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3日

白狼張安樂的身分問題

前日白狼率眾去和反服貿的學生及群眾嗆聲,引來許多人不滿。也有人質疑白狼已經是中國那邊的人,怎能能夠參與政治活動呢?還有網友打電話去移民署詢問,移民署官員回答大陸人不是外國人,本來就不是外國人,大家都誤會了云云。這段話被錄音起來,在網路上瘋傳。

這個回答想必很多人不能接受吧! 但依照目前台灣的憲法及台灣地區與大陸地區人民關係條例(下稱兩岸條例)相關規定,目前仍為「國家分裂狀態」,因此該移民署官員除了說「都是同一個民族,只是生在兩岸不同」這一句話有問題之外(法律規定與民族無關),其餘所言其實是符合現行法律的規定。

雖然社會大眾一般認知上,認為台灣是台灣,中國是中國。各有各的政府,各拿各的護照,可說涇渭分明。但是在台灣的法律體系中卻不如此認為。我們片面的把中華人民共和國人也當成中華民國人。

依國籍法第三條規定,出生時父或母為中華民國國民,屬中華民國國籍。因此,白狼的父母均為中華民國國民,他當然是中華民國人。不過在這個定義下,習進平和鄧小平也同為中華民國人。

為了解決這種荒謬的現象。乃將中國民國人又區分為台灣地區人民與大陸地區人民。台灣地區人民是在台灣地區設有戶籍之人民;大陸地區人民則是在大陸地區設有戶籍之人民以及旅居國外的大陸地區人民。

因此在台灣擁有戶籍是一件至關重要的事情。就算你祖宗三代都是台灣人,父母妻兒都在台灣,一旦你沒了戶籍,就會變成無戶籍國民,有可能會被移民署「遣送出境」。一個正常國家可以依法定程序處罰自己的國民,但絕對不可能把國民「遣送出境」,可惜台灣並不是正常國家。泰緬孤軍的後裔、國外出生的台灣之子,常因弱勢沒有依規定申辦戶籍而遭到遣送出境的悲慘命運。

而依同條例第九條之一規定,台灣地區人民不可在大陸地區設有戶籍或領用大陸地區的護照,否則,會喪失台灣地區人民的身分,沒有選舉、罷免、服公職、軍職等權利。雖然報載張安樂領用大陸地區的護照,不過根據移民署的查證,張安樂雖然被註銷了台灣的護照及戶籍,但他在對岸一直是持用台胞證。這部分有經過海基會、海協會的認證程序,因此應當不假。(除非中國官方配合白狼造假)

所以說,白狼這種離開台灣太久,以致於喪失台灣戶籍的台灣人,依法是可以申請回台,辦理恢復戶籍的手續。多年來他一直想要回來,但政府是多方阻擋,不願發給他回台的證件,張安樂既沒有台灣護照,也沒有中國護照,只有中國發的一張台胞證,欠缺合法入台的文件,所以沒有辦法回到台灣,除非用偷渡的。

一直到去年,移民署才發了入台許可證給張安樂,讓他回國投案。張安樂回台後也申請戶籍登記,又成為現行法制下的台灣地區人民。

政府之前擋人回家的作法,並不適當。雖然張安樂是個該死的黑道,也是中共的同路人,但人權就是人權,不能打折扣的。

我相信很多朋友看到這裡,精神都要分裂了吧!

我只能說,台灣人對於法律沒有感情,認為那不關自已的事情。不認為法律是用來約束政府,保護民權的武器。反而把法律視為權力者統治人民的工具,敬而遠之。

殊不知近代西方法律之演進,正是人民爭取權利流血流汗的過程。法律是人民辛苦奮鬥得來的東西,因此倍加珍惜,不容政府侵犯。

台灣的法律都是抄來的,其內涵超過台灣民眾對於權利意識所能理解的程度,所以無感。在服貿之前,行政機關已多次以行政命令備查之方式通過與外國之協議,人民並不敏感,並不覺得權利受到侵害,多數立法委員居然也「默默承受」,這其實才是台灣人缺乏「法治觀念」的真正悲哀!此次的太陽花學運,如果最後能促成立法,或許正是台灣人開始以自身的權利意識建構法制的重要里程碑,值得期待。

話說回頭。關於憲法增修條文及兩岸條例所規制的台灣地區與大陸地區的法律關係,不論你高興不高興,他就是這樣的規定的。

你覺得很離譜,很不能接受,那是因為你從來不曾關心他。對於法律上如何界定台灣人這件事情,你覺得沒有討論修改的必要,也沒有強力爭取的意願。

所以說,當台灣的主流民意是「維持現狀」,認為「法理台獨」沒有必要。如果你也認為是這樣,今日聽到移民署官員依法回答你的問題,你又何必震驚呢?

2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1996年到中國2013才回台灣 殊難想像 "僅用台胞證"可以在中國居住長達十七年 雖版大說明 移民署已由海基會 海協會查證 未設籍中國
移民署表示,依「台灣地區與大陸地區人民關係條例施行細則」規定,76年11月2日至90年2月19日期間,如在大陸居住超過4年者,身分自動轉換為大陸籍。
這是我方的法律規定 ..並非代表在中國取得中國國籍
不過李鴻源則指出,「張安樂已經入籍中國,司法互助協議要引渡的是本國人 ..應推論 已入籍中國國籍

第二個就是版大說的曾在台灣有戶籍國民 可以恢復原有台灣人民身分

不過值得懷疑的 在台灣合法居留
是持中國人身分的居留證件還是台灣民身分 從網路與媒體 很難判定

小杜白雲 提到...

基本上,是假設白狼並沒有能力唆使國家機關配合其造假。

其次,不管法律規定為何,白狼既然是台灣人,就不該拒絕他回國。國民犯法,可以處罰他,但不能把他趕走。這是一個國家對國民基本的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