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26日

遇見《台灣民主國郵史及郵票》

_0011536
【讀書札記】 遇見《台灣民主國郵史及郵票》

十多年前,曾一度沉迷在網拍世界裡。一日無意中看到一張「台灣民主國」的郵票,賣家在英國,價格約合台幣六千元。我對郵票向來所知不多;但光是看到「台灣民主國」這幾個既熟悉又陌生的字眼,不由自主的就興奮起來。當時小妹尚在英國讀書,便請她代為聯絡賣家,問問是否為真品?可不可以殺價等等?

最後,是不了了之。郵票沒買成,但心中已種下一顆好奇的小芽。只是十多年過去了,我心中的小芽還是小芽,沒有長大。但有個人就不同了!

在還沒有網路的一九六六年,此人正在美國留學,某日路經一家郵票社,看到一套印有「台灣民主國」字樣的郵票。他心中應該也興起和我相同的興趣與疑問吧!這位年輕人掏錢買下郵票,上窮碧落下黃泉,動手動腳找資料,足足花了三十年的時間,終於成為台灣民主國郵票的世界權威。

此人乃是曾經出任衛生署長的李明亮先生。他心中好奇的小芽,早已拔地千尺,蔚然成蔭了。

今年,不意又在網拍的世界中,遇見李明亮先生的大作《台灣民主國郵史及郵票》(一九九五出版)。想當年錯過一紙郵票,這次可不能再錯過這本書了。

此書煌煌精裝一鉅冊,印刷極為精美,內容更是發前人所未發,讀來非常有意思!就算是跳過可能只有集郵家感興趣的郵票真偽鑑定查考,比方說紙質或油墨的化學元素分析等等,本書依然有太多一般讀者可資流連忘返之處。

依舊時所學,略知係因大清帝國於甲午戰爭中兵敗日本,簽下馬關條約割讓台灣。台灣人不從,由仕紳及官員公推當時的台灣巡撫唐景崧為總統,宣布獨立,成立「台灣民主國」,以藍地黃虎旗為國旗。

然日軍一來,唐總統就逃回中國去了,因之才有辜顯榮為日軍開台北城門的故事流傳;另有劉永福率其黑旗軍在台南抵抗日軍,終亦不敵日軍而逃回中國。於是,台灣民主國就結束了!

而讀了本書才知道,台灣民主國實在有太多可悲復可歎的地方。

比方說,台灣民主國於一八九五年五月二十五日建國,宣布獨立,總要像美國一樣有篇獨立宣言吧!彼時陳季同、邱逢甲等人的確發表了一篇〈台灣民主國自主宣言〉,在那兵荒馬亂的年代,這篇宣言的原件亡佚,或屬無奈。

但今日我們居然找不到這份重要文獻的原始文字內容,這豈非太過可悲?

大家都記得邱逢甲最有名的那兩句詩:「宰相有權能割地,孤臣無力可回天。」,但〈台灣民主國自主宣言〉居然無人抄錄留存或報導,實在是歷史上捨本逐末的一大諷刺。

還好當年尚還有外國媒體,今日方能從英文、德文的舊報紙上窺見這份文告,並重新翻譯回中文。

一八九五年六月三日基隆失陷於日軍,六月七日台北就開城投降。唐景崧不戰而走!

六月十七日,日本人慶祝在台灣「始政」,六月十九日宣布南征。由於推進速度不快,讓南台灣的人覺得日軍「無力」,事情大有可為,乃於六月二十六日決定在台南成立「第二共和」,推舉劉永福為台灣民主國第二任總統。但劉永福拒絕就任,並表示當他打敗日軍之後,若大家還支持他,他再當總統不遲。當時的美國記者還曾報導黑旗將軍劉永福乃效法英國的克倫威爾,一位不當英國國王的實際統治者。

同年十月十五日,日本海軍攻克打狗,即今日的高雄,這表示日軍並不如原本想像的那般「無力」。十月十九日,台灣的「克倫威爾劉」,就和唐景崧一樣,帶著親信隨從,搭著英國商船逃之夭夭了。

這兩個領導者都把他們的軍隊丟在四面環海的台灣,這些子弟兵可沒辦法游過台灣海峽!在外籍官員和牧師居中調處之下,這些來自中國大陸的軍隊最後都棄械投降,不加抵抗。日後,大部分都被日本人送回中國大陸去了。

在短短五個月的台灣民主國歷史中,台南的劉永福政府居然發行了數版郵票,票面中間印了一隻老虎,俗稱「獨虎票」。其主事者是服務於安平海關的英國留守官員麥嘉林。當時劉永福規定台灣所有對外信件都要貼上「獨虎票」。而在此之前,台灣的郵政則是民營的。

「獨虎票」除了當作郵票使用之外,後來也當成台灣民主國稅收、規費之單據,因此常常出現大全張蓋滿郵戳的情形。更有意思的是,「獨虎票」受到當時世界各地集郵家的高度關注,在有關台灣民主國的外電報導中,不時會提到郵票的事情。

依據作者李明亮的考證,在國祚不過五個月的台灣民主國滅亡之前,香港等地就已經出現偽造的「獨虎票」;在台灣民主國滅亡之後,印製「獨虎票」的模版,疑遭劉永福人馬帶回中國,繼續印製偽票來謀利,以滿足世界上瘋狂的集郵愛好者。

弔詭的是,這些偽票的品質,卻比台灣民主國在物質匱乏下所印製的真票還要好。

除了郵票之外,郵戳也很有意思。世傳台灣民主國只有兩種英文郵戳,沒有中文郵戳。一曰「REPUBLIC OF TAIWAN,TAINAN」(台灣民主國,台南),另一為「REPUBLICOF FORMOSA,TAIWAN」(福爾摩沙民主國,台灣)。可見當時的台灣民主國可能沒有正式的英文國名。而在外國人的習慣裡,台南(TAINAN)有時也可被稱作「TAIWAN」。

依作者所述,除了偽票之外,實寄封也是贗品的大宗。大部分貼在信封上,蓋用郵戳的台灣民主國郵票,都是為了滿足收藏家而偽造的,真品少之又少,乃夢幻逸品。

而如果是蓋有郵戳且自信封上取下的單張郵票,幾乎都是假的。因為「獨虎票」的紙質又薄又差,在泡水取下的過程中很難保持完整,和我們自小認知有背膠、有齒孔的那種正常郵票,可是大大不同。

對照書中的說明,我已能確定當年我在拍賣網上所看到的那張獨虎票,應當是作者列為第IV版的偽票。

其實,當初的郵票真假如何,早已不重要了。有這樣的有心人,願意付出三十年的青春從事如此冷門的研究;還有一對可愛的夫妻以一股傻勁,在花蓮成立了這麼一家「獨虎出版社」,不惜成本的印製如斯精美的書籍。然後似乎如此理所當然的不堪虧損而倒閉,只留下這第一本也是最後一本的絕版書,彷彿台灣民主國一樣,讓人一不小心就忘了它曾經存在。

多年之後,網海中遇見此書,澆灌我心裡快要枯死的小芽,這是多麼幸運、多麼難得的書緣,又豈能不心存感恩呢?


(2013/12/25、26日文字部分刊登於人間福報縱橫古今版)



_0011538


_0011539


_0011537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