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月13日

青春˙拍賣

約莫是小學一、二年級的時候。台北木柵阿嬤家前方的空地上擺過一場走江湖的拍賣會,口沬橫飛的叫賣者在暝暗燈光裡拿出一把黑色自動折傘,呯的一聲打開,吹牛說這把雨傘有多麼堅固。

那時我心裡想,能不能當成降落傘呢?叫賣者居然就開口說:我這支雨傘有夠勇,若是汝不信,拿去爬起樓頂跳落來,就親像拿著一支降落傘同款,保證你安全落地!

一時間,我腦中出現拿著雨傘輕輕飄落的畫面。現實生活裡,我那勤儉的阿嬤不可能把錢浪費在這種江湖郎中的場子上;我也沒有笨到會去跳樓。但這個降落傘的奇想,好像至今尚未著陸。

又約莫是我研究所一、二年級的時候。基隆八斗子的海邊空地上也擺過一場拍賣會。那小攤往後不到十公尺,就是暗黑無邊的大海。此攤賣的都是些奇怪的膏藥丸散,像是三小罐一百元的褐色藥粉,說是沾一點在香菸濾嘴上,就可以讓尼古丁全部消失。雖說是荒唐之極的吹噓,可還真有人買,因為藥效可能不太重要,醉翁之意還在現場的兩個「辣妹」。


沒有短衣熱褲迷你裙爆乳裝。那二個小妹妹濃妝艷抺,穿了一身都是尼龍紗的大蓬裙禮服。小的那個,大概就十二、三歲的年紀吧!

主持拍賣的老闆,一如刻板印象,是個頗經風霜、身形削瘦、長相猥瑣的中年男子。

同學在旁繪聲繪影的說,這種場子都是帶那個小女生去打針,讓她胸部膨起來,等到晚一點,確定警察不會來,要炒熱場子,就會露兩點云云。

彼時演藝圈的玉女仍壓過慾女。從楊林到方文琳,走的仍是清純一脈。但蜜桃成熟時,我們對翁虹的滿清十大酷刑瞭若指掌,天下又有誰人不識飯島愛呢?少年十五、二十時,臭男生們又能有多清純?還記得曾和某同學在男生宿舍裡暢談古典音樂,他老兄說莫札特他已經聽不下去,太清純了!至少要到柴可夫斯基的程度才夠重口味。就像A片看太多都沒反應了,最後只有放屎放尿人獸交才夠刺激。我不知道九泉之下的柴可夫斯基若聞此言作何感想?反正為了面子,我非得要嘿嘿的陪笑兩聲不可。

夜色裡,伴隨濱海公路上砂石車不時轟隆而過的聲浪。發電機噗噗作響,燈泡昏黃。這小女孩緊緊包住極有可能是裝墊出來的胸前兩粒,有那麼好看嗎?隱隱浮動的,是情慾?還是獵奇?

猥瑣老闆的叫賣聲有氣無力,十來個觀眾意興闌珊,兩個「辣妹」一臉木然,走來走去好像沒有生命的玩偶。

是無聊?還是悲傷呢?青春如此惡俗,偶然瞥見荒蕪,只是當時已惘然。場子未散,我們就走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