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16日

代妹捉刀記

 大二時選修台大中文系方瑜老師的「詩選及習作」,有一位農學院轉中文系的男同學,清秀頎長,頗有氣質,已不記其名姓。他於課堂習作曾交五言律詩一首,水準頗高,經老師修改潤飾後,詩云:「坐試新溫酒,流盃寄晚風。霜寒秋樹蔽,燈暖淚痕空。一去江湖遠,幾番魂夢同。宵殘開醉眼,貪看笑顏紅。」據其述,乃取晏小山〈鷓鴣天〉「從別後,憶相逢,幾回魂夢與君同。今宵賸把銀釭照,猶恐相逢是夢中」之情境,發揮而成。數年後,舍妹考取政大中文系,大一時也有詩選及習作課程,當時教授指定之寒假作業是創作五絕、五律、七絕、七律各三首,並需一一標註韻腳。遙想古人吟安一個字,尚要捻斷數莖鬚。寒假不過一個月光景,叫這些大一新生如何才能交差呢?

 舍妹苦吟幾篇,乞余修改,又將鄙人舊作濫竽充數,居然還需再代作數首才能湊齊。余受妹命,索盡枯腸而仍缺七律一首,想起前開舊日同窗之詩,不得已抄來改作如下:「開軒坐試新溫酒,且把流盃寄晚風,露重霜寒秋樹蔽,煙輕燈暖淚痕空,明朝一去江湖遠,此夜幾番魂夢同,更盡宵殘開醉眼,依依貪看笑顏紅。」將原本的五言律詩改為七言律詩,每句前二字實係贅文,然若乍觀改作之詩,亦頗覺順暢,是知作詩練字,實非由表相可知,直須深入探求。代妹捉刀,有此一悟,亦覺不無收穫。

 舍妹交出這份寒假作業,成績不同凡響,深受老師青睞,並指定為代表中文系一年級參加政大道南文學獎古詩組的選手。此時舍妹才知弄巧成拙,乃稱病避遁,無故缺席。事後則轉系去也!

 撿點舊書,憶此往事,恍恍然已二十餘年。混跡塵世,治學無成,容堪一笑耳。


(2013/12/16刊登於人間福報縱橫古今版)

2 則留言:

Pin Gu Chen 提到...

這位同學的詩寫得真好!

L 提到...

好詩~兩詩都很有意境,但經您修改過的詩,讀來更有故事性,更有韻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