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25日

《古書漫記》吉益先生遺稿(下)

吉益東洞(1702年-1773年),是日本古代大醫學家,人稱「古方派」開宗者。提出「萬病一毒」理論,擅用下法(即以通便排泄作為治療手段),主要是依據東漢張仲景《傷寒論》之理路。他的兒子吉益南涯(1750-1813,名猷,字修夫,號南涯)也是大醫家,他繼承家學,提出「氣血水辨證」論,著有《醫範》、《氣血水藥徵》等重要醫學著作,並培養出中醫外科先驅華岡青洲等醫家。

中醫向有「經方派」、「時方派」之爭。經方者,祖述傷寒論也;時方者,其「時」指的是明朝,大抵在李時珍《本草綱目》之下,以及後來溫病理論。台灣自稱「經方家」者,向來看不起「時方派」或現代學院裡的中醫系,覺得他們溫溫吞吞,病治不好、人醫不死。此中曲直,自不是我這個門外漢能理解,但現代「經方家」其實亦頗受日本吉益東洞、吉益南涯以下「古方派」之影響。

清末詩人黃遵憲出使日本時,與日本文化界交流甚深。彼時日本西學當道,傳統醫學被視為落後的東西。許多高明的日本漢醫頗生時代變遷之感歎,而與來自文化宗主國的大名士外交官黃遵憲不時「互相取暖」,往來頗密。由黃遵憲的信札文章觀之,他老兄認為在傳統中醫這個領域,日本的醫生的醫術比中國的厲害。所以日本漢醫學術,固不容小視也!

講了這麼多,是要說我手上有一本「吉益先生遣稿(下)」的古鈔本,此處封面的「遣稿」應係「遺稿」之誤。內頁「東洞先生遺稿卷之下」就寫對了。


「男 猷修夫、清子道、辰子良 同輯」,其中「猷修夫」就是吉益南涯。



此一下卷,載吉益東洞所著「文」、「讚」、「雜著」三種文類,其中文三篇:〈祭安藝嚴嶋大明神告文〉、〈祭南部源候文〉、〈祭兒濬文〉,讚三篇:〈河豚魚讚〉、〈神農扁鵲仲景圖讚〉、〈扁鵲讚〉,雜著四篇〈範學一則〉、〈臋癰一則〉、〈扁鵲傳評〉、〈家約〉。其後有〈東洞先生行狀〉一篇,係吉益南涯所著。




卷末,記載文化三丙寅(1806),藤晴政謹寫之。「藤晴政」此人查不到資料,書法雖不驚人,但極為工整。版型長26.5公分,寬17.6公分,內頁所用為薄楮皮紙,質地堅實,略有水漬,迄今二百一十年僅邊緣略為泛黃而無破損。今日欲求此紙恐不易得。




經查,《東洞先生遺稿》的序係由河南儀兵衞在寛政元年(1789) 寫成,似由出雲寺文次郎在寬政12年(1800)出版,分為上中下三卷。

我手上這本應當就是上開出版品的手鈔本。古時候,印刷品比手鈔本還要珍貴,和今日恰恰相反。

1800年出版的《東洞先生遺稿》大概都收藏在日本各大學圖書館中(美國的國會圖書館亦有入藏),而我居然可以在日本yahoo拍賣上買到1806年的手鈔本,還真應驗了那句廣告詞,什麼都賣,什麼都不奇怪!

沒有留言: