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21日

馬祖砍樹記

  馬祖南竿島上的山林,林木青葱,蔚然成蔭,行走其間,彷彿在做氧氣治療。在此服役二年,大自然是我心靈的一大安慰。

  然而,煞風景的是曾遇到兩個「樹木殺手」。

  彼時在基層連隊當輔導長,有一日副旅長蒞臨巡視,東嫌西嫌,東唸西唸,無論如何就是要找碴。最後指著一間小庫房邊的大樹説:你看這樹長成什麼樣子?能看嗎?都快枯死了,還不砍掉!不要再讓我看到這棵樹。

  小庫房位於連集合場左上方山坡,是挖入山坡的半穴居式庫房,狹小破舊。門口左右各有一棵烏桕樹,其中一株亭亭如蓋,枝繁葉茂;冬日葉落,枝椏參差,樹形極美。夜行其下,仰望星空,但見星光閃爍於枝葉之間,實為此生罕見美景。

  另一棵烏臼樹雖然長歪了,枝葉稀疏,略顯無力,但也是三層樓高的大樹,不知於此地已生長了多少時日?不料今日將死於副旅長之口。

  烏臼樹是高級木材,質地堅硬。連上並無電鋸,而用上各式手鋸,好像拿水果刀在割鱷魚皮,如此鋸下去,真不知伊於胡底?

  此時為了「誓死達成上級任務」,只好叫弟兄拿出十字鎬,直接用尖銳的鎬頭揮擊樹身,將樹身「搗爛」,毀之過半後,眾人推樹搖晃數回,大樹轟然而倒,結果把小庫房的屋頂壓垮一半,眾人見狀大笑不止,樂不可支。此真是當兵的無聊處。

  笑完之後,才發現這倒地大樹根本搬之不動,也沒法子鋸成數截。樹既倒地,搖樹老招也無用武之地了。

  此時公出的連長回連,見此滿場狼籍,問明原委後,也苦笑不已。乃糾集全連三、四十人一起抬樹,嘿咻嘿咻的丟下山坡去也。

  此乃獨立大樹之殤。然世事尚有更過份者!

  在我調任位於道路邊坡下方的砲本連後,某日,崔司令官車行經過砲本連上方,不知那根筋不對,説砲本連上方邊坡的樹那麼濃密,顯然意圖阻擋他老人家坐在車中視察部隊的視線,其心可誅!乃下令砲本連將山坡上的樹砍掉一半,不可讓司令官坐車經過時看不到連部在做什麼。

  可憐啊!那片山坡上的樹木都是非常漂亮的台灣山毛櫸,是極為高級的常綠樹種,彼時之樹圍平均約有三十公分,樹高達三、四公尺,應該是早年國軍辛辛苦苦栽種存活的綠化樹木。

  這些美麗的樹就在崔司令官莫名奇妙的軍令中逐一被砍倒。還好限於工具,本連伐木的速度不快。

過了不久,崔司令官退伍,新上任的薛司令官一日車行經過砲本連的上方道路,看到林木甚疏,不大高興,乃下了一道命令,指砲本連在「營區隱蔽性」上工作不力,讓往來民車一眼就看到連部的軍事活動,這是在搞什麼玩意兒?還不趕快加強造林。

  彼時連長聞令長歎:司令部朝令夕改,累死了基層官兵。但我私下倒是蠻高興可以不用再砍樹了。

  只是,砍樹何易?種樹何難?樹已倒下,難道可以用強力膠黏回去嗎?

  不知昔日舊地林相於今已回復幾成?對於當年慘遭我毒手的樹木,於今思之,仍不免耿於胸懷,茲為一記!

(刊於2013/9/21自由時報花編副刊《往事小廚房》辣手摧樹)

4 則留言:

far 提到...

我記得那時弟兄們怨聲載道,好好一片綠林砍的七零八落,尤其收拾那些劫後的樹幹,根本是折騰人嘛。後來的新指揮官營區隱蔽性不佳,倒是讓我想起營區(含福利站)所有房舍一律漆成迷彩,不知道是不是這緣故?比起砍樹,還是油漆有趣多了。....其實我留言主要是想請教輔仔,最終我還是買了部二手Leica M6,現行M鏡夭壽貴,老鏡查了一查,加製七枚玉和summilux 50/f1.4 v2成像不錯但超過原預算一些,如果summicron 50/f2(加拿大廠)若差異性不多的話(例如90分與85分),是不是買加廠的summicron就可以了?

小杜白雲 提到...

不敢妄言,但我的就是加製summicron。

品質沒有問題,但我沒有1.4,所以也無比較差多少。

拍黑白嗎?

far 提到...

目前黑白彩色都拍。稍作了點功課,加廠summicron現行版的前一版(第四版)還分為前後期,對焦柄為虎爪和月牙型,網路目前二手價約32k~36k(差在遮光罩),現行版大概40k以上,第四版的話感覺月牙型手感會比較好,熟悉後可以不用看對焦環上的景深刻度,不過很喜歡summilux 50 ver2,一機一鏡的話大光圈比較好用,不過卡在預算,還在考慮當中。

小杜白雲 提到...

我的是月牙型....

遮光罩很貴,可以自己做...

買來拍比較重要...器材研究到最後其實多是空留回憶...

用LEICA,還是要搞暗房,才能知道他厲害在那裡...

不然,要顏色,電腦最多色,要銳利,新鏡更銳利,要大光圈'快速'畫質,也比不過日新月異的數位相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