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31日

【科普】台灣人應該喝牛奶嗎?--小談乳糖不耐症

(報紙大概不會登這種打擊牛奶的文章,就貼在部落格吧!)

科學家研究發現,大部分的動物在成年之後,無法再消化乳糖,但是某些人類例外。因為人類與原牛的互相馴化,或稱共生演化,讓蓄養牛隻的人類族群產生可以消化乳糖的基因。

依照天擇,有一群人類養了牛,在食物缺乏時,開始喝牛奶,有一小部分的人類產生基因突變,在成年後可以消化乳糖,而大部分不能消化乳糖的人因為食物缺乏都死了,於是突變的基因取得繁殖後代的優勢,數代之後,那一群人類成為可以在成年後消化乳糖的族群。

這個人類基因突變的演化,舉其大者,在人類歷史上獨立發生過兩次。一次是距今九千至一萬年前,發生在歐洲,因此西歐人種有在成年後消化乳醣的基因。另一次則是七千年前發生在東非,馬賽人等少數民族也演化出成年後消化乳醣的基因。

依據考古所得證據,這兩個時間點都與當地人類開始馴養原牛的時間相當。

換言之,西歐人與東非人之所以在成年之後仍然能夠消化乳糖,是因為他們的祖先在殘酷的天擇之下,保留了突變的基因庫。

而亞洲人,包括台灣人在內,並沒有經歷這段天擇的過程。所以說,我們和大多數的動物一樣(包括乳牛本身在內),在成年之後無法消化乳糖。

西醫說這是「乳糖不耐症」,好像是一種病,但這其實不是病。人類祖先和大多數的動物相同,只在幼年期才喝奶,母親(或奶媽)是唯一的乳汁來源,所以哺乳動物的幼體腸道內富含乳糖酶,具備可以消化乳糖的酵素。但個體成年之後,脫離哺乳期,體內的乳糖酶就會消失,無法再消化乳糖,此時若有乳糖進入腸道,就會引發腹脹、腹瀉、過敏等種種不適症狀。只有西歐和東非等地的「少數人種」,因為與原牛共生演化的結果,才取得成年後可以繼續消化乳糖的特殊基因。

這並不是多喝牛奶來訓練腸胃道就能夠改變的事情;後天再怎麼勤喝牛奶,也不可能「改變基因」。若強迫自己的身體去接受不能消化的乳糖,表面上身體好像是接受,但其實是麻痺,並不利於健康。

今日,醫學發達,我們的族群不可能因為乳糖不耐而大量死亡,而重演西歐人及東非人的天擇過程。所以,大部分具有亞洲血統的人類,註定就是沒有在成年後消化乳糖的基因。

亞洲大陸上,我們自古吃奶酪、喝酸奶,利用發酵去除乳糖的成份,以利我們的腸胃吸收。今日亦有諸多優酪乳、乳酪等產品可供選擇,讓我們迴避乳糖而獲取牛奶的營養,我們又何苦再喝鮮奶來挑戰自己的身體呢?

還有,乳糖不是乳脂,脫脂牛奶因為脫去了脂肪的成分,所以乳糖所占的比例尤高於全脂牛乳。有些人會勸乳糖不耐者就喝脫脂牛奶來改善腸胃不適的情形,不但無助,反而有害。實在不可不慎啊!


參考書目:

我們的身體,想念野蠻的自然:人體的原始記憶與演化

2013年10月30日

【讀書札記】淺談《台灣割據志》

《台灣割據志》一書,日本人川口長孺所作,全書以漢文寫成。川口長孺是日本江戶時代晚期的學者,此書抄本藏於日本祕閣,上有「文政壬午」藏書印文,文政壬午即清道光二年(西元一八二二)。

其所謂「台灣割據」,乃指鄭成功在台灣之事。所記大抵自明天啟元年至清雍正元年,蒐集中日二國有關台灣及鄭成功三代的史料,一一比對勘誤,並逐句引註出處,實在是了不起的治學工夫。

本書作者題記為:「彰考館編修總裁川口長孺奉命編撰」。彰考館是日本德川幕府,為了提倡儒學所設置的官方學術機構,由本書可知,日本人對於台灣的研究,絕對不是從其近代帝國主義興起之後才開始的。

卷末作者自敘:「長孺曰:此志紀年,起明天啟元年辛酉,而終清雍正元年癸卯。根據諸書,必期確實;而其行文則會粹錯綜,務加刪潤,令其有次序。事雖專係鄭氏,傍及華夷之隆替。凡一百有三年間,治亂盛衰興廢之故,天命人心去就之際,蓋有略可觀省者云。」

由此可知,川口長孺治史遵從中國「以史為鑑,可以知興替」的傳統。所為並非實地考察,而是綜理史料,包括正史、野史、筆記、叢談等等,引用中國及日本之書目達五十七種之多。

又川口長儒為日本人,本身應該是「日夷」,居然也關懷「華夷之隆替」。可見其文化認同上可能相當的「中國」,這可能也是古代日本高級知識分子沉浸於儒家文化的「高級品味」。

這書小小一本,讀來卻很有趣味。非以歷史考證為專業者,大可當成小說來看。

比方說寫到鄭芝龍在明末投效官府之後,與大海盜劉香的激烈海戰,有一段記載如下:

「香偵知戰艦未成,大驅數百艘直突河下。芝龍即令沿河設兵,與芝虎領戰艦數十以迎。交戰之際,燒己艦以燒寇艦,令兵各以腰牌為號,火發齊投水中。寇亦投水。四圍小舟見牌號救之,無者斬殺,香逃去。」(明‧黃獻臣《武經開宗》)

此善用智謀、以寡擊眾之精采水戰,並不比三國演義中的火燒連環船遜色。而文中所提到的「芝虎」是鄭芝龍的弟弟,鄭成功的叔父。

「茲役也,芝虎竊隱於帆末,風轉及香船,大呼飛下,擊殺幾盡。芝虎勇悍,聲如乳虎,每戰深入,終戰歿矣」(引自清‧鄭亦鄒《鄭成功傳》)。

此段讀之,猶觀好來塢電影《神鬼奇航》中史派羅船長的特技身手。海上飛將軍,實在過癮!

民國三十八年(一九四九),國府倉惶奔台。在台灣猶是物力維艱的年代,周憲文、夏德儀等教授默默利用台灣銀行的資力,主持「台灣銀行經濟研究室」數十年,致力於台灣史料之整理及翻譯。此一「學術苦功」,曾讓當年許多三餐不繼的學者賺些外快,更為台灣留下可貴的研究資料。

這本《台灣割據志》便是台灣銀行經濟研究室三百零九種「台灣文獻叢刊」的第一種,依古抄本內容勘誤、分段並加新式標點符號,出版於民國四十六年八月;八十四年八月,因「紀念台灣光復五十周年」,由台灣省文獻委員會重印發行。

這大概是全世界仍在通行的唯一版本。此書就在台灣印行,中文寫成,說的都是台灣歷史。但讀過的台灣人似乎很少,豈不惜哉!



(2013/10/30刊登於人間福報縱橫古今版)





2013年10月21日

GRD4還魂記

_8253150

前些日子,找不到我的GRD4。這相機我原本天天帶著,不知隨手放到那兒去?家裡、車上、辦公室,到處都找不著。

前二日,赫然發現他就在停車塔裡的停車位上,想來是隨手放在車門的置物處,開車門時不慎掉了出來。

尋獲失物,大喜也!

但是,撿起來一看,發現.....已經被車輪壓過了!LCD完全碎了,機體後方也有破損,所幸還不算是壓成「機餅」。開機電源燈會亮,但鏡頭不伸出來,頗為不妙!

還好買的是公司貨,可以送回總代理來處理。

_8253151

過了好些時間,終於收到維修後的相機。換了前後殼和液晶螢幕,費了四千二百大洋。

大失血!不過總代理恒隆行服務頗佳。

圖中是換下來的零件,也隨機寄還給我。可以看出GRD4鎂鋁合金的機身。

金屬還是比較勇。此機在保護套中被一噸多重的小客車車輪壓過,連防震的保護套都被戳破了兩個洞,最終只有機殼破裂加上液晶螢幕毀損,鏡頭及對焦等機械結構則沒有損壞。算起來是一台堅固的小相機。

若是一般隨身機的的塑鋼機身,應當就當場就拜拜了吧!

這是我第三部嚴重受損的相機。PENTAX W10被小兒高拋摔落,對焦機構損毀;FUJI W300則被買給小女的牛肉麵湯泡過,機板腐蝕。這兩台都因為維修費用過高而報廢了。

GRD4的維修費亦不低,但比起他的高單價,便有了維修的價值。希望它此後頭好壯壯,不要再出問題啦!

2013年10月16日

「菁」字怎麼念?

小女名中有個「菁」字,當初命名先生交代說要念作「青」,而不是「精」。上學之後,老師卻常常念成「精」。

查詢坊間字典、辭典,「菁」字注音通常只有「ㄐㄧㄥ」,而沒有「ㄑㄧㄥ」。

但在中華書局出版的上下兩冊《辭海》中,「菁」有破音字,可以念「ㄑㄧㄥ」,如詩經「菁菁者莪」這句,便要念作「ㄑㄧㄥ」,是指花草茂盛的意思。

為此我還特別將《辭海》那一頁印出來給老師參考,說明女兒名字的念法是有依據的。

不料太座大人在網路上看了資料,說「菁菁者莪」這句應該是念「ㄐㄧㄥ」,念「ㄑㄧㄥ」是誤植,並且質疑我手邊這本四十年前出版的《辭海》版本太舊,說搞不好新版已經有修訂了云云。

字音、字義這種東西,古已有之,源遠流長,怎麼能夠以今非古呢?不過太座既然有疑,我也只能再查清楚一點。

依《康熙字典》所載,「菁」這個字依唐玄宗開元二十年(西元七三二年)官方認可的《唐韻》,發音是「子盈切」。

所謂「切」,就是用前一個字的子音加後一個字的母音來發音。但「子」、「盈」二字在唐朝的發音是否與現代相同,則不能確定。若照現代發音來切韻,「菁」應該要念作「ㄗㄧㄥ」,有點像客家人念國語的口音。

若依照宋仁宗景祐四年(一○三七年)下旨編修的《集韻》,「菁」有兩種念法,第一是「咨盈切,音精。」,大致與《唐韻》相同,這個念法的「菁」,原意是指「韭華」,也就是韭菜花;另外也是一些植物的名字,如「菁茅」、「蔓菁」、「蕪菁」等,「蕪菁」就是俗稱的大頭菜。這個意思延伸到了後來就有了「菁華」、「菁英」的意義!

《集韻》中的第二個念法是「倉經切,音青。」,如按「倉」、「經」二字的現代發音來切韻,念成「ㄘㄧㄥ」,也很像客家人念國語的發音。這個發音的「菁」,意思是「花盛貌」。

《康熙字典》裡所舉的例子是《詩經‧唐風》:「有杕之杜,其葉菁菁。」;與前述《辭海》舉例之《詩經‧小雅》:「菁菁者莪」,意思都是植物長得茂盛的樣子。

現代中文裡,「菁」這個字大多用於「菁英」這層意思;「蕪菁」這個名詞也還有人用,這兩種情形都應該念作「精」沒錯。

不過,如果要念《詩經》裡的「菁菁者莪」、「其葉菁菁」,應該還是要念作「青」,而不是「精」。

現行諸多字典、辭典中,沒有把「菁」的破音字「ㄑㄧㄥ」列出來,有所疏漏,也就罷了;但有些字典、辭典卻把「菁菁者莪」中的「菁菁」注音成「ㄐㄧㄥ、ㄐㄧㄥ」,這就未免積非成是,有欠周詳。

甚至連享譽多年的《國語日報字典》及《教育部網路字典》,也都犯了這種錯誤,讓我這個老爸常常得為了女兒的名字跟老師有理說不清,未免太「豈有此理」了啊!

(2013/10/15載於人間福報縱橫古今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