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2日

【民國軼事】 近代女刺客

去年,侯孝賢《刺客聶隱娘》名重坎城,又奪金馬。而聶隱娘者,一唐朝女刺客耳。

近代也有一位女刺客施劍翹,一九○五年生。父施從濱,軍閥張宗昌之部將,一九二五年兵敗於孫傳芳,被俘,槍斃於蚌埠車站前。

一九三五年,孫傳芳下野後,於天津居士堂禮佛誦經。十一月十三日,施劍翹喬裝信女,近身槍殺孫傳芳,舉國震動。

行刺後束手就擒,當場發放傳單,表明行刺係為報父仇,無關政治。傳單上自署詩二首:

「父仇不敢片時忘,更痛萱堂兩鬢霜,縱怕重傷慈母意,時機不許再延長。」

「不堪回首十年前,物自依然景自遷,常到林中非拜佛,劍翹求死不求仙。」

詩才普普,但直白傳情。

此女刺客,比李安電影《色戒》中的王佳芝乾脆多了。

只是王佳芝(鄭蘋如)行刺漢奸易先生(丁默邨)不成,淪為槍下亡魂。施劍翹殺了孫傳芳,卻是繫獄不久便被當局釋放;她雖抱必死之決心,卻活了下來。

大抵父仇不共戴天,為父報仇,其情可憫,這條潛規則在法治未開的亂世,還是有其「法效果」的。


刊於2016.3.1人間福報縱橫古今版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