的加保扶粉劑農藥,但含量百分之三粒劑的加保扶(即好年冬),仍是合法的農藥。台灣每年使用量據悉高達上千噸之多。

好年冬在園藝上也頗多人使用,只要將加保扶粒劑加入土壤中,植物就會吸收,全株產生抗蟲性。所以說,加保扶乃是一種「系統性」的農藥,是進入植物的「體內」產生抗蟲效果,並非噴灑在作物的表面。因此,用洗,是洗不掉的。

此外,根據社團法人台灣環境資訊協會引用屏東科技大學野生動物保育研究所所作的研究,台灣的老鷹(學名:黑鳶)在多年的保護之下,族群數量仍無顯著成長,有學者在解剖死亡老鷹之後,發現其肝臟檢測到加保扶的數值為2.49 ppm、1.29ppm,而美國曾有相關研究指出,大型猛禽只要攝取含0.6 ppm加保扶的死動物,就會中毒死亡。

因此,加保扶在台灣極可能已經進入食物鏈系統中,造成高等消費者(如老鷹)的死亡。而人類,豈不是最高等的消費者?

阿姨同學的媽媽,是南部的農家,便千萬交待,要煮玉米的時候,把玉米粒削下來煮,不要整根丟下去煮。

而我老媽在煮玉米排骨湯的時候,除非確定是有機、無農藥的玉米(也就是自家親戚所種的玉米),才會把玉米切段與排骨同煮。凡是在外購回的玉米,無論攤商如何保證,都是先用另外的大鍋把玉米煮熟,湯倒掉,最後才把已熟的玉米加入排骨湯中一起煮一下。

很多小朋友在啃玉米時,吃完玉米粒後,還會吸吸玉米芯裡的湯汁,嘖嘖作響。那是很好吃沒錯,但家長們可真要先確定,你們買的是不是有機的玉米,以免小朋友吸進了一堆好年冬,那可就不妙了!

而自幼至今,我們真不知已吃了多少毒到肚子裡去了呢!

----------------------

圖說:只有自己親人種的玉米,才可以放心吃。現採玉米,不用煮都好吃!



DSCN6108

DSCN6103

DSCN6104

DSCN6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