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23日

近日書話隨記

有時候讀一些實用的書,有時候讀讀掌故、科普,有時候翻兩頁詩話,或者讀一本小說。

同樣的東西讀太多,會累,就換一種。沒有一門深入的結果,就是駁雜,要由駁雜變成博雅,那是看不到頭的長路。

讀小說比較麻煩,沒辦法拖太久,忘了人名和情節,就得再從頭開始。但每隔一段時候,就會感覺人生有小說之必要。

前幾天抽了本卜洛克的《在死亡之中》,馬修史卡德系列的第十集。

會抽出來,是因為我一時手滑,上網買了今年由傅月庵重新校定出版的「馬修.史卡德系列珍藏紀念版套書」,附松木的書盒和作家親筆簽名紀念卡,想必極為精緻。

會「想必」,是因為書送來之後,發現體積不小,沒地方放,所以乾脆連紙盒也沒拆的先「儲藏」起來。

空間如此珍貴,所以我想,一個正常人不應該坐擁兩套馬修史卡德全集。雖然,看到網路上有人說,要把珍藏紀念版放起來,再準備一套專供閱讀。

但我不想假裝我也是這種品味高尚的藏書家。雖然很多是初版,舊書還是打包送去讀冊拍賣了!

不知為何,漏了這一本《在死亡之中》。書薄,所以動心起念讀個一回,再拿去賣吧!

果然,馬修.史卡德就是人生啊!

為此,兩年前赴美旅遊時,我真的在夜裡的街角雜貨店買了一瓶野火雞牌的波本威士忌,老闆把酒放在牛皮紙袋裡。昨夜幾乎要倒一杯來配小說了(馬修在第十集時,還沒有開始戒酒)。

然而不行,我喝酒容易胃脹氣,輾轉難眠的夜已不再適合我。我不是住在紐約的旅館房間,我只是偶爾住在小說裡。

此外,妮可.克勞斯的小說《愛的歷史》放在架上恐怕有兩、三年了。我是抱著趕快看看有沒有書讀完就可以丟掉的心情拿來讀的。結果,只能歎氣!我當初選書的眼光怎麼那麼好?

事實上,我原本的衝動,是想寫一篇小文章來推介《愛的歷史》。但不知怎麼的,就寫成這樣了!

小說與人生,好多難以預測的轉彎,如是我活。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