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22日

【閱讀小說】火車大劫案與安潔莉納.裘莉


火車大劫案
已故美國知名暢銷小說家麥克.克萊頓向來走在科技的尖端。他的小說如侏儸紀公園恐懼之邦奈米獵殺》、《危基當前》...,無不觸及當時最流行的科學議題,如基因工程、全球氣候變異、奈米科技等等。然而,《火車大劫案》這部小說,卻是描寫一場發生在英國維多利亞時代的火車黃金搶案。

從最新科技的場景一下子跳TONE到歷史劇中,實在令人驚訝!

而麥克.克萊頓在前言裡對此似有自解。他說維多利亞時代,是工業革命後日不落帝國最強盛的時代,許許多多的新發現、新發明,改變了生產、運輸等重要事項,重新定義了人們的生活模式。

當時的英國人相信,未來人類的知識及科技將沒有止境的發展,會不斷改善人類的生活,解決人類的問題,朝向盡善盡美之境。

在這樣的風氣中,火車無疑是一個代表。他縮短了交通時間,使一般大眾都能體驗先前只有貴族、富人才能從事的「長途旅行」。人們的活動領域大幅增加,始見天地之闊,景物之奇,大大拓展了人們的視野。

這種神奇的經驗,使得火車成為一種科技生活將朝向無限美好的光明象徵。

而當時的人認為所謂的「犯罪」及「犯罪者」,乃是一種在惡劣環境中低下劣等的人類所做出不入流、不高尚的行為。「犯罪」就等於「落後」;犯罪者都是那些乞丐、酒鬼、三七仔等窮苦低等人家出身又不知上進的人。

因為「犯罪」是在「落後的環境」中所產生。所以當科技進步,改善了人類的生活,消滅了貧窮與落後,犯罪也會因此而消失。這正是維多利亞時代的人們對新世界的想像。

麥克.克萊頓說,「火車大劫案」正是撕裂這個想像的重大犯罪事件。本案在歷史上的影響力,絕對不只是銀行的大批黃金被搶走而且找不回來而已。

火車既然是光明的象徵,怎麼會有人利用火車來犯罪呢?犯罪不是應當在陰暗處發生嗎?

又本案犯罪的首腦居然是一名充滿貴族氣息、坐擁豪宅、出入上流社會、往來名流的英國紳士,連英國女王都想一睹其真實面目。犯罪者不都應該是個鼠輩嗎?

原來,犯罪不會隨著科技的進步而消失,反而會隨著科技進步而更加厲害。犯罪也不是貧苦者的專利,惡劣卑下的環境並非造成犯罪原因。

只要是人,都有可能是犯罪者。

這個搶案,造成維多利亞時代對科技至上論的反思。也是麥克.克萊頓感到很有意思的地方。

由此脈絡來看,亦可知麥克.克萊頓並沒有離開他向來的書寫模式。他批判民眾或科學家對最新科技的迷信與盲從,並指出最新科技一定也伴隨著新的道德難題與不可預測的災難。

近來有一則引發廣泛討論的新聞,即知名美國美艷女星安潔莉納.裘莉自稱其本人因篩檢出乳癌的高致病基因,且其母親亦死於乳癌,所以她本人已經實施了預先切除乳房的手術,以免「將來」罹患乳癌。

這個在我看來不可思議的事情,居然得到她老公、老爸、子女、家人、某些女權團體及美國媒體普遍的肯定。認為安潔莉納.裘莉是一位「勇敢」的女性,面對困境毫不屈服。

(最近又有新聞說安潔莉納.裘莉是收受了某基因篩檢公司的天價代言,才放出割奶的假消息,事實上並沒有手術,而該基因篩檢公司股價已經因而大漲云云。)

沒想到真實的世界竟與麥克.克萊頓的小說暗暗相合。基因篩檢、基因改造、基因工程、基因療法等等,豈不是當今之世的「維多利亞火車」?

當今人類是不是普遍相信,基因的研究與改造,沒有止境,終將人類帶往一個更美好的未來?

今天,安潔莉納.裘莉的事件向我們證明了,主流大眾相信疾病是由於基因所造成的。只要我們在基因的層面找出致病的原因,加以消滅,那我們就不會再受疾病之苦。

這怎麼會對呢?疾病難道不也是因為一個人受傷、感染、中毒、生活習慣不良所造成的嗎?基因怎麼能解釋一切?又怎麼能解決一切呢?

有乳癌的致病基因,就一定會得乳癌嗎?這件事情如果未經嚴謹的科學證明,需要美麗胴體為生財工具的大明星,又怎麼會盲目到自割豪乳呢?而旁邊的人居然還鼓掌叫好?

今日,若我們相信疾病是基因可以解決的問題。明天,會不會又有人「發現」其實犯罪也是基因可以解決的問題?先把這些有犯罪基因的人除掉,或者為他們手術除掉犯罪基因,我們就會有一個沒有犯罪的美好世界。

看到裘莉割乳事件後美國社會的反應,我不再覺得這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

我想,當今之世,是不是也需要一個「火車大劫案」,才能讓大眾清醒過來呢?


延伸閱讀:

〔閱讀〕『NEXT危基當前』-麥克‧克萊頓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