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31日

【科普】台灣人應該喝牛奶嗎?--小談乳糖不耐症

(報紙大概不會登這種打擊牛奶的文章,就貼在部落格吧!)

科學家研究發現,大部分的動物在成年之後,無法再消化乳糖,但是某些人類例外。因為人類與原牛的互相馴化,或稱共生演化,讓蓄養牛隻的人類族群產生可以消化乳糖的基因。

依照天擇,有一群人類養了牛,在食物缺乏時,開始喝牛奶,有一小部分的人類產生基因突變,在成年後可以消化乳糖,而大部分不能消化乳糖的人因為食物缺乏都死了,於是突變的基因取得繁殖後代的優勢,數代之後,那一群人類成為可以在成年後消化乳糖的族群。

這個人類基因突變的演化,舉其大者,在人類歷史上獨立發生過兩次。一次是距今九千至一萬年前,發生在歐洲,因此西歐人種有在成年後消化乳醣的基因。另一次則是七千年前發生在東非,馬賽人等少數民族也演化出成年後消化乳醣的基因。

依據考古所得證據,這兩個時間點都與當地人類開始馴養原牛的時間相當。

換言之,西歐人與東非人之所以在成年之後仍然能夠消化乳糖,是因為他們的祖先在殘酷的天擇之下,保留了突變的基因庫。

而亞洲人,包括台灣人在內,並沒有經歷這段天擇的過程。所以說,我們和大多數的動物一樣(包括乳牛本身在內),在成年之後無法消化乳糖。

西醫說這是「乳糖不耐症」,好像是一種病,但這其實不是病。人類祖先和大多數的動物相同,只在幼年期才喝奶,母親(或奶媽)是唯一的乳汁來源,所以哺乳動物的幼體腸道內富含乳糖酶,具備可以消化乳糖的酵素。但個體成年之後,脫離哺乳期,體內的乳糖酶就會消失,無法再消化乳糖,此時若有乳糖進入腸道,就會引發腹脹、腹瀉、過敏等種種不適症狀。只有西歐和東非等地的「少數人種」,因為與原牛共生演化的結果,才取得成年後可以繼續消化乳糖的特殊基因。

這並不是多喝牛奶來訓練腸胃道就能夠改變的事情;後天再怎麼勤喝牛奶,也不可能「改變基因」。若強迫自己的身體去接受不能消化的乳糖,表面上身體好像是接受,但其實是麻痺,並不利於健康。

今日,醫學發達,我們的族群不可能因為乳糖不耐而大量死亡,而重演西歐人及東非人的天擇過程。所以,大部分具有亞洲血統的人類,註定就是沒有在成年後消化乳糖的基因。

亞洲大陸上,我們自古吃奶酪、喝酸奶,利用發酵去除乳糖的成份,以利我們的腸胃吸收。今日亦有諸多優酪乳、乳酪等產品可供選擇,讓我們迴避乳糖而獲取牛奶的營養,我們又何苦再喝鮮奶來挑戰自己的身體呢?

還有,乳糖不是乳脂,脫脂牛奶因為脫去了脂肪的成分,所以乳糖所占的比例尤高於全脂牛乳。有些人會勸乳糖不耐者就喝脫脂牛奶來改善腸胃不適的情形,不但無助,反而有害。實在不可不慎啊!


參考書目:

我們的身體,想念野蠻的自然:人體的原始記憶與演化

3 則留言:

Joan Ho 提到...

原來你也是乳糖不耐症的一員?

小杜白雲 提到...

是啊!我很久之前就不喝了。

大部人年輕時體力後,可以當作沒事。到了一定年紀,是受不了的。

用乳糖餵動物的實驗裡,乳糖不耐症是致死的。只是人類不會被強灌牛奶就是了!

L 提到...

受教了...
其實鬧肚子哪能當沒事呢?
拉肚子的前奏曲=3(請發揮您的想像力)不利人際關係發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