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8月30日

沒有說出的道歉

若非當兵,我可能不會認識你。

我是一個研究所畢業去當兵的預官,少尉輔導長。而你是一個年紀比我小很多,卻滿嘴檳榔的「老兵」。

在彼時的馬祖南竿島上,我才剛從北投復興崗的政戰學校結訓,滿腦子還是不合時宜的標準作業程序。只知道當前政戰工作重點中的重點,就在防止「老兵欺負新兵」,所以要求部隊中老兵、新兵應勞逸均等,一切公平。

那次周四的莒光日教學,內容是「開會」,就是那種從「主席報告」、「討論事項」、「臨時動議」一路到最後都行禮如儀的會議。應當是我太傻太天真吧!看到開會時擔任司儀的居然是一個新兵,不免覺得有老兵欺負新兵的嫌疑,為了貫徹政策目標,我就決定叫那個新兵下來,並指定坐得最近、有點流氓氣的你上台去當司儀。

不料,你說:「輔仔,我不會啦!」

「我管你的,你上去就對了!」

「我真的不會啦!」

我說:「當司儀有什麼不會?就照後面的海報,從『一、主席報告』開始念就好了。什麼不會?你給我上去!」

「我就真的不會啦!」

見你如此推託,我想你這個老兵連我這個「新官」都瞧不起,平日對新兵不知會如何作威作福。於是我臉一沉:「叫你上去就上去,理由這麼多,馬上給我上去!」

你非常彆扭地站到台上,仍不開口。我真的火大了,大聲地說:「快點開始,主席報告,你不會念啊?」

你終於開口:「主席報告。」簡短的主席報告結束後,你又不說話了。

「繼續啊!」我想我的口氣很差。

你又是那句:「輔仔,這我不會啦!」

這時終於有一位弟兄看不下去,對我附耳說道:「輔仔!伊不識字啦!」我嚇了一大跳,請你下台,換了另一個老兵上去當司儀。

後來我翻了一下你的人事資料,發現你是「國中畢業」。國中畢業卻不識字?連「主席報告」、「臨時動議」這種小學生開班會的用語都毫無概念,怎麼會這樣?剎那間,我才領悟到自己對這個社會的認識有多麼淺薄。

身為一個連隊輔導長,我對你全無認識,居然愚昧地用職權當眾羞辱了你這位老兵。當你對於「不識字」三個字羞於啟齒,一直以「我不會啦!」來搪塞時,我沒察覺出異狀,反而認定你在挑戰我的權威,剛愎而自用、出口而傷人,想來真是慚愧啊!

你是個江湖男兒,不會因為這種小事情記恨。往後的日子我們雖無深交,總也是能一塊兒扯淡的同袍。但我一直覺得欠你一個道歉。

錯過了當下像個男子漢誠懇道歉的機會,這遺憾就一直藏在我心中。

若說懶散卻又自負的我如今還有一點點真誠的謙遜之意,若說今日的我能在不耐煩到極點時再多忍一分鐘,那都是因為你。


(刊於2013/08/30 聯合報繽紛版)

2 則留言:

Richard 提到...

也曾經當過官的我,服務軍旅時也曾經遇到不識字的老兵,還曾經買過字帖要他去練;又遇到另一位老兵很老實,有次一起去做火車才知道他看不懂時刻表,我很認真的告訴他要如何看火車時刻表,其實真心是真的希望他能多知道一些,不管效果如何,我想他應該還是能感受到我是認真的吧!

小杜白雲 提到...

當有後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