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2日

流轉家族: 泰雅公主媽媽日本警察爸爸和我的故事

台灣人,不可不知台灣事。有一本書,台灣人不讀真的可惜。

下山一牧師的一生,牽連在台灣近代史上最重要的事件之中。他以一個信仰者的心平氣和,留下這段珍貴的口述歷史,由其女兒下山操子執筆而成的《流轉家族: 泰雅公主媽媽日本警察爸爸和我的故事》,不僅僅是珍貴至極的史料(包含大量的老照片),更是感人至深的故事。

好故事要留給自己看!權且說說下山一在大時代中被捲入的重大歷史機緣。

下山一的父親下山治平是日治時期台灣總督府所倚重第一批的理蕃警察,在殖民政府的「和蕃」政策下,受命迎娶泰雅族馬烈巴社的大公主貝克‧道雷為妻。這椿政治婚姻,在台灣總督府的政策中,預定以三年為期,期滿後日本警察可以無條件的結束與原住民女子的婚姻關係。

下山治平與貝克‧道雷雖因政治而結合,但有了感情。下山治平留在台灣維持了十五年的婚姻,最後才因故返回日本。貝克‧道雷則至死不願意離開家鄉。

下山一身為日本警官與泰雅族大公主的長子,上的是日治時期專供日本學童就讀的小學校,並一路讀了高校及師範學校,花崗一郎(Dakis Nomin)及花崗二郎(Dakis Nawi)都是他在求學時期親炙的學長。霧社事件發生時,下山一的母親及妹妹就在那個莫那.魯道大開殺戒的小學操場上,因母親貝克‧道雷有泰雅族的紋面,始倖免於難。

霧社事件的起因之一,是因為日警壓迫賽德克族勞役過於繁重,其始作俑者即霧社分室主任佐塚愛佑。他和下山治平同是當年總督府「和蕃政策」之下的警察,也是下山一自幼共同生活的父執輩。

佐塚愛佑迎娶泰雅族馬悉多翁社頭目的公主亞娃依‧泰木,育有子女。後來兩人的長子迎娶了下山一的妹妹;次女則嫁給下山一的弟弟;兩家人可謂親上加親。而佐塚愛佑的長女佐塚佐和子即是日治時期著名電影「沙鴛之鐘」的幕後主唱,該片女主角李香蘭為紅極一時的巨星。書中附有佐塚佐和子、李香蘭與下山一的合照。

下山一的父親下山治平由台灣返回日本後,有緣受日本黑龍會老大頭山滿的賞識及幫助,成為殷實的商人。書中並附有下山一、下山治平與頭山滿的合照。黑龍會為孫文革命早期的贊助者,與中國國民黨有很深的淵源,頭山滿在日本政界也有相當的影響力。

也由於下山治平事業上的成功,下山一雖為「蕃人」之子,仍得以下山家長孫的身分迎娶幼年在埔里的美女同學,出身貴族之家的日本小姐井上文枝。兩人結婚之後同住在台灣。

日本在二次大戰戰敗投降之後,國府接收台灣,絕大多數的日本僑民被遣送回日本。然因貝克‧道雷堅持不願意離台赴日,欲終老於家鄉山林。下山一夫妻乃決定留在深山裡陪伴母親,斷了日本的歸鄉之路。

二二八事件發生時,台灣共產黨活躍人士謝雪紅曾逃亡藏匿於中部深山,也曾求見下山一及其弟下山宏。並勸說下山一應以泰雅族(賽德克族)發動霧社事件之精神,加入台灣反抗軍的行列,共同抵抗中國國民黨的軍隊,但為下山一所拒。

不料此事種下禍根,後來下山一成為國府整肅的對象,屢遭嚴刑拷打,要他交出根本不存在的日軍及謝雪紅等反抗軍的下落。

歷經艱難,下山一全家終於申請歸化為中國民國國籍成功。在充滿險阻的戰後台灣,因其身分特殊,求職不易。後來隻身前往由美援所興建的高山觀測站任職達五年之久,從事沒有人願意去做的工作以謀家計。

日後下山一雖與日本親人取得聯繫,下山一異母之弟並曾希望動用黑龍會與國民黨的關係,讓下山一全家再歸化回日本,但為下山一所拒。其妻井上文枝乃純正日本血統,竟也堅持留在台灣,甚至不願接受日本友人或親人之資助。

下山一先生在退休之後成為牧師。也許只有堅定的信仰,才能在時代的劇變中 ,身分認同的艱難裡,體認大家都是上帝子民無私的愛吧!

每個人的身上,都是一個時代。但下山一身上的時代,何其沈重與複雜?

身為不可不知台灣事的台灣人,不可不讀。

2014-10-1刊於民報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